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纸下载
  • 专业文献
  • 行业资料
  • 教育专区
  • 应用文书
  • 生活休闲
  • 杂文文章
  • 音乐视听
  • 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创业致富
  • 当前位置: 达达文档网 > 图纸下载 > 正文

    血液病能治愈吗 重症血液病患者泣问厂方:为啥隐瞒我的体检结果

    时间:2019-01-06 04:44:57 来源:达达文档网 本文已影响 达达文档网手机站

      2010年1月,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新圩镇嘉威鞋厂女工郑义仍在惠州的医院接受治疗,从去年10月被查出患有严重的血液病,而且只有两年的寿命后,在鞋厂工作了10多年的郑义就盼着工厂能支付她的医药费,而对于工厂隐瞒她的体检结果延误了她的治疗时间,她并不想去追究,此时,延续生命是郑义最渴盼的事。然而,郑义的愿望一次次被工厂的无情击破了,冷漠与无助让坚强的她一次次泪流满面……
      
      阴云密布,死神悄悄地靠近她
      
      出生在四川省渠县的郑义,今年37岁,因为家境贫寒,十几岁时,就离开家乡来到了广东惠州市惠阳区新圩镇打工。20多年来,她辗转在新圩镇多家工厂打工,不过,从1995年开始,她一直在嘉威鞋厂打工,除了结婚生子短暂离开过工厂,她在厂里主要从事鞋底加工工作。
      在嘉威鞋厂工作的十几年里,郑义一直把鞋厂当作自己的家,她常常对丈夫周华胜说:“我就希望咱鞋厂一年到头有忙不完的活,鞋厂生意好,我们才能拿到高工资,儿子的学费就不用愁了。”想到在老家读书的孩子,郑义的身上有使不完的劲,巴不得整天待在鞋厂干活。然而,她心中的“家”却在灾难来时,无情地抛弃了她。
      2009年9月15日,郑义和往常一样,早早起床准备做早饭,可是刚坐起身,就感到脑袋一阵晕眩,随后胸口发闷,四肢无力,她边用手拍着胸口边自言自语道:“怎么又这样了?”
      “怎么了?你的脸色这么差,苍白苍白的,不会发烧了吧?”周华胜看到妻子坐在床上半天没动静,一骨碌爬起来,伸手摸了摸妻子的额头。
      “没事的,也许是最近太累了吧,经常感到头晕、胸闷。”郑义安慰着丈夫。
      “那请几天假在家休息休息吧,我今天去帮你请假。”同在一家工厂上班的周华胜,看着妻子疲惫的脸,有些心疼地说。
      “我没事,请什么假。”听了丈夫的话,郑义赶紧穿衣起床,她还打算过年回家给儿子买几套新衣服呢,请假要扣多少工钱啊!
      接下来的日子,郑义经常干着活就头晕、胸闷,好多次,工友看到她煞白的脸,都劝她去医院看看,说的人多了,郑义也觉得应该去医院看看,自己的身体一直好好的,怎么最近总是四肢无力、头晕胸闷。不过,郑义认为自己是累的,不会有其他的问题,因为工厂每年4月份都会为员工进行体检,虽然她从来就没有看到过自己的体检结果,但是她相信工厂会对每位员工的健康负责任的。
      带着满满的信任,10月1日,郑义在丈夫周华胜的陪伴下,来到了新圩医院检查,检查结果为“骨穿”,医生建议她去大医院再做详细的检查。看着医生严肃的面孔,郑义的心头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但她什么都没有说,她害怕丈夫担心她。
      回家的路上,一直沉默不语的周华胜像下了很大的决心说:“我们回家治疗吧,这样大家都能照顾到你。”
      10月5日,郑义以生病为由离开了她工作多年的鞋厂,走出工厂的大门,她不时地回望着,那里有她的青春,有她洒下的汗水,有她留下的笑声,有她要好的工友,“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上班呢?”她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和丈夫一起回到老家后,郑义的身体越来越差,两腿发软并且肿胀,看着虚弱的妻子,10月11日,周华胜带着妻子来到了重庆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做检查,检查结果为严重贫血。10月13日,周华胜带着郑义前往上海第六人民医院做了一个详细的检查,检查结果为:高危MDS,合并继发骨髓纤维化。
      这是什么病?看到夫妇俩疑问的眼神,医生严肃地告诉他们:“这是严重的血液病,接近白血病。你已经耽误了治疗时间,目前病情已经恶化,得抓紧时间治疗,否则最多还有两年的寿命。”听完医生的话,郑义感到一阵晕眩,“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得这种病?”郑义紧紧地抓着医生的胳膊问。“这个病因不太好说,但这种病与化工有关,不过还需要做进一步的职业病鉴定和检查。”医生告诉他们。
      回家后,郑义还无法从噩耗中醒来,看着活泼可爱的儿子,看着白发苍苍的老人,看着深爱自己的丈夫,她怎么也不敢把自己和死亡联系到一起,她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没有做,为老人尽孝,看着儿子上大学,和丈夫一起在门前晒太阳……想着想着,郑义的眼泪止不住地流……
      “医生说我们耽误了治疗时间,如果早点知道早点治疗,肯定不会这样的。早点知道……对呀!厂里每年都为我们做体检,但我们都没有看到过自己的体检结果,而且你有病在身,体检结果肯定会显示出来的,厂方为什么要隐瞒你的病情,耽误了我们治病的时间,我回厂去问个明白。”周华胜搂过妻子说。他清楚地记得,最近一次他们参加体检的时间是2009年4月,项目包括抽血检验、X光、心肺功能检查等,既然有血液检查,那么妻子的病情一定会被查出的,为什么半年来工厂没有告诉他们?
      “我只有两年的时间了……”郑义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周华胜听到妻子伤心的话,眼睛里湿漉漉的,他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安慰妻子,只能紧紧地搂住妻子,给她一点力量。
      记者在行动――
      得知郑义的病情后,记者即刻前往嘉威鞋厂了解情况。工厂行政主管彭小姐告诉记者,厂方每年4月都会为员工体检,体检结果由惠阳区疾病防治中心通知厂方,如果病情严重的,就由部门主管告知,如乙肝、传染病等。
      在记者的要求下,彭小姐向记者出示了郑义2009年4月21日的体检结果。从报告上看,当时郑义的心、肺、五官等各项功能正常,但在血常规检查一项里,有3项指数超标,医师写下的体检结果和处理意见是:“红细胞数目、血小板数目偏低,建议一周后复查血常规。” 据记者了解,厂方从来没有通知郑义去复查过血常规。
      当记者询问是否能看到郑义更早前的体检结果,厂方称情况特殊,只能给出2009年的体检报告。
      当记者问及为何郑义的体检报告有问题却没接到通知时,彭小姐告知记者暂时联系不上其部门主管。此后,记者一直没有得到厂方的答复。
      
      病魔步步紧逼,工厂拒不认账
      
      患上怪病的郑义,只能在老家休养,看着儿子背着书包上学放学,她的心里甭提多着急了,全家的生活光靠丈夫一个人来支撑,多难啊!自己现在就像是一个废人,因为四肢无力,她不敢走远,尤其是还要定期去医院输血,否则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那天,郑义在家扫地,突然手中的扫帚就掉在了地上,而她也觉得大脑一阵晕眩,浑身软软地瘫坐在地上,直到儿子放学回来,看到她一个人坐在地上,吓得书包都没有来得及放下,一边扶起她一边大声喊:“妈妈,你怎么了?不要吓我!你说话啊!”
      “没事。”看着儿子焦急的神情,郑义艰难地挤出两个字,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日益严重的病情让郑义越来越渴望活下去。
      11月5日,在无力承担巨额的医药费后,周华胜将妻子托付给家人照顾,从四川老家赶回了嘉威鞋厂。临走前,郑义紧紧抓着丈夫的手,一再叮嘱道:“别和老板起争执,别说工厂隐瞒我的病情延误了我的治疗时间,这样老板听了会不高兴的,我现在什么都不追究,只要厂里能支付我的医药费,让我多活几年,让我看着儿子上大学……”
      “我们为工厂打了十几年的工,没功劳也有苦劳,老板会同情我们的。”周华胜安慰着妻子,其实他的心里也没有底,老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也不清楚。
      回到鞋厂后,周华胜径直找到了厂长,希望厂方能给予适当的经济补偿。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厂长一口回绝了他的要求。
      看着厂长冷漠的脸,周华胜的心里凉凉的,厂长回绝的不是他的要求,而是妻子生的希望。想到妻子在老家孤苦无助的样子,想到妻子整日眼巴巴等着他带回救命的钱,他的心里充满了愧疚和自责。
      为了挽救妻子的生命,周华胜放下了男人的自尊,苦苦地哀求厂长能给些经济补偿,但厂长告诉他,不知道他是依据什么法律条款来索要补偿的。
      在多次交涉无果后,周华胜将此事向当地媒体曝光,或许是迫于舆论的压力,12月26日,嘉威鞋厂派人前往四川将郑义接到惠州,看到厂里来人接妻子了,周华胜和郑义高兴了很久,“我们有希望了,看来厂长想通了。”周华胜激动地对妻子说,在他看来,这是他一次次争取来的结果,而且工厂接妻子回去,代表工厂同意支付妻子的医药费,那妻子的生命就会得到延续。
      “看来老板也不是无情的人,如果我的病情能减轻,我还要回去工作,不知道能不能换个不接触化学物质的车间?”郑义似乎看到自己又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和工友们有说有笑地干活。
      然而,让郑义夫妇没有想到的是,工厂在支付了来回路费后,再一次就医药费的问题和他们发生了分歧。
      “我生病后,才知道从事的工作对身体具有严重的伤害,我这病是日积月累下来才这么严重的,是职业病。”郑义对厂方拒不认账的态度,感到很生气。
      “你虽然在厂里工作过,也接触过化学物质,但不一定是因工作环境导致生病。你说你这是职业病,要有证据,不能你说职业病,我就支付医药费。”厂方的态度很强硬。
      再一次的协商失败后,郑义的心情落到了谷底,她不明白工厂为什么要把员工的生命置之度外?想到曾经的自己加班加点在工厂干活的劲头,她就在心里骂自己傻,自己把工厂当家,工厂把她当什么?包袱,能甩就甩!
      记者在行动――
      面对记者的采访,嘉威鞋厂的厂长张先生告诉记者,工厂会尽力和周华胜夫妇协商,并将协商意见转给工厂老板,争取早日化解矛盾。
      针对此事,广东尚典律师事务所何俊林律师认为,用人单位未能告知劳动者体检情况,致使劳动者病情未能及时控制而恶化,其对劳动者的病情恶化存在严重过失,应当承担一定责任。
      何律师还认为,员工对自己的身体状况享有知情权,公司应当及时向员工通报体检情况。员工如能够及时获悉身体状况,就可以及时休养、治疗。如果员工所患的疾病是因工作引起的,厂方就应告知病情并承担一定的责任,按工伤处理。本案中,嘉威鞋厂未及时向郑义告知体检情况,导致郑义带病上班,延误了治疗时机,因此鞋厂对她的病情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应当承担相应责任。
      
      交涉无果,谁能托起她的生命之舟
      
      想到家里为了给自己治病,已经花去了近9000元,而且以后的治疗费用还是个未知数,尤其是鞋厂的态度,让郑义觉得生活中已经没有了阳光。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一定要照顾好儿子,一定要把他培养上大学,还有……”当郑义再一次对丈夫说这样的话时,周华胜的心里隐隐有些担心,妻子已经对生活失去了希望,这对她的治疗是极为不利的。
      “别说傻话,我们说好了等儿子大学毕业,就回老家去种菜,看日出日落,享享福!我这不还在和工厂协商吗?他们隐瞒你的病情,有错在先,再说你这是职业病,法律会保护你的,你放心吧!”周华胜打断妻子的话,他害怕听到妻子类似遗言的话。
      郑义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窗外。顺着妻子的眼神,周华胜看到窗外一棵绿树正舒展着绿叶,茂盛地生长着。“一定要为妻子争取到医药费,不能眼睁睁看着她等死。”周华胜在心里默默地想。
      2010年1月11日,周华胜再次来到嘉威鞋厂和厂长张先生交涉。
      周华胜:郑义去年4月份的体检报告就显示有问题,鞋厂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如果当时我看到这份检查结果,肯定会带她去复查。
      张先生:工厂一般是把工人的体检报告交给每个车间的主管,让主管拿给工人看。全厂只有三四个主管,不能确保每个工人都能看到自己的体检报告。这也不是我们刻意要隐瞒的。
      周华胜:我和郑义在工厂工作10多年了,这些年来,我们一直没有看到自己的体检结果,工厂也从来没有公开过,还能说工厂不隐瞒吗?
      张先生:负责体检的是惠阳区疾控中心,凡是发现有异常情况的,该中心都会通知工厂,工厂会根据工人的身体情况进行处理。不过话说回来,你们也没有向厂方要求查看体检结果。对于郑义的情况,我们厂方愿意去专业的职业病鉴定机构做职业病鉴定。
      周华胜:厂方提供的材料有假,不能凭此材料进行专业的职业病鉴定。去年,我从惠州市疾控中心得知,做职业鉴定需提供患者做工的记录。郑义是2004年3月进厂,但厂方认为是2004年5月进厂的。可2004年4月,厂方曾为郑义做过一次体检,厂方改日期就是不想把那次的体检结果给我,说不定我妻子的病从那时就有所显示。
      张先生:不可能,厂方不可能在材料上造假。当时电脑打印郑义的进厂记录时错把“5”打成“3”的,所以造成了你们的误解。其实,郑义只是在2008年年初从事过几天的工作与化学物质有关,不可能几天时间就造成她患这么严重的血液病的,当然也不排除郑义在工厂外感染了血液病。
      周华胜:她从事的鞋底加工工作,就是与化学物品打交道的,怎么说只从事过几天呢?她每天除了在车间就是在家,难道谁还在自己家里放些化学物品去摆弄吗?
      张先生:对于郑义的职业病鉴定,看来只有邀请专业鉴定机构工作人员到工厂现场检查工作环境,再做评估,这样才能认定郑义所患的是否是职业病了。
      双方的协商再一次陷入了僵局,郑义的血液病是否因职业引起仍是一个谜团。
      当一次次得知丈夫和厂方协商失败之后,郑义更沉默了,很多次,她拼命地捶着自己无力的双腿,骂自己无用。看着妻子羸弱的身体,周华胜只能紧紧地拥着妻子,陪着妻子一起暗暗地落泪,他多希望能看到妻子曾经的笑容,多希望能牵着妻子的手一直走到老,可是他没有钱,没有足够的钱去抵挡死神的来临,只能一次次在黑暗中泪流满面……
      记者在行动――
      郑义的病情,同样也牵挂着记者的心。记者曾试图从中斡旋,但成效不大。一边是厂方愿意与患者家属进行职业病鉴定,一边是患者家属称厂方提供的材料有假,拒绝做鉴定。
      日前,周华胜致电记者称,郑义仍在惠州接受治疗,但因厂方仍不愿支付医药费,周华胜打算把妻子送回老家,然后再和厂方协商,如果仍无法达成一致,周华胜将与嘉威鞋厂对簿公堂,让法律还他们一个公道。
      
      新闻链接
      
      ★广东省佛山市张槎镇大富工业区一首饰厂每年都安排员工进行身体检查,结果均为“正常”。但2005年2月,有200余名工人自发到广东省职业病鉴定部门体检,有12人被诊断为疑似尘肺病。消息传开后,员工们十分愤怒,觉得工厂以前的检查都是骗局。员工为进一步申请职业病鉴定与厂方发生争执,3月15日至17日一连三天,近5000名工人拒绝返回工作岗位,要求进行体检。
      该事件引起当地政府、卫生与劳动部门的高度重视。在各个部门的努力协调下,该首饰厂将厂内上千名员工送往佛山与广州两地医院进行体检。在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住院的员工已达31人。据了解,自上世纪50年代建立职业病报告制度以来,中国内地累计有14万多人死于职业尘肺病。
      ★无锡松下电池有限公司是一家位于江苏省无锡市的外商独资企业,有四千多名员工主要从事镍镉、镍氢电池及锂电池的开发生产。据员工反映,每次体检后,他们都没有看到过自己的体检报告,而厂方只是在公告栏上公布当年多少比例的员工参加体检,合格比例是多少,而且几乎每次都是全部合格。
      2006年12月14日,部分员工要求知晓个人的具体体检监测结果,而厂方则告诉员工们“由医务室医生分批告知并进行相关镉职业病教育”。此后,多名员工和科长、系长等领导反复交涉之后,被获准查看自己体检报告的复印件,而不是原件。在对比2005年的体检结果时,有工人发现尿镉数据“不正常”。有个工人2005年尿镉含量是7.5,到了2006年却变成3.5,一般来说,长期在高浓度含镉空气里工作,尿镉含量不会自动下降。“不正常”的体检报告令工人们对体检结果产生了怀疑。镍镉构成车间的夜班工人2007年1月4日晚开始停止工作;第二天,镍氢构成车间也停止工作,负极镍镉源泉车间在1月5日晚也加入其中。
      据相关组织者统计,两个构成车间加起来,共有十个人的体检报告显示尿镉含量超过5μg/g。这十个人在1月6日、7日两天,自发到南京的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体检,发现南京的体检结果和厂里的体检结果相差很大,有人从1.5变成了5.1,有人从2.3升到7以上。
      从1月8日开始,整个第一工厂一楼的工人都停止工作,大约有1300人。停工者与厂方交涉之后,最终达成了三项要求:其一,改进工人的劳动防护用品;其二,每天给每个工人多发二十元的补贴;其三,全体员工再次进行全面体检。
      ★2008年4月22日,温州力邦制革有限公司组织湿法配料车间的工人在温州市龙湾区人民医院进行体检,当时工人冯国义刚到岗没两个月。他到公司去问体检结果时,公司没让他看,只对他说:“你的转氨酶有点高,没事,回去喝点凉茶就好了。”而事实上,那时候他已经二甲基甲酰胺中毒了。后来,冯国义设法拿到4月22日自己的体检表,一看吃了一惊。他的谷丙转氨酶那时已达到262,是正常值范围的几倍!医生在体检表结果评价一栏上写着:“离岗治疗,恢复正常,才能上岗。”8月初,冯国义经医院检查患中毒性肝硬化,生命垂危。公司在支付了一万多元医疗费后,要求冯国义辞职回家。
      
      小知识
      
      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MDS)是起源于造血髓系定向干细胞或多能干细胞的异质性克隆性疾患,30%~60%患者可能会转化为白血病。
      MDS的病因尚不明确,推测是由于生物、化学或物理等因素引起基因突变,染色体异常使某个恶变的细胞克隆性增生。业已公认,诱变剂如病毒,某些药物(如化疗药),辐射(放疗),工业反应剂(如苯、聚乙烯)以及环境污染等的可致癌作用,诱变剂可引起染色体的重排或基因重排,也可能只引起基因表达的改变导致MDS。
      编后:花钱为员工做体检,这样的企业可谓是好企业,这样的老板可谓是善人,在这样人性化的企业里工作,员工应该是感觉温暖的,然而年年体检,年年不见体检结果,即使企业明知员工身患疾病,但只要不具有传染的性质,权当看不见,这样的体检有什么意义呢?
      为了生存,不得已背着行囊外出打工,游走在农村与城市边缘的女工们渴望得到企业的关怀,尤其是病中的女工,更渴望得到企业的资助,渴望企业能延续她们的生命。可是,有多少老板能把这样的女工当成家人一样尽心对待呢?当老板与病重的女工一次次协商未果时,这样的拉锯战也让女工的心一点点凉了!其实,资助女工并不难,关键是老板是否有一颗善待女工的心!
      编辑/许玲

    •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会财经
    • 文化
    • 职场
    • 教育
    • 电脑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