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纸下载
  • 专业文献
  • 行业资料
  • 教育专区
  • 应用文书
  • 生活休闲
  • 杂文文章
  • 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达达文库
  • 文档下载
  • 音乐视听
  • 创业致富
  • 体裁范文
  • 当前位置: 达达文档网 > 教育专区 > 正文

    [原味内衣] 原味阁 www.52ywei.net

    时间:2019-01-08 04:42:12 来源:达达文档网 本文已影响 达达文档网手机站

      喜妹来给我干活的第三天早晨,我正在电脑旁和春来聊天。春来发过来一个红唇,我发过去一把玫瑰。我们在QQ里纸上谈爱。谈了大约半个小时,春来说:“乖乖地把干净身子给我留着,我月末回去检查。”我说,就盼着你天天回来检查。
      春来在武昌上大学,我在汉口一家国企有份半死不活的工作。虽然可以报个道就可以走人,但工资仅够我一个人抠搜地花。春来只有月末才能回来。春天的汉口已经很热了,猫都在四处寻找伴侣,何况我一个非常正常的男人。
      从QQ上下来,我并没有离开电脑。我转过头,歪着身子。这个姿势观看喜妹是最好的角度。喜妹大约17岁,也或者18岁。早晨青草上的露珠似的小姑娘,父母有病,早早地辍学做钟点工。同样不念书的江小兵蹬三轮,每天早晨把喜妹送到我家,两个小时后再把她接走。我笑喜妹有专车接送。喜妹红了脸。那红着脸,水蜜桃似的,真想摸一摸,闻一闻,咬一口。
      喜妹在浴室洗衣服。我斜倚在书桌前点燃一颗烟。浴室的门敞开着,露出喜妹的半个屁股。她的屁股一晃一晃,在用力地搓着衣服。小姑娘的别致从她的一举手一投足里尽情地展现。我曾当春来说了,春来说,我告诉你李白,你要找女人,外面有的事,千万别碰十几岁的姑娘,纯着呢,你糟蹋了,造孽啊。
      春来的话我明白,但我在她面前毫不掩饰对喜妹的喜欢。就像对春花的向往,无法遏止的喜欢。所以春来会时不时地说,我会回去突袭你的。
      
      喜妹把一些女人的胸罩和内裤挂满了阳台。仰着脸晾东西的喜妹,像春风里的杨柳枝,腰是嫩的,手是嫩的,朝阳里,她脸上的绒毛都清晰可见。像鲜灵的桃子上那层未褪的青涩。
      但是,我突然大叫一声,以百米冲刺地速度冲进阳台,望着那些迎风招展的内衣底裤,恶狠狠地质问喜妹:“谁让你洗的?谁让你洗的?”
      喜妹半天没明白我为什么发火。等终于明白了,她的眼里蓄满了眼泪,但是不敢掉下来,就用眼睛噙着。我继续发泄着我的极度不满。“我说过我的东西不能乱碰,只准你擦地洗衣做一顿饭。你把这些女人的内衣洗了干吗?”
      “我想,那些东西脏了,替你洗了。”喜妹结巴地说。她的眼泪终于扑簌簌地掉下来。梨花带雨,我见犹怜。我下面训她的话说不下去了。
      手机响了,我到房间里接电话。“对不起王先生,家里一个钟点工,不懂事,把那些衣服给洗了。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好好,宽限我一周,我一定按时交货。”
      放下电话,喜妹站在门口探出半个头。看我回头,她急忙缩了回去。我站在原地想了半天,也许解铃还需系铃人。
      楼下传来“桃花朵朵开”的音乐,是江小兵三轮车的铃声。然后传来江小兵的叫声:喜妹,我来了。
      喜妹冲楼下的江小兵打手势,江小兵不明所以地问:“你说什么?马上下来?”
      喜妹一回头,看见我站在身后,红了脸。她脸上的泪已经干了,怯怯地说:“哥,那些东西很快就会干的。”她指着那些风中的内衣。我只好点点头说:“以后那些东西千万不要碰。”
      喜妹的脸上立刻挂了喜悦。在门口换鞋时,我叫住她:“晚上等我电话好吗,有件事要请你帮忙。”喜妹的脸又红了。那长长的睫毛上还有一两颗小泪珠没有干。
      
      打车去商场买了很多女人的内衣。出来时已经黄昏。我给喜妹打电话,问她家在哪。住了那么久的地方,她在电话里竟然说得语无伦次。
      我买了几盒糕点,算是给喜妹父母的礼物。出租车到了巷口,就看见喜妹在等着了。她有些拘谨地说:“谢谢你来看我。”我说我是有求与你。然后把那包内衣递给她:“把这些内衣尽快送给你的好姐妹,也包括你,一周后都给我拿回来,但千万一个也别洗,记住了吗?”看她似懂非懂地点头。我刮了下她的鼻子。
      夕阳正照在小巷里家家户户屋檐下晒的一串干辣椒上。也照在喜妹的鼻子上。她的鼻子红得像红辣椒。小巷太简陋了,那盒糕点我没有亲手送给喜妹的父母,而是让喜妹提了回去。和她说完,我就等出租车来。
      远远的桃花朵朵开的音乐传来,是江小兵踩着三轮车。他老远地喊:“李先生,你怎么上这来了。”我说找喜妹有点事。喜妹对江小兵说:“你送李先生回去吧,咱这不容易等出租。”江小兵就让我上车。一路上和我呱唧呱唧地说着,说他母亲跟有钱的大款跑了。喜妹的父母虽然残疾,有病,但那是世界上最好的父母,对待江小兵父子也非常好,秋天毛衣都是喜妹的妈妈给织的。他从小就有个远大的理想,多赚钱,将来娶喜妹,给喜妹好日子过。
      我看着这个毛头小孩子,他心眼可不少。喜妹跟他,虽然亏了点,但绝对是幸福的。
      
      一周后,喜妹把那些穿过的内衣拿回来。她腼腆地笑着说:“真的不用洗吗?”我说不用,要的就是这个脏。我给王先生打电话,约了送货的地点,然后我让喜妹陪我去。
      到了宾馆的房间门外,我让喜妹把那些旧内衣送进去。“我在外面等你,拿到钱就出来。”喜妹被我支使着,高兴地进去了。我在房门外等着。突然房间里传出喜妹惊恐的喊叫声。我急忙破门而入,只见那个秃顶的王先生正把喜妹压在身下,一副猴急的样子。喜妹的脸上都是泪水。见我进去,她急忙躲到我身后,领口的扣子都被撕开了。
      我让喜妹先回家等我,半小时后,我也赶到家。喜妹正哭红了眼睛坐在沙发上。我想安慰她,正不知怎么开口,喜妹突然抱住我。我愣怔了半晌,想推开她,身体却软得水一样,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
      喜妹抱了我一会儿,她撒开了手。羞红的脸庞,低着头说:“哥,我喜欢你。”然后快步地跑出去了。我的脑筋半天转不过弯来。她说喜欢我是什么意思?这孩子才十七八,她懂得跟一个男人说喜欢是什么意思吗?那一刻,我能感觉我的心脏跳得非常不规律。
      我给春来打电话,我说我病了,高烧40度,她晚回来一步,大概就见不到我。晚上春来就回来了。坐了三个小时的汽车,满身都是汗味。但我不管,我把春来压到床上,我那张单人床,一夜也没停止叫唤。春来得空对我说:你怎么跟发情的猫似的,不是发烧了吗?我说对,你就是我的退烧药。
      第二天早晨,喜妹来时,我和春来还在床上鼓动着。喜妹的脸红得赛过辣椒。她没有拖地擦窗,而是默默地把我家的钥匙放在桌子上,然后低头说:“李先生,我走了。”我看见了那低垂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但我只是说:“好的,我这一两天就给你算工资。”
      门在喜妹身后关上了。我想,那关着的门后,是否有一张梨花带雨的脸?
      春来看我笑。笑得内容颇多。我将她扑到,我闭着眼睛加大了动作的力度,我说你笑什么笑什么。
      
      春来走的第二天,门外传来桃花朵朵开。江小兵来了。他的眼里有怨恨,有疑虑,也有不甘。但他说:“喜妹喜欢你,我决定放弃,但你要对她好。”
      我看着这个毛头小孩子,都要哭了的样子。我说,来,哥们,我们坐下来说。我告诉他我比喜妹大十岁。我有女友在念大四。马上就毕业了,我也马上就要到武昌去,和她结婚过日子。
      “那喜妹呢?”江小兵的眼睛里又充满了亮光,但很快又暗淡了。
      “喜妹是江小兵的,谁也夺不走。喜妹大概喜欢文化人,看我整天坐在电脑前装模做样,她就有点朦胧地感觉了。但我肯定她绝对不是喜欢我。我们没有共同语言,没有共同志向,何况她那么娇嫩,我都是老牛了,怎么敢动她的心思。”说完这些话,我很想抽自己几个嘴巴,但江小兵信了。他满怀着希望和信心走了。
      这样的年龄真好。可以随时充满希望地活着。而我,不敢改变即定的生活,哪怕一点,我都怕自己没有力气走下去。如果因为我的怠慢耽误了一个女孩子的前程,那还不如我回到从前的我。
      我那份工作仅够维生,却养不了春来。我的理想就是买房子和春来结婚。但如果靠我的工资买房子,我攒一辈子也不够。于是我在网上开店。我开的是内衣店,很多有特殊嗜好的男人喜欢收集女人穿旧的内衣,叫原味内衣,越时间长不洗的价格越高。但这仍不能满足我快速集资的想法。于是我频繁地雇年轻的钟点工给我送货,在某一个内衣上,我涂抹了一点迷幻剂。收货的男人一定会当着送货人的面检验每一件内衣是否是穿过的,否则是不会付款的。所以,一各个男人就在闻过那些内衣后,扑到送货的钟点工身上。我适时地破门而入,向他们索要一定数额的金钱。
      这样生活的我,是不应该和喜妹那样的女孩多接触的。她那么清纯,我怕跟她处久了,我会对那些特殊嗜好的客人下不去手。
      我终于辞掉了那份鸡肋似的工作。离开汉口的最后一晚,我一直睡不着。月亮残缺了三分之一,斜挂在墨黑的天空,那暗红的月亮,像极了喜妹哭红的眼睛。
      我没去跟她道别,我把工资让江小兵捎回去了。虽然加了一倍,但我觉得我欠她的一辈子也还不了,所以我不能再见她。

    相关热词搜索: 原味 内衣

    •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会财经
    • 文化
    • 职场
    • 教育
    • 电脑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