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纸下载
  • 专业文献
  • 行业资料
  • 教育专区
  • 应用文书
  • 生活休闲
  • 杂文文章
  • 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达达文库
  • 文档下载
  • 音乐视听
  • 创业致富
  • 体裁范文
  • 当前位置: 达达文档网 > 生活休闲 > 正文

    52αⅴαv我爱avhose01_我爱灰灰

    时间:2019-01-03 04:43:52 来源:达达文档网 本文已影响 达达文档网手机站

      人总得爱上一个人,无论早或晚。然后想为这个人生或者死,想和她一起到老。因为,她是命中注定的,这命中注定的相遇,谁也别想逃。真南想,他是爱灰灰的,无论来生还是来世,灰灰是他的,只能是他的,无论变成人还是变成鬼。因为灰灰对他说过:“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A
      真南想,灰灰说过的最重的一句话是:“真南,我愿意为你犯贱、犯傻,你要什么,我给什么,要命,拿去!”那时,灰灰缠绵于他的颈上,他并不在意,这样缠人的女孩子太多了,他有钱有貌,他在法国一个公司任高管,有自己的小公司。他身边美女如云,他花心,喜新厌旧朝三暮四,他被女人宠爱坏了。
      但恋爱后,真南没有想到灰灰如此粘人。
      她一天发几百条短信给他,一遍遍地问:“你想我吗?你爱我吗?”真南想,女人是弱智的动物,这种傻瓜问题用得着一问再问吗?问烦了,他就说:“不想。”好半天没有短信,打电话过去,电话中就是一个声音在哽咽,他叹息一声,这个灰灰呀,可真是中了毒。
      两个人租了房子。灰灰照着菜谱做菜,不是酱油多就是醋多了,索性买了个小天平,一克克地称……一个做,一个从背后抱着纠缠,灰灰说:“别闹了别闹了……”一边说,一边回头亲他,饭做到一半,再也做不下去了,两个人倒在地毯上,她的眼泪又湿了他的颈:“真南,你只和我一个人好,好一辈子,好像刘巧珍对高加林说的:‘加林哥,我咋见着你比见着爹娘还亲?’”又说:“真南,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真南就拍着她的细腰,说:“好,好。”
      也不是不感动的。这么痴情的女子,倒是第一次,也没有花过他多少钱,傻子一样,就知道索爱,不像别的女子,变着法子花他的钱,后来当然知道,图钱的女孩子好打发,图爱的女子只能用爱来偿还。
      当然有了厌倦期。
      其实,那些暴露的娇滴滴的塑料花一样的女子,每天在他面前晃着,也不是真心爱她们,可是,究竟是有些浅薄的喜欢,于是,又出去上夜店k歌喝酒,把手伸到她们低胸中去,吃吃地笑着,喝交杯酒,说些乱七八糟的话。
      也没有想到灰灰会这样不懂事,冲进来,把啤酒瓶全砸碎,把酒泼到女人脸上,然后啐着他,骂他不要脸。
      他冲过去给灰灰一个耳光:“你以为你是谁?”
      灰灰蹲在地上哭,他扬长而去。
      半夜,灰灰缠上身来,哽咽着:“我错了,我错了……”他翻过身抱住她:“以后,不许当着别人的面闹,你看,我多没面子……”她小羔羊一样点着头,黑暗中,眼泪又湿了他的前胸后背,他迷茫中睡去,只觉得自己的脸上还是湿,有人轻轻地叫着他的名字,他睁不开眼睛,熟悉的烟草味道环绕而来。朦胧中,看到阳台上坐着一个影子,是灰灰,灰灰一个人在黑暗中发着呆。
      哎。他在梦中都听到一声叹息。
      
      B
      真南收到最动情的短信都是来自灰灰的:“真南,我想变成你的文件,让你批阅;真南,我想变成你的毛巾,轻轻地擦你;真南,我想变成你的内衣,贴身地让你穿着……”
      不是不感动的。
      但真南有真南的世界。真南不是一个有规则的人,至少,不希望被一个女人牢牢捆住。灰灰没有跟他要过任何一件东西,但有一天忽然说:“真南,我要一个戒指……”那时,真南正在打魔兽世界,一边打一边听迈克尔・杰克逊的演唱,灰灰又说了一遍,真南说:“哦。”
      戒指这个东西……真南想,他还真没给女孩子买过戒指。到底是有讲究的一个东西,不娶人家,买什么戒指呢?这是灰灰唯一提出的要求。他心里也觉得轰轰烈烈,可是,没有买。
      转天买了一堆香水和衣服,兴高采烈地说:“灰灰,来,过来试试,喜欢我还给你买。”
      灰灰也试着,高兴地说:“喜欢呀喜欢。”可是真南看得出来,灰灰有点怅然。他从背后抱住她说:“等你嫁给我的时候,我就再给你买戒指,那上面写上四个字:我爱灰灰。”
      灰灰转过头来,扑入他的怀中,哽咽了,眼泪又湿了他的灰衬衣。他说:“好了、好了、好了……”也惆怅,可是觉得灰灰这个女孩子太缠人了,太缠人的女孩子,如果辜负了他,会觉得心里不舒服,会有负罪感。他宁愿这个女孩子不是那样爱他,娶个太太,过日子就行了――陆小曼懂爱情,花痴一样爱着徐志摩,最后还不是要了徐志摩的小命。
      所以,有机会调到上海时,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是夜,灰灰抱住他,又是哭:“你不要走……你不会不要我了吗?如果你不要我了,我就在满上海的街道上写‘我爱真南,我爱真南……’真南拍着她的细腰,说话的底气是不足的:“灰灰,我不会的。”
      到上海不久就换了手机号。
      当然也换了新人。
      妖艳的芭蕾舞演员,在四小天鹅中跳群舞的那个。知道如何发嗲,知道如何引诱他,仿佛她是他舌尖上的毒……而灰灰,他宁愿忘记她,有些爱情尝试一次就行了,太过纠缠,他怕自己真的入了戏。
      没有想到灰灰会找上门来。
      不过三个月,人瘦得脱了形,只有骨头了。锁骨显得很高,下巴尖尖的,好像被风削了一块似的。
      他抓住她的手,冲到楼下,气急败坏地问:“谁让你来的?”
      灰灰的眼睛含着眼泪:“你说过,你不会不要我的……”
      他拿出烟,猛吸一口:“你别闹了!”
      灰灰扑入他的怀里,他一闪,她扑了个空,一下栽倒了。他又扶起她,她再站起来,眼里没了眼泪,是决绝的表情:“真南,你现在对我说一句:‘是骗我的,我根本没有爱过你!’我转身就走,真的……”
      真南只觉得无比烦,摁灭烟头说:“灰灰,我没有爱过你,我和你玩的,你不要当真……”他还没有说完,灰灰就跑了,跑得很快,和风一样,从他面前消失了。
      “灰灰!”他叫了一声,觉得心脏那么疼,那么疼。好象有子弹击穿了他似的。
      不久,他和跳芭蕾舞的女演员分了手,又和一个证券公司的女白领谈了一阵,后来是ABCDEFG……他换女朋友如同走马灯一样,终于厌倦。
      2008年,他在股市中赔得身无分文,和许多朋友借过钱,最后,声名狼藉。因为他破了产,再也还不上债;因为他沦落为没车、没房、没钱的“三没户”,那些女人再也没有出现过,他如败家之犬,落花流水了。
      这时候,他想起了灰灰。
      有人说过:“你在穷困潦倒的时候想起的人,才是最心疼最爱的人。”此时此刻,他想念灰灰,那个说过“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的人。
       他拨通了灰灰的电话。
      两年了,那个电话还通吗?因为在两年内,他换了十几次号,有时是为了躲避姑娘,有时是为了躲避债主。
      电话通了,他说:“喂。”
      “真南。”电话那边,没有半秒钟就叫出了他的名字。
      眼泪,刹那间就充满了他的眼睛,灰灰呀!
      
      C
      灰灰没有见他。
      只汇了五十万元钱来,这几年做模特挣的钱,灰灰说:“先去还债吧。”
      他找不到灰灰了。
      有人说,灰灰在深圳;有人说,灰灰在哈尔滨;还有人说,灰灰跟了一个有钱的男人……
      从来没有这样一个时刻,他如此想念一个人――她不会做饭,把手烫伤了给他炸牛排吃;她给他洗内衣,一边洗一边唱“妹妹想哥想得瘦,喝碗香油也不长肉”。他总说周围谁谁喜欢他,灰灰却一次也没有说过。后来听说,很多男人追求灰灰,而且追求得很苦……她身边从来不乏追求者。
      他开始疯狂地发短信:“灰灰,我回来了,你还要我吧?你不是说过吗,什么时候我求你你一定会心软,你一定立刻就回头。灰灰,你舍得不要我吗?这次,我给你做饭吃,我当你的奴隶,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我再也不看别的女人一眼,我只让你看,我只喜欢和你在一起……”他一边发一边掉眼泪,到后来,他发现自己变得和从前的灰灰一样,爱哭,爱缠着一个人,没完没了。
      “灰灰!”
      他一声声地喊着。
      灰灰曾经说过:“如果你把我弄丢了,你就满世界写‘我爱灰灰’,我一定会回来的。”
      于是,他真的去了。
      半夜,提着一壶颜料,骑着自行车,在望京那一带,在798艺术中心,到处写这四个字――我爱灰灰。
      一边写,一边流眼泪。
      终于知道,这一辈子只可能有一个人打动你的心,是真的缠绵到老的爱情,不嫌老不嫌丑不嫌难看不嫌落魄,他爱灰灰,一定要找到灰灰,无论多远,多少年,他只爱灰灰!
      灰灰一直没有出现。
      他再打电话,关机了。
      他再发短信,好像发往了遥遥无期的远方。
      灰灰呀。
      他上网,用人肉搜索,动用所有的关系,甚至不再来往的杨单。
      杨单早就结婚了,过着波澜不惊的日子,杨单讽刺他:“行啊哥们,够痴情的呀,你不知道呀,灰灰出车祸了,一条腿没了,我还以为你因为她没有腿不要她了呢。”
      如五雷轰顶。
      他终于知道她不要他的理由了,她怕拖累他!
      三天后站到灰灰楼下时,正是初相识的暮春五月,他举着牌子,牌子上写着:我爱灰灰。
      站在楼下,用力喊着:“灰灰,灰灰!”
      满楼的人全伸出头来看他,他不管,一意孤行地喊着:“灰灰,我不管你什么样我都要,你瘸了我要,你瞎了我要,你傻了我也要……灰灰,你是我的,你说过,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喊着喊着,眼睛就模糊了,灰灰的窗口闪出一个人影,他的手机上,闪现了一条短信:“真南呀,真南!”
      是灰灰!
      他高高举起牌子,那牌子上写着:我爱灰灰。他不年轻了,他三十岁了,他还做着一件最浪漫的事情,他知道,这一生,他最应该做的就是一件事情,把灰灰娶到家,静静地抱着她,和她到老。
      灰灰如一片安静的树叶飘到他面前时,两个人呆呆地着着对方。好久好久,灰灰说:“走,回家吧。”
      他哽咽着,点着头,半个字也说不出,而是一把抱起她,上了楼。■
      (责编 时光)

    相关热词搜索: 我爱 灰灰

    •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会财经
    • 文化
    • 职场
    • 教育
    • 电脑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