• 图纸下载
  • 专业文献
  • 行业资料
  • 教育专区
  • 应用文书
  • 生活休闲
  • 杂文文章
  • 音乐视听
  • 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创业致富
  • 当前位置: 达达文档网 > 生活休闲 > 正文

    范跑跑地震跑了的视频 范跑跑 跑不掉的家

    时间:2018-12-26 04:58:21 来源:达达文档网 本文已影响 达达文档网手机站

         他自视甚高,认为同行们教书都是误人子弟,自己的教法才是天下第一。   他自比嵇康,用恶和特立独行对抗世俗和伪善。   他非常自我,到“不管他人死活”的地步。
      但他的确非常普通,有割舍不掉的亲情与牵挂。
      今天的“范跑跑事件”说明我们的社会更加包容。
      
      采访“范跑跑”这样备受争议的“名人”,记者一开始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记者关注的,是“范跑跑事件”后面那个真实的范美忠,而真相,总是扑朔迷离。
      范美忠6月11日接到校长辞退的电话,正式失业了。失业的范美忠反而更忙了――忙于自辩和接受媒体采访。因为“先跑门”事件,范美忠“一夜成名”,不过,他妻子吴雪(化名)坚持认为,“跑跑”不等于“美忠”。
      6月22日,吴雪终于同意和范美忠一起接受《家人》记者采访,但出于对自己和女儿的保护,她拒绝使用真名,并恳请不要伤害到女儿。
      6月23日,成都结束了阴雨天气,晴好无比。在范美忠家的小区门口,记者看到范美忠走出来,一位皮肤白�、略有些胖,一看就是生育不久的女子跟在后面。显然,她就是吴雪。
      
      “结婚后,我变了很多”
      
      他是方的,棱角分明。这是很多人对范美忠的印象。有一个关系较好的同事说:“你啥都好,就是脑壳方。”四川人口里的“方脑壳”显然不是褒义词,范美忠却不反感。他说:“我绝对是少有的没有被压制得泯灭了天性的人。”对这个说法,吴雪表示赞同。
      但是,很多人都认为,“他最近几年变化很大”。范美忠承认,结婚让自己三十几年来第一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在东奔西走的十几年里,范美忠不修边幅,尖锐的内心总是与现实激烈相碰。“很颓废,什么都不在乎,连生命都不在乎,总想得一场绝症死了算了。”吴雪说,那是因为他内心的能量太大,他没有精力也没有能力关注外面的东西。
      颓废青年范美忠也渴望爱与被爱,在他看来,爱与被爱能让人健康。他对爱人的期望很高,要发自内心思考关注生命本身,要喜欢高雅文学和艺术,“看电影要看好来坞电影,喜欢的画一定要是梵高的”。不然,“是个美女我也不动心”。这样的人在漫长的十余年里有过三个,但都“有缘无分”。
      2004年,做教育杂志的吴雪因为工作关系认识了范美忠。那几年,正是范美忠把“雄辩”的劲头搬到网络的时候,仅仅在网上有过交流的吴雪并不十分喜欢他的文章,却钦佩他的“才气与真实”。这个同样喜欢读书和思考、热衷音乐和幼儿教育的女子让一度以批人为乐的范美忠也折服,两人正式交往起来。
      2006年两人结婚,分别是34岁和32岁。结婚后,范美忠所有穿戴都由吴雪操办。朋友们觉得范美忠变了,头发、衣服都干净整洁了。有人对吴雪说:“看不出,范美忠收拾一下,还像个样儿了。”变化却不完全是妻子的功劳。范美忠说,因为有了关切、牵挂,内心变得温暖,觉得生活和人生有了价值,便开始在意一些东西,“至少衣服要穿得稍微像样一点”。
      更大的变化是性情。周围的人都觉得范美忠变得比以前好相处了,范美忠认为,是因为心态平和了,“心态平和,对人也就柔和”。同时他也承认,自己内心还有一些不容碰的东西,一旦触碰,已经变得温和的他仍然会毫不留情跳起来。比如在把酒言欢的场合,有人盛赞现行的教育体制,他当场拍案而起,骂得人下不来台。传统文人的“外圆内方”不是他的风格:“外一圆,内就不可能方。”他认为那是中庸,“中庸就不是范美忠了”。
      对于因为内外皆方经常得罪人的丈夫,吴雪采取了包容:“他太真实了,我最看重的也是这一点。”这种“真实”在婚姻生活中,难免会产生许多磕磕碰碰,吴雪说:“内心强大了,就不会被这些打倒,我们都不太在乎生活中的琐事。”
      
      “孩子让我焕然一新”
      
      对《家人》记者的采访要求,吴雪最初是排斥的。6月21日凌晨,记者和吴雪在QQ上谈到她女儿的时候,她明显没有了抵触。她在QQ上说:“宝宝八点就睡了。”“原来做妈妈这么幸福啊,我觉得自己幸运得不得了呢。”
      她和范美忠都觉得要孩子要晚了。
      在《那一刻地动山摇》里,范美忠说“连母亲也不救”,却又写“为了我的女儿我才可能考虑牺牲自我”,这和前面所说“我从来不是一个勇于献身的人”似乎相矛盾。范美忠说:“我也说过牺牲是选择而不是美德,我爱女儿,我愿意为她牺牲,这是我的选择。”这个人身上无处不在的“矛盾”,在采访过程中真切表现出来。唯一没有矛盾的,是提到女儿的时候。
      这个以父母的姓组成复姓命名的小家伙刚刚10个月,作为父亲的范美忠基本不管她的吃喝拉撒,只是不时抱抱她逗逗她。范美忠却认为自己非常爱她,“现在我爱她要超过爱妻子和母亲,可以为她做任何事”。在他36岁的生命里,有两次非常大的变化,一次是结婚,一次是生孩子。“有孩子更重要,让我焕然一新。”
      2007年春天,已经在都江堰呆了一年半的范美忠想换地方了。“我是一个喜欢新鲜感的人,都江堰混熟了,没有新鲜感了。”但是妻子怀孕了,范美忠放弃了“挪地儿”的打算。
      没有孩子之前,他打死都不想要孩子,觉得孩子是拖累,会绊住他四处流浪的脚步。然而当一个小生命在妻子肚里拳打脚踢的时候,“突然发现跟一个弱小的生命有那么奇妙的联系,内心自然而然变得很柔软,自然而然有了许多责任感。”除了责任感,还有许多具体的担子:以前工作的收入一个人够用就行了,有了孩子却要考虑奶粉尿布等支出;以前只要有个窝就够了,有了孩子却要考虑是不是也买个房子,而直到现在,他们的房子还是租的……为了这个小生命有安稳的生活,范美忠第一次在一个地方工作达到3年,直到大地震发生。
      吴雪说,那不仅仅是生活所需,而是范美忠心定下来了。
      
      “用她能理解的方式爱”
      
      范美忠自认为对鲁迅《野草集》的研究国内无人能出其右,采访中数次提到鲁迅的名句:“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人。”但他却认为自己和嵇康很像,喜欢用特立独行和“恶”的方式去对抗伪善。阮藉的母亲死了,嵇康前去抚慰,他的方式是和好友一起抚琴唱歌、畅饮美酒。 “却没有人去说阮藉嵇康没有道德。”
       “如果真的再来一次,母亲就在身边,你也不救么?”吴雪质问丈夫。
      她理解丈夫那么夸张地写的用意,在接受采访时她也替丈夫作些解释。第一时间读到的时候,她却非常生气。她认为不该把他值得尊敬的母亲用来作借口。
      惯于辩论的范美忠无言以对。
      在记者面前,范美忠说:“我到今天还是要说,在那种生死一瞬间,我连母亲都不救。”不救,是出于理性考虑,因为救不出来。但在感情上,他承认,他肯定想救母亲,不是出于道德而是出于爱。
      范美忠出生在四川隆昌农村,这是一个养猪大县,父亲在家族里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因为他“很不负责任”。范美忠兄弟姐妹五人,就靠柔弱的母亲一人支撑。“我妈妈经常夜里两点睡觉,四点又起床,非常勤劳,也非常辛苦。”说起母亲,一直滔滔不绝的范美忠停顿下来,眼圈发红。
      吴雪认为,丈夫的性格跟成长经历有关。在父亲严重失职的家庭里,母亲对范美忠的作用尤其大。“她让我心里还有温暖。”范美忠说,如果不是母亲,自己可能更不堪想象。
      他和妻子表示,他们很爱母亲。“是她作为农村人能理解的爱。”
      “农村人能理解”的方式,是逢年过节或平常回去的时候买点水果、衣服,或是给一些钱。或者,把她接到城里住一段时间,“她虽然住不惯,但还是很喜欢住我这里,这样她在邻居面前很有面子”。2007年底,范美忠把母亲从隆昌接到成都,这个农村老太太跟儿子孙女一起度过了一段三世同堂的幸福时光。
      地震过后,范美忠怕母亲担心,给家里打过几回电话。老太太至今不知道,作为范美忠的母亲,她已经全国闻名。
      
      “我从不杀鱼”
      
      成都好男人被戏谑地称为“粑耳朵”,范美忠显然不是。“他脾气不大好。”吴雪说。“但他很负责任。”
      他负的,是他认为合理分工的那一部分。妻子不会做饭,而他喜欢做菜、水平不俗,每次在家便包揽了饭菜。酸菜鱼、烧鸭子是他津津乐道的拿手菜。但他从来没杀过一次鸡、杀过一条鱼。“试过,做不到让一个生命在手里终结。”吴雪认为,丈夫是一个很善良的人,甚至不忍心拒绝一个采访。
      尽管喜欢做菜,范美忠却也说:“就是会占去我思考的时间。”在成都,他们是少有的不炒股、不打麻将的家庭。不炒股是“因为不懂”,打麻将却是深恶痛绝,范美忠认为:“打麻将是一个陋习,为什么不能利用那些时间去读书、去思考?”
      “思考”在他的家里无处不在。有时看了一本书,或仅仅读到一句话,一人会兴冲冲地告诉另一人。有时候,两人会用大段的时间认真讨论。范美忠提着锅铲,翻炒几下跑到门口说几句的场景经常出现。范美忠说:“我们是形而上和形而下都交流。”吴雪说,他们对生命、艺术、人生都有相同的认识,这是她认为自己婚姻最可贵的地方。
      范美忠从来没有送过妻子鲜花、礼物,也不会经常甜言蜜语,吴雪说不在乎。她说自己已经过了满脑子不切实际的年龄,对现在的婚姻状态非常满意。对于不擅表达感情的人,你只有自己去感受,她认为自己完全体会到了他的感情。生完孩子,她想专职带孩子直到她三岁,范美忠毫不犹豫让她辞了职,靠自己当老师和做一份兼职的收入养家。“要说关心,这是最大的关心。”
      “快了,很快会平息了。”采访接近尾声,吴雪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范美忠已经被学校正式开除,生活压力陡然增加。“要压一些到她身上了。”范美忠看着妻子。吴雪笑着说:“正好,我也想写些东西,不然会荒废的。”
      如她所说,事情会很快沉寂下去,它引发的思考和论争也将在每个人心里得到答案。人生百态,婚姻百态,我们所有人有幸生活在一个包容的社会,范美忠夫妻和所有人的生活还将继续下去。但愿如他们所说的那样,“我们改变不会因为外界压力而改变,而是我们内心愿意变”,但愿他们能够葆有他们珍视的家庭和温暖。
      
      “范跑跑事件”始末:
      5月12日,汶川大地震,都江堰光亚学校老师范美忠不顾上课学生,率先跑出教室。
      5月22日,范美忠在博客里发表文章《那一刻地动山摇――汶川大地震亲历记》披
      露“先跑”经过,并称“只有为了我的女儿我才可能考虑牺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亲,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会管”。范美忠被网民称为“范跑跑”。
      6月11日,范美忠被光亚中学开除。
      6月26日,教育部在其官方网站上公布新修订的《中小学教师职业道德规范(征求意见稿)》,“保护学生安全”被首次加入其中。

    •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会财经
    • 文化
    • 职场
    • 教育
    • 电脑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