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纸下载
  • 专业文献
  • 行业资料
  • 教育专区
  • 应用文书
  • 生活休闲
  • 杂文文章
  • 音乐视听
  • 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创业致富
  • 当前位置: 达达文档网 > 专业文献 > 正文

    [烟花三月下杭州]烟花三月下扬州原唱

    时间:2019-02-14 04:38:12 来源:达达文档网 本文已影响 达达文档网手机站

      杭州的美早已家喻户晓,那胜境天堂的美着实让我着迷。在初春烟雨朦胧之中,我开始了江南之旅。   来杭州,西湖总是个逃不开的话题。映入眼帘的西湖特别静,甚至没有一丝涟漪,湖面平静得犹如地面。缓步前行,不远就是断桥,这里曾经演绎过一段天上人间的爱恋。西湖的景总是这样,是现实还是是幻境,是今人还是古人,怎一个朦胧了得。独步断桥,不见当年油纸伞下美人脸,犹有越剧水调歌头泪涟涟,柳枝空折断,唯有后人长嗟叹。
      清风吹散断桥恩怨,白堤之上才知道乐天“水面初平云脚低”的妙处,湖水几乎和地面齐平,即使是微波荡漾都要跃上堤面一样。心里怯怯的,有些冒险的惊喜,无恙,却是征服困境的享受。公园中的湖多有锁链围着,西湖不然,感觉湖就是景的一分子,我们可以受用这无边的湖光了。“西湖美景三月天”,白堤之上尽显风姿。西湖柳枝长又长,低垂着直到湖面上,我晓得它们对春的眷恋,不然怎么总是照镜子呢。湖波泛起,柳枝摇曳,风中含着花的芬芳,细雨��如烟似雾,似仙境,是画境。
      一路美景,我且行且止,来到西湖博物馆。这是浙江省博物馆新建的一个美术馆。原是中国第一所高等美术学府国立艺术院旧址。美术馆当日为常书鸿的画展。对于常书鸿,我只知道他是临摹敦煌壁画的人,对其艺术造诣一概不知。走进美术馆,我的目光被一幅《G夫人肖像》所吸引。记得美术课本中有此画作,我一直以为是国外人画的,今日一见,人和作者对号,对于常书鸿的印象更清晰了。常书鸿是我国第一代敦煌学家,敦煌石窟艺术保护与研究的先驱。从上世纪40年代起,常书鸿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历经妻离子散、命运浮沉的种种不幸和打击,义无反顾地组织修复壁画,搜集整理流散文物,撰写了一批有较高学术价值的论文,临摹了大量壁画精品,并多次举办大型展览、出版画册,向世人介绍敦煌艺术,培养了一大批敦煌艺术专家和研究学者。楼上展厅有黄宾虹的画和他对用墨的见解。关于墨法,黄宾虹在画论中归纳为七种,即所谓的“七墨”,指浓墨法、淡墨法、破墨法、泼墨法、积墨法、焦墨法、宿墨法。美术馆有个小院,虽是春天却落英缤纷,别有意趣,园中铜像是林风眠,我饶有兴致地和他合影留念。
      复前行,来到一个不起眼的小门前,这就是名声远播的西泠印社。1904年,浙派金石书画家丁仁、王福厂、叶铭、吴隐等四人在孤山买地建房,修契立约,发起创建西泠印社,以“保存金石,研究印学”为宗旨,探讨六书,研求篆刻。1913年,近代金石书画界泰斗吴昌硕出任西泠印社首任社长,盛名之下,海内外印人云起景从,入社者均为精擅篆刻、书画、鉴赏、考古、文字等之专家。经百年传承,现在的西泠印社融诗、书、画、印于一体,成为我国研究金石篆刻历史最悠久、影响最广大的学术团体,在国际艺术界享有极为崇高的学术地位,有“天下第一名社”之盛誉。印社的门面不大,里面依山傍水,水随岩转,亭台楼阁,茂林修竹,方寸之中,气象万千。进门左转有印人印廊,每个印章有五六十厘米见方,边款又是印面的几倍,这样放大印章,是文字还像画,趣味十足。印社中也就这么一点点平地,廊尽头就是山脚,拾阶而上别有洞天。被誉为“东南第一碑”的《汉三老讳字忌日碑》就在这里。三老是汉代掌教化的官职,三老碑是三老第七孙名邯者所立,目的是让后代子孙在言语文字上知所避讳,并且记住祖先的德业,晓得祖先的忌日,便于后人祭祀,故而称之为“三老讳字忌日碑”。此碑不仅有重要的历史价值,且“文字浑古遒厚,介篆隶间”,对于古代书法篆刻的研究有很高的学术价值。三老碑出土于1852年,出土于浙江余姚客星山,日本商人重金收购,印社社员集60余人之力,捐集八千银元赎碑运回浙江,建汉三老石室藏之。室内有历代碑版碑碣众多。汉三老石室之下,有岁青岩,系山阴吴隐与其从孙吴善庆建。因为事先没有看路线图,进了印社转了一圈还没见到印章,又饿又困,来印社看不到印章,我不知道这是一件多么遗憾的事情。
      信步前行,沿岁青岩下后山,跟着小路穿过木桥,来到中国印学博物馆。走进展厅,我眼前一亮,这不是梦寐的印章么。整个展厅都是流派印章实物,好不惊喜。朱文印章比我想象的要刻得深很多,印面底部需要铲平的地方都做得很干净。用刀爽利,沉稳,即使是柔美的朱文印,线质着实硬挺。白文印章却没有我想的那么深,使转处多笔意,线条浑厚,整体雍容宽和。刊边款处很随意,以往展览中见到的斩钉头的笔画很少。看实物,看真迹,非一般的感觉。再往下的一层展厅是古玺印,同时展出各式印石,石质优良,叫人好不欣喜。印学博物馆门口立赵朴初中国印学博物馆碑,这时已经翻到的孤山后面了。顺着小路回来,穿过小龙泓洞,回到山前。感觉龙泓洞这名好熟哦,想起临过的那方丁敬“龙泓馆”印。印社地方不大,一步一景,景景与名人有关。出了印社,午饭时间到了,回望楼外楼门庭若市,好个热闹。
      本来想着上午围着西湖转一圈,今日看来是不可能了。门口孤山路尽头接着西泠桥,桥边是苏小小墓,多少游人都在此驻足。一个风尘女子得到后人赞誉,总是有意无意地把苏东坡、岳飞放在这位姑娘后面。“苏小门前花满枝,苏公堤上女当垆”;年代较早一点的白居易,也把自己写成是苏小小的钦仰者,“若解多情寻小小,绿杨深入是苏家”。小小墓旁边是供游人休息的长椅。坐在椅子上,吹着潮湿的湖风,舒服而惬意。桥上有放风筝的孩童。坐在这里看孩童嬉戏,调皮的风筝钻入湖底。风牵起湖面一角,湖水也活跃起来。颠簸的湖水上对对的鸳鸯也不能游行,才游出去又颠回原地,游人看得都乐了。这里的生活总是悠然舒心,难怪古往今来多少人都羡慕苏杭天堂。
      短暂的休息过后,踏上长长的苏堤。长堤卧波,连接了南山北山,全长近三公里。它是北宋大诗人苏东坡任杭州知州时,疏浚西湖,利用挖出的葑泥构筑而成。后人为了纪念苏东坡治理西湖的功绩将她命名为苏堤,给西湖增添了一道妩媚的风景线。春日的苏堤犹如一位翩翩而来的报春使者,杨柳夹岸,艳桃灼灼,更有湖波如镜,映照倩影,无限柔情。漫步苏堤,不觉已到月沉西山之时。远山近水,夕阳将归,湖面倒映红晕,水气朦胧地笼罩一切,真乃仙境。轻风徐徐吹来,柳丝舒卷飘忽,置身堤上,勾魂销魂。
      只可惜雷峰夕照是看不到了。从白娘子被压雷峰塔到迅哥儿《论雷峰塔的倒掉》,儿时就对它充满幻想,耳边竟有人唱起《新白娘子传奇》的主题曲,看来慕名造访者不乏其人。塔已倒掉,现在是盖的新塔,一层还可看到倒塌的残骸,多可惜啊,心里也是一阵阵的感叹。往楼上走去就是新的建筑,有木雕和壁画,当年雷峰塔的遗韵荡然无存……
      看过雷峰塔,西湖的景点都差不多看过了。围着西湖转一圈成了我来西湖的一大愿望。即使一天的游行让人疲惫不堪,我还是选择步行回去。沿途经过中国美术学院,我向往的艺术殿堂,留个影吧。杭州的游客多,这儿的车都让行人,不会和行人争着过马路,总是车停下来让行人先走。我向杭州的司机致敬。
      我住的客栈就在西湖边上,安静的夜,酣睡的西湖,把我揽进这天堂的梦中……
      (作者单位:山西师范大学书画所)

    •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会财经
    • 文化
    • 职场
    • 教育
    • 电脑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