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纸下载
  • 专业文献
  • 行业资料
  • 教育专区
  • 应用文书
  • 生活休闲
  • 杂文文章
  • 音乐视听
  • 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创业致富
  • 当前位置: 达达文档网 > 生活休闲 > 正文

    樱花屋之恋 樱花屋金

    时间:2018-12-26 04:59:09 来源:达达文档网 本文已影响 达达文档网手机站

         激情落地后,能支撑缘份的,始终是一些传统而执着的情感。      丽江著名酒吧樱花屋里,有这样一条标语:艳遇不是洪水猛兽,它是溪流中的小拐弯,它是动物园偶尔逃跑的小麋鹿……
      说艳遇,太过暧昧。它更适合用来形容缘分。人与人之间的际遇,如同蜿蜒的小溪,有时终身不至,有时转角就遇。
      但不管多么美好的相遇,王子也不会一直骑着白马,激情也始终都要落地,再之后,能支撑缘分的,始终是一些传统而执着的情感。
      
      不可不信缘
      雨后的四方街柔情似水,佳期如梦。“樱花屋・金”的招牌雄霸了半条酒吧街,不时有导游拿着喇叭介绍:“这是丽江的第一家酒吧,老板是一个湖北小伙子和一个韩国女孩,他们在旅行中认识……”
      牟鑫对着记者苦笑,表情有些无奈。他已经很少驻守店里,但作为这条街第一间酒吧的经营者,11年的时间,他的爱情故事跟丽江这座小城一样,已从世外仙妹寂寞林,到繁华如烟人尽知。
      1997年1月,大理仍然温暖如春,韩国姑娘金明爱跟女友在下关火车站拿了本韩语旅行书发呆,突然有人搭话,用的是日语,金明爱紧张地一回头……后来牟鑫总结说:她的眼神特别干净可爱,是现在很少见到的纯粹。
      牟鑫的经典故事就是追妻。他从大理追到丽江,那时两人已经失散,他跑到丽江每个酒店留寻人纸条:韩国来的金明爱小姐,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希望六点以前到黑龙潭公园来,我在那里等你。
      从中午一直找到晚上,没有消息,就在他垂头丧气走到黑龙潭公园,准备悼念他的一见钟情时,正好是黄昏――金明爱的回忆是,她刚从玉龙雪山下来,正在公园拍照,突然有个人拍她肩,回头一看,呀,大理认识的帅哥。
      牟鑫终于要到了金明爱在北京的电话。
      电话攻势整整进行了3个月,牟鑫的人生信条一直是:我相信,我执着,我努力。他要的不仅仅只是一场艳遇的回忆。知道明爱来中国是念语言后,他知道她的签证在云南很难办理,找了很久后,才终于在丽江找到一间民族学院,可以办理韩国签证。牟鑫不声不响地辞了职,来到丽江,租下一间小小的门面。
      4月,金明爱再次跟他相约丽江,这次她看到了一间袖珍的酒吧,很小的空间,上层放杂物,楼梯边上铺着木块、纸箱和海绵垫,勉强算作床。
      羞涩的女孩被深深打动了。小酒吧被命名为“樱花屋・金”,纪念一个中国男人和一个韩国女人用日语沟通起来的爱情
      
      漫漫结婚路
      回忆那段日子,牟鑫的眼神仍是甜蜜中带着惆怅。
      他一再重复,实在太穷了,穷得刻骨铭心!
      1998年的丽江尚未成名,只偶尔有些外国游客,生计艰难。牟鑫兼职买菜、打扫、小二,以及洗碗;明爱在韩国是个连泡菜都不会做的幺女,在这里她得向来店里的外国游客学做各国美食,每天两人都要忙到凌晨两三点才能收工。
      倒在翻身都难的床板上,睁着眼睛计算明天的菜钱。整整两年,每天只卖几百块,甚至有时没有一分的进帐,明爱一度穷得连学费都交不起,只能靠老师垫支。
      除了爱情,他们一无所有。
      一边穷得快发了疯,一边两人乐呵呵地商量结婚。但他们万万没想到,这结婚证一领就是三年。
      明爱的父母根本不能同意宝贝女儿嫁给一个来路不明的中国人。但年轻的爱情像杯浓烈的美酒,发作起来可以冲破一切。明爱趁着回国探亲的时候,偷了父亲和兄长的印章,上演了一出私奔记。
      同时牟鑫也在发愁。他做梦也没想到,跟个外国姑娘结婚得这么多手续――足足有三十几个红章等着他。
      村里、乡里、县里,民政局、公安局,甚至还得有市长签的未婚证明。接下来要去湖北省民政局和公证处盖章后,再到北京外交部和韩国领事馆认证。一切国内手续完整后,才能去办韩国方的手续,最后再回到武汉办完所有事程。有效日期是两个月。
      第一年牟鑫所在的区民政局把章给盖错了,终审的时候没能通过。两人垂头丧气地回了丽江,第二年再接再励,可一件更让人绝望的事发生了:牟鑫在去北京的火车上被人偷了包,章和证件全部丢失。
      第三年,终于把所有的章都盖齐全了,最后他们在丽江举行了一场小小的婚礼。没有家人的祝福,宾客是朋友和酒吧的客人。所谓浪漫,就是两个身份、地位、语言、文化千差万�的人终于携手吧。
      明爱妈妈悄悄寄过来一套韩国传统新娘服,是她出阁的唯一礼物。
      
      爱情还是事业?
       “我们两人一吵架,就像六国峰会的现场,日语汉语英语韩语轮番上场。明爱后来发现用韩语骂我等于白骂之后,甚至专门跟我学了用普通话怎么骂人,挺有意思的。”
      丽江的横空出世是在1999年的世博会后,游客量猛增,生意突然好做起来。两人这才发现,当初糊里糊涂开的小酒吧,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穷怕了的牟鑫抓住一切机会发展樱花屋,到2003年非典结束以后,丽江古城的酒吧如雨后春笋,但樱花屋不管从名声还是规模,稳占了酒吧街上头一家。
      但一系列的问题也随之而来,两个人开始为经营问题产生分岐。
      牟鑫很有商业头脑,但管理上随性疏懒,妻子却十分认真,外柔内刚,她十分气愤牟鑫的中国江湖气。日子才那么好过一点,可只要有老家的亲戚、战友来找,牟鑫都二话不说全部接收,最多的时候酒吧里一多半员工都是他的关系户,表哥买菜,侄女当服务员,战友不知道安排什么,干脆站门口当保镖。
      一直受西方文明影响的明爱气坏了,对于中国传统的亲戚关系、面子里子,她完全不能理解,也看不惯这些亲戚的游手好闲,经常语气严厉地斥责。结果一次狠狠地骂了牟鑫的侄子后,夫妻俩大吵了一场。
      明爱把东西一摔就走了,委屈得恨不得马上飞回韩国。但那时丽江管得很严,外国人不能住民居,她就住进了宾馆的多人房。结果晚上服务员告诉她,一个叫牟鑫的人打电话来说,他在某某医院。
      明爱一头雾水地跑去,发现牟鑫真躺在病床上,满身脏水,一头一脸的血。原来他进不去外事宾馆,又怕妻子真一怒离开,居然半夜两点攀爬一根通向宾馆二楼的粗水管子,结果水管断了一下摔下来,压缩性骨折。那时明爱的中文还不太灵光,也不知道骨折是什么意思,只当全身骨头都断了,当场大哭起来。
      那一夜夫妻俩一直聊天到天亮。
      “生活中从来不是只有爱情,身边的朋友、亲人、利益等等矛盾都会导致感情的伤害。所以吵架可以,但一定要随时保持沟通,吵完了要大家谁也不记恨。”
      明爱决定退出酒吧的经营管理,安心回归家庭。她始终记得那个黄昏时分神奇的遇见。缘分,从来不是用来辜负的。
      
      有钱了,但我也要生活
      “对待生活要有一种成熟的心态。我们经历了三个阶段,一是穷怕了的时候,会想抓住一切机会去赚钱,有贫穷的心里阴影;然后就是平稳状态,衣食无忧,不怕穷,没有后顾之忧;而现在,则是追求一种对生活的从容。”
      樱花屋赚钱了。虽然不是一夜暴富,但如日中天的丽江旅游业为它的先行者们展示了一个之前从没有想像过的未来。
      樱花屋先后在云南开出了三家分店,金明爱越来越像一个中国媳妇,既有娴熟的待人手腕,又柔情似水,手里还能做出上百道各国美食。樱花屋里所有的经典菜式,几乎是她的发明。
      2006年5月,可爱的儿子前来这个家庭报到,牟鑫在狂喜中,敏感地察觉到了妻子的惆怅。他极其灵光的脑袋一转,想出一个点子:每隔一月便给儿子拍一段DV,让妻子教可爱的儿子在丽江的蓝天下,一遍遍用韩语叫外公外婆,然后托韩国游客把这些DV带给从未谋面的岳父岳母。
      2007年4月,他们又有了一个小女儿。两个月后,牟鑫和明爱在樱花屋里等到了多年来一直拒接女儿电话,也不肯相认的明爱父母。尽管此时酒吧里已经有几十名员工,明爱仍用自己颤抖的双手为父母调酒,亲自奉上――她终于等来了阔别10年的拥抱。
      这个故事有一个近乎完美的结局,明爱的父母不但真诚接受了牟鑫,还爱上了如画的云南。而牟鑫和金明爱再也不为生存发愁了,樱花屋的分店开到了老挝,拥有三四百名员工,利润每年近千万。牟鑫开始寻找职业经理人,他希望他的时间能够更多地留给家庭,甚至还想过樱花屋就保持现状,不用再发展。
      人生必须学会适度放弃。回想当年,他们两手空空来到丽江,没有任何野心,所有挣扎向上,不过是为了给爱人一间小小屋檐。

    •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会财经
    • 文化
    • 职场
    • 教育
    • 电脑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