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纸下载
  • 专业文献
  • 行业资料
  • 教育专区
  • 应用文书
  • 生活休闲
  • 杂文文章
  • 音乐视听
  • 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创业致富
  • 当前位置: 达达文档网 > 作文大全 > 正文

    媒体艺术_ARTINFO:,社会媒体艺术只能在网上实现吗?

    时间:2019-02-14 04:38:22 来源:达达文档网 本文已影响 达达文档网手机站

      上周末,艺术家曼・巴特利特(Man Bartlett)在纽约布鲁克林区布鲁克林的一家嘈杂店面公寓中举行了一场宴会活动,此宴会参与者的范围竟然从美国纽约跨越到澳大利亚悉尼。贾尼斯・费贝格(Janis Ferberg)和斯蒂芬・特鲁瓦克斯(Stephen Truax)组织了这场宴会展览,展览的名字为“入口”(Part of Portal),艺术家巴特利特利用网络工具,在推特(Twitter)上发布了一条以 “宴会”(#FEEDFEED)为题的信息召集,用这种方法将并不在同一地点的两群参与者组织在这场公共宴会中,在这里两地参与者则通过视频及推特(Twitter)界面相互交流。通过推特工具,宴会活动的参与者似乎被交织在现实与虚拟的空间中,参与者既能够从互联网上观看到异地参与者的行为,也会被异地的参与者观察到。如在布鲁克林的公寓中,连接网络的银屏上播放着悉尼参与者们参与宴会的情景,而在网络另一头的悉尼公寓中的银屏中播放的则是布鲁克林宴会现场。与此同时,此次活动的第三组参与者则完全通过推特界面参加本次活动。阿拉斯加和缅因地区的参与者通过微博即时发布自己此刻在宴会晚餐中正在享受的食物。
      巴特利特在近期接受的电话采访中透漏,他认为进行 “社会媒体艺术”创作的艺术家其实是“以使用社会媒体工具的方法实现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从而创作作品”。巴特利特就曾用这样的方法通过推特组织了两次类似活动:2010年“24小时朋友”(#24hKith)、2011年“24小时港口”(#24hPort)。24小时朋友是一个行为表演,在表演中,艺术家在推特上将自己对梦境的描述用黑人人体模特的方式进行身体转译;24小时港口则是一个具有创意的时间微博活动,在微博上我们能看到艺术家正在问过海关的人:你现在在哪里?你要去哪里?这样的问题,同时,这些被采访的人会在推特上回复他们的答案。两次活动巴特利特都运用了网络,推特及这些工具作为联系观众的主要平台,从而主持一场将现实与数字世界交织在一起的具有大众参与性的艺术项目。
      上周初,佩斯画廊也举行了一场“社会媒体”展,展览还包括一个关于社会媒体艺术的艺术家私人研讨会。会上,音乐家、艺术家戴维・伯恩(David Byrne) ,电影制作者、艺术家米兰达・朱丽(Miranda July),艺术家阿拉姆・巴托尔(Aram Bartholl),佩内洛普・温布利料( Penelope Umbrico),艾米利奥・查佩拉(Emilio Chapela)分别在“社会媒体艺术”框架内讨论他们各自的工作―不过,这里谈到的“社会媒体”问题与曼・巴特利特和一些社会媒体艺术家进行的社会媒体活动并不是一回事。
      曼・巴特利特策划的社会媒体艺术不能离开网络工作进行,但是,佩斯展览的参与者却并不一定需要网络作为工具。艺术家伯恩甚至在做着让其作品脱离互联网的影响的工作,伯恩说,他“不想让自己的作品仅仅成为英特网上的新奇事物”。艺术家朱丽则“是在用网络来对抗网络”,她认为网络并没有把人们真正的联系起来反而是将人们分离了,她反对这样的网络。朱丽与艺术家赫里尔・弗莱彻(Harroll Fletcher)在佩斯画廊的“让你学会给自己更多的爱”正在进行。在这里,艺术家要参与者完成发布在网上的一些特殊任务,然后从网络回复他们的结果,图片、文字都可。早在2002年,也就是Facebook和推特出现之前,这个展览就已经有了自己的社会网络人群。此活动的后续展览展出的则是网站上收到的参与者的回复信息资料,展览成为本次活动的物质呈现者。新媒体艺术家阿拉姆 ・ 巴托尔把网络“CAPTCHA代码”(此代码显示只有你在网上传输信息的时候才能证明你在网络上作为一个人的存在)转译成一件件优雅的雕塑墙,艺术家佩内洛普・温布利料从“社会媒体网站如Craigslist、 Flickr”上搜集、编辑了上千张太阳图片,在佩斯画廊的展览上把这些图片以巨大网格的形式打印出来。他还在第二种生活方式网络视频游戏中将这些图片以明信片的形式发布上去。
      本次在佩斯画廊展出的作品大多与网络文化有关,并没有网络在线的直接参与,但并不能说佩斯展览就不属于“社会媒体艺术”,这种展览只是一种关注社会媒体的与其他种类不同的艺术。何瑞格・瓦塔尼安(Hrag Vartanian)是Hyperallergic杂志编辑、“社会图形”展览的策展人,“社会图形”就是近期一个关于社会媒体艺术的展览。在采访中,何瑞格・瓦塔尼安告诉我,如果一件作品不在网上发布或被关注,“那么,从网络的角度讲,它就失去了某种被评论的条件。这是一种惯例,作品没有出现在网络上,那么这件作品就有被否定的嫌疑”。在佩斯画廊展出的大部分作品来自网络素材而没有更深的专业背景。这些作品并不是特殊的社会艺术作品。那些想让自己成为社会媒体艺术网络前沿的艺术家们会想办法与关注自己的群体直接联系而不考虑佩斯展览的条件是否允许。艾未未就通过创建一个大众动态群体将自己的推特变成一个社会媒体艺术的纪念碑,当艾未未被捕,他的推特沉默之后这个群体也被政治化了。
      《艺术旗帜城市》的编辑、批评家稻田・约翰逊(Paddy Johnson)在最具有争议的L杂志中评论巴特利特的作品的文章中说:他的作品让有意义的转换具有了超越定义什么是真正伟大艺术的创造价值。在Hyperallergic艺术评论的回帖中,稻田・约翰逊因为没有提供足够的作品证明自己的论点受到质疑。其实,巴特利特的行为艺术在内容上还是比较肤浅的―从宴会活动要实现的目的来看,“宴会”活动不过就是一个在布鲁克林进行的一个普通的活动。
      但是,在我看来,对于这些社会媒体艺术具有不同类型,我们需要在各自不同的角度评价其价值。一种是将网络看作创作艺术的素材来源,把网络元素用一种更简单可消费的形式展示出来。另一种社会媒体艺术类型,如巴特利特所作的事情,是在用一种实践的方式处理现实生活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会财经
    • 文化
    • 职场
    • 教育
    • 电脑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