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纸下载
  • 专业文献
  • 行业资料
  • 教育专区
  • 应用文书
  • 生活休闲
  • 杂文文章
  • 音乐视听
  • 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创业致富
  • 当前位置: 达达文档网 > 图纸下载 > 正文

    天津方舟集团集资案调查_最近天津集资案

    时间:2018-12-26 04:42:31 来源:达达文档网 本文已影响 达达文档网手机站

      垮台的老板,破产的百姓,无奈的政府,   这三者构成了一个完整的非法集资链条。   这一切皆因市场经济下如无底洞般的资金缺口       “比银行还规范,怎么说停就停了,这可怎么办?”
      68岁的马三与上百名集资户围住了天津市政府门口,他们一边呼喊着见市长,一边焦虑地等待,心里充满了惶恐,害怕自己的钱拿不回来,更害怕政府撒手不管了。
      
      骚动的财富梦想
      
      马三是天津市方舟集团集资案的受害者之一。七年前,他分三次将120万元打入天津市方舟集团,并与对方签订一纸协议,按照协议约定,这120万元本金可年获利8%。2007年3月8日,方舟集团集资案爆发,董事长张德庆被捕,马三的120万元连本带利打了水漂。此后的日子里,马三一直奔走与政府与企业之间,试图追回这笔钱,却总徒劳无功。
      他又回忆起了七年前的那次晨练,他遇见了从工商银行退休的刘爱萍,两人是原来的老同事。在一阵寒暄之后,刘爱萍告诉他,现在有个地方存钱比银行利息高出三倍多,让他赶紧把钱存进去,不用几年就能越滚越大,自己已经存了20万元。马三听完后半信半疑,觉得天上不可能会掉下馅饼,但老同事应该不会骗人,而且她自己也存了钱。
      几经游说,马三动了心。他琢磨着,只要自己不贪心,少放点,见好就收,即使出了事应该也没啥损失,另外,更重要的是这个幕后的老板有很雄厚的实力和强硬的靠山。就这样,没有再经过更详细了解,马三就从家里拿了3万元的退休金来赌运气。而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个老板还很守信诺,马三拿到了他预期的高息。
      马三的钱来之不易,老伴年老多病,是个药罐子,老两口忙活了一辈子,除去儿子结婚所用的钱,所剩无几,这3万元是打算凑给儿子买房的钱。2004年,老房子拆迁,马三拿到了25万元的拆迁补偿款。拿到钱后,他第一时间将钱拿到了方舟集团存上,准备继续吃高息。
      此外,经过两年的分红,马三打算说服全家人都加入高息分红之旅。那时候,在他眼里,将钱存入方舟集团和存入银行在安全系数上几乎没什么区别,所不同的是方舟集团的利率相当诱惑。利率的吸引,加上马三过去两年成功分红,几乎没费什么口舌,全家老少都拿出了自己压箱钱,凑足了120万元,送去了方舟集团。
      “那时候,我还为自己的观望等待后悔,恨不得多找点钱存进去。”马三把钱存进去的时候还觉得晚了些。他说,在天津,提起方舟集团或许很多人不知道,但一说起方舟旅行社几乎无人不晓,它是拥有天津旅游业最大市场份额的旅行社。
      另一名参与集资的市民告诉记者,自己就是冲着这一点去的。他说,方舟在天津的实力和实业都是有目共睹的,而且大家都觉得他们比银行还规范、还热心,所以并不担心出现问题。
      然而,这一信任在2007年3月7日被宣告结束。因为张的被捕,方舟集团未能及时将利息兑现,良好的信誉和口碑在一夜轰塌,部分集资户遂向天津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报案。
      一些有着“小富即安”想法的人,每个月都会支取部分钱出来,多少还挽回了点损失。而像马三那样打算“利滚利”,一次性提取的集资户,在这个万劫不复的大崩溃中倾家荡产了。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小康》记者,当时确实有很多人都尝到了甜头,赚了不少。他透露,集资人涉及天津七区一县,甚至连公检法三家的单位都有人牵涉在内。其中,涉案金额最少的是3万元,最高的达1000多万元。有的是数年老存户,有的则一年都还未满。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仅协议合同就达800多份,涉及家庭几千户,人员过万。
      一名经办此案的警员告诉《小康》记者,此案涉及面之广、人数之多,是他们没有想到的。许多人为了获取更高额度的利率,将资金挂靠在他人名下,以抱团方式参与集资。该警员介绍,方舟集团根据不同的存款额定有不同的利率标准:40万元以下利率为7.5%,40万元以上为8%,10万元以内的还有4%、3%和2%等不同的利率。
      一份资料显示,方舟集团从2002年开始汲取资金,截止至案发时,短短5年之内,涉案金额达2亿元人民币。
      
      突然垮掉的信用
      
      据公开资料显示,天津方舟天马集团成立于1999年,注册资金1.2亿元,公司经营范围涉及旅游、通讯、体育、文化、传播、高科技等产业。其下属方舟旅行社是天津市龙头企业,被天津市政府列为三大旅游旗舰之一。每年集团营业收入达5000万元以上,子公司有20个之多。
      2006年2月,方舟集团下属雄天科工贸有限公司与广东佛山百强工贸有限公司因钢材贸易中的市场价格波动产生合同纠纷,当地公安机关以合同诈骗罪立案。同年7月,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公安局将雄天科工贸有限公司总经理张贺拘留, 12月18日,佛山市顺德区公安局对张德庆进行网上通缉。次年1月8日,张在天津落网,广东警方将其押至顺德拘押,并两次移送公诉。然而,都被佛山市检察院退了回来,理由是证据不足,与事实不符。
      一名熟悉此案内幕的人士向记者透露,由于钢材市场价格浮动大,雄天科工贸觉得自己亏了,就想加价,但百强工贸不肯。于是,百强工贸就想动用非正常手段,逼迫雄天科工贸认账给钱,但未料张德庆对此合同事件并不知情。
      在记者的采访调查中,多位知情者认为,此案中,张德庆就是一个“冤大头”。对此,记者曾向广东佛山市顺德区公安局求证,但并未得到任何答复。
      2007年9月26日,在有关部门的干涉下,被拘押了9个月后的张德庆终于获得了自由。但随即再次被天津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以涉嫌非法集资诈骗罪羁押,并查封了其所有固定资产,方舟集资案彻底曝光。
      张德庆的辩护律师张健告诉《小康》记者,随着张和公司一些高层的落马,公司也跟着发生了重大变化。一些子公司悄悄变更了姓名,有的甚至完全脱离集团公司的控制,公司一名高管在案发后卷款外逃,车队负责人更擅自变卖车辆侵吞财产。
      “他进去前还是身价数亿的老板,两次进去后,就啥也不剩了,他自己都觉得冤。”
      一名与张德庆私交甚好的官员说:那是他(张德庆)最黑暗的日子。
      事实上早在2007年2月初,坊间便开始流言四起,版本也各不相同:有传张德庆本人携款潜逃;也有传他被警方发现抓捕归案后,方舟集团资金链断裂;还有传张的落马是财务总监和集团律师为侵吞其财产设置的陷阱……
      张德庆的“落网”引起了集资人的担忧。马三是3月初接到刘爱萍电话时才知道的,他和闻讯而来的集资人一起将方舟集团总部围得水泄不通,他们希望这只是谣言。
      
      
      
      巨额集资款如何偿还
      
      一份天津市渤海会计事务所2005年的审计报告显示,仅方舟集团下属子公司天津市加利利通讯公司2005年的营业额就达4亿多元,利润4000多万元,上缴利税1600万元。
      2007年3月,天津市经侦总队委托天津市天正司法鉴定中心对方舟集团资产进行审计。审计结果如下:公司现有资产22001.6万元,集团银行账户仅剩432794.24元,其中加利利账上为0元,恩诚公司账面仅100多元。
      天津市经侦总队出示的这一审计结果引起了集资户的强烈不满。
      相关人士在接受《小康》采访时认为,这份审计结果存有很大的水分,方舟集团仅民间集资和银行贷款就达3.8亿元,还不包括其他资产。该人士透露,在张出事后,公司资产遭到了瓜分。
      张德庆的辩护律师张健向《小康》记者证实了这一说法。他说,那是整个方舟集团溃散的开始。
      集资户们开始搜集方舟集团的财产证据,并保留每次与官方“交锋“的证据。一名集资代表向《小康》记者表示,他们正在联系律师,状告渎职者。
      集资户们认为,方舟集团是个集旅游、体育、文化、通讯、钢材、餐饮等十几个子公司的综合性企业,并在黄山、包头、甘肃、海南岛、天津静海等地投资,公司多年来经营有方,盈利较好,不可能没钱。
      马三说,自己已不奢望能拿回全部的钱,但起码能挽回多少,算多少。
      他们希望,政府在清查方舟集团资产的时候,务必做到公平公正,最大程度为集资者挽回损失。
      “比如那个加利利和恩城通讯投资,政府必须要公正地清查。”一位叫巨莉的参与集资的市民说。
      方舟集资案发生后,天津市政府牵头10个部门成立了方舟集资案财产处置小组。然而,两年过去了,问题依然没有解决。该处置小组副组长、天津市旅游局副局长金铁林的秘书沈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政府正全力清查此事,更多的情况不方便透露,但政府肯定会妥善处理。
      2008年奥运前夕,为阻止一万多名集资户集体进京上访,天津市政府不得不将拘押在天津市看守所的张德庆“放”出来,责成其在最短的时间内筹出钱来缓和这一紧张局面。看守所旁的一幢二层小楼批于张德庆办公使用,允许其与外界联系,可支配部分人手,但不能离开。2008年8月初,一万多名集资户陆续接到电话通知:可以拿回集资额10%的资金,条件是不能进京上访。
      马三告诉《小康》记者,签了承诺书后,一个月之内,钱到了账户上。
      之后,张德庆又回到了看守所。
      关于张德庆,坊间评价最多的是:野心很大,但也很讲信用。
      一名长期与张有生意来往的老板向《小康》记者介绍,44岁的张德庆是土生土长的天津人,早年在政府里任职,1999年开始下海,方舟旅行社是他掘的第一桶金。出事前,他所有的心血都投在了静海。他还透露,张与静海县一名官员私交甚好,出事前一直住在他家。
      “这个人做事很讲究。他在静海承包了一块50年经营权的地,挖了个850亩的湖,还养了500多条狗,建起了赛马场,还盖了大棚和高尔夫球会馆。”2002年,张德庆在天津静海县西双塘村投资3.6亿元打造天津方舟国际都市生态园。该生态园由8个项目组成,有竞技、特色养殖、驯养、森林景观等,生态园规划面积达1万亩。
      听说记者要去生态园,出租车司机老黄一脸惊讶。
      他说,那个地方已经好久没有人去了,自从不赛狗和不赛马之后,就几乎没有人去那里了。“以前,赛狗和赛马的时候,那里是人山人海,而且很多市里的官员都喜欢往这跑,已经自杀的政协主席宋平顺就老喜欢来。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没声音了,再后来就没人来了。”
      在生态园里,透过杂草从生的赛马场、生锈的狗房、荒废的赛狗道、闲置的高尔夫球馆,隐约能看到当年这里的风光无限。然而,如今,这里已风光不再。
      当地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对《小康》记者说,狗都已经送给当地村民养了,马也变卖抵债了,湖、球馆什么都是荒着,湖还没有引入水,就剩一大坑。
      张德庆的辩护律师张健告诉《小康》记者,张虽然在看守所里,但心没死,还想把他的生态园建起来。他多次申请取保侯审,并提出了完整的还款计划,但被拒绝了。
      
      出问题就严查,不出问题就放松
      
      天津市的一名政府官员向《小康》记者表示,在“方舟集资案”发生后,政府加大了打击非法集资的行动,还加强了对此方面的宣传教育。
      2009年3月2日,天津市公安局在河西区银河广场开展了主题为“打击非法集资犯罪,维护金融管理秩序”的防范打击非法集资主题宣传活动。3月20日,天津市红桥区和武清区非法向行政事业单位工作人员集资2亿元曝光。
      一名长期参与整治行动的官员告诉《小康》记者,各地政府在非法融资在监管上,基本采取“出问题就严查,不出问题就放松”的态度。地方政府的考虑是:过严,怕影响地方经济增长,过松,又怕扰乱地方金融,酿成社会问题。
      而事实上,中央政府针对非法集资的打击行动一直没有松懈过。2007年,全国刮起整治打击非法集资的行动风暴,国务院多次召开银监会、发改委、公安部、工商总局等近二十个部委的专项工作会议,就处置非法集资活动部署工作。并紧急启动了处置非法集资部级联席会议,加强多部委协调作战能力,在银监会内还成立了处置非法集资办公室,但始终收效甚微。
      来自最高人民法院的一份资料显示,2006年已经立案的全国重大非法集资案件达到了1700多起,涉及金额数千亿元。
      最高人民法院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表示,这仅仅是冰山一角。由于目前还没有多部门互联的信息登记系统,大量的案例散落在各个部门及地方相关部门,除此之外,那些没有纳入全国统计范围的众多中小案例就更不在其列。
      他告诉《小康》记者,中国的集资案高居不下,案件频发,这与当前不开放的金融市场环境有一定关系。此外,中小企业融资难和监管者不明确也是非法融资层出不穷的重要原因。
      该名官员坦言,尽管国务院已明确由银监会负责对非法集资的认定、查处和取缔及相关的组织协调工作,但对社会集资如何审批、审批标准以及对非法集资认定的依据等问题,尚没有从法律层面上加以解决。
      “非法融资之所以难以控制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法律法规对正规民间融资和非法融资的界限没有明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说。他表示,民间金融的法制建设已滞后于社会经济的发展,在现行法律制度中,非法集资打击取缔办法存在明显缺陷,缺少保护民间融资和规范社会集资的法律法规。他表示,只有制定专门的民间融资管理办法,才能将民间融资从目前的压制性管理转变为扶持性管理,引导其从“地下”转入“地上”,保护合约双方的正当权益,促使其逐步走向契约化和规范化轨道。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乔新生教授认为,中国当前民间融资非常普遍,政府应该采取宽容的态度。如果要想改变这一现象,除了开设小额信贷和提高贷款环境外,还要尽可能地让国有商业金融机构透明化运作。只有强调金融市场的开放性,大力发展中小金融企业,通过金融业的繁荣发展,打破国有商业银行的垄断,这样才能有效地遏制非法集资。(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会财经
    • 文化
    • 职场
    • 教育
    • 电脑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