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休闲生活
  • 教育教学
  • 经济贸易
  • 政法军事
  • 人文社科
  • 农林牧渔
  • 信息科技
  • 建筑房产
  • 环境安全
  • 当前位置: 达达文档网 > 达达文库 > 教育教学 > 正文

    “一带一路”建设沿线国家语言政策分析

    时间:2020-10-07 07:54:33 来源:达达文档网 本文已影响 达达文档网手机站

    摘要:语言是人类最基本和最重要的交际工具,“一带一路”建设愿景呼唤我们必须应时而动,首先从语言层面做好充分的相应语言教育政策的调整,以及语言人才的储备。目前我国的外语人才储备多集中在通用语,非通用语种人才的储备少之又少,而“一带一路”建设所涉及的国家语言不但纷繁多样,而且基本为非通用语言。依靠地方力量或者某些个别语言培训机构出于市场经济原因,去填补“一带一路”建设的语言人才空缺,显然是在螳臂当车。所以,必然需要国家层面做出从上至下的应对性举措,在全面调查与分析新形势下语言与语言人才需求的基础上,针对“一带一路”建设语言需求而制定相应的语言政策。本文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语言立法、宏观语言政策和语言教育政策、我国要针对性出台相应语言政策及教育政策两个方面展开分析,大致描画“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语言政策方面的概况草图,寻求我国针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制定语言政策的新思路。

    关键词:“一带一路”语言立法;宏观语言规划;语言教育政策;语言政策共性

    0 引言

    “一带一路”建设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伟大战略构想,旨在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是我国一项重要的中长期经济战略决策,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上层建筑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指导和方向把握以及发展走向指引方面作用必不可少。作为上层建筑内容之一的语言文化,在社会发展变化中意义重大,语言互通和文化互通可以促进社会互通,所以说语言文化互通是服务于社会、国家之间互联互通的重要支撑。“一带一路”这一创新型思路的提出,呼唤包括我国政府在内的相关部门进行从上至下的全方位改革,而最基础的改革就应该是在语言政策、语言规划方面的改革,来应对目前我国在外交关系以及未来社会经济发展规划中的诸多变化。以需求为导向,从国家层面做好语言规划,制定相应语言政策,发展与“一带一路”建设相关的语言教育、语言服务,应该成为今后很长一段时期我国的重要任务。

    1 沿线国家的语言立法、宏观语言政策和语言教育政策

    语言立法是体现语言政策的最基本方式,通过充分调研国家现时发展现状,以及现状对语言发展提出的客观需求,国家应该从行政和法律层面出发,针对性制定宏观语言政策以及具体的语言教育政策,这应该是任何一个国家在制定民族发展战略中不可或缺的国家行为。陈章太先生如是阐述:“语言立法是语言政策和语言规划的升华与保障,是法律行为”、“语言政策是基础、核心,是行政行为”、“语言规划是语言政策的延伸与体现,又是语言法规的具体执行”,而语言教育政策隶属语言规划范畴,遵照语言政策,践行语言政策与语言规划的理论依据,适应与服务于一个国家的综合发展需求。

    沿线国家的语言立法、宏观语言政策和语言教育政策现状。

    对于官方语言文字的采用以及境内少数民族语种的地位等问题,一些国家会在国家级大法或有关法律中做出明确规定。例如,历史上澳大利亚就曾经推行过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White Australia”国策,即着力推动澳大利亚国家未来发展成以白色人种为主要构成的人口状况,为配合这一发展理念,澳大利亚在语言政策上规定将英语作为官方语言来推广,甚至为此而出台过其他一些备受争议的移民政策、少数民族儿童语言培训政策、强制性民族融合政策等。一个国家的语言立法和宏观语言政策反映了它的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状况,可以说,想要了解一个国家的包括社会的、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全方位信息,完全可以通过了解它的语言文字、各种政府以及民间的文件、文献资料来实现,而了解沿线国家的综合现状,有助于我国制定相应的语言立法和语言宏观政策来应对新形势。

    据统计,在纳入我国“一带一路”建设区域的大约65个沿线国家中,僅官方语言就达53种,更有多种地方性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据王辉、王亚蓝《“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语言政策概述》一文,现状归纳为:(1)“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绝大多数都存在语言立法,尽管针对语言问题的专门立法并不多,语言立法以语言条款的形式存在于绝大多数各沿线国家的宪法、国际公约中,少数国家存在专门立法。(2)到目前为止,关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语言政策研究还很有限。以王辉主编的《“一带一路”国家语言状况与语言政策(第一卷》)中涉及的17个国家为例,其中多数国家政府非常重视语言问题,制定了显性语言政策,针对少数语言实行隐性语言政策。(3)语言教育政策分为本土语言教育和外语教育政策。一部分沿线国家已经认识到本土语言教育有利于本民族历史文化的传承,可以帮助国民的民族身份认同,增强民族自尊心,树立民族自豪感。在外语教育政策方面,绝大多数“一带一路”线国家采用英语为重点推广的外来语,少部分国家的语言立法中存在关于汉语或者华语教育的相关描述。大多数国家政府采用自上而下的宏观语言政策,辅以目标语言群体充分参与的微观语言政策。

    2 我国要针对性出台相应语言政策及教育政策

    2.1 我国针对沿线国家出台相应语言政策以及语言教育政策的必要性

    一带一路,语言铺路,(李宇明,2015),语言融通对于推进和带动其他“五通”至关重要。“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必然会涉及到沿线国家的政策形式、贸易状况、历史文化、民风民俗等,只有充分了解沿线国家的语言文字,才能依托语言文字了解他们的国情,才能更加顺畅地与之进行沟通交流,也才能帮助沿线国家充分了解和信任我们,通过语言互通来达成人民互通。

    (1)出台相应语言政策的重要性。从古至今,任何一个国家在不同的历史发展阶段都要制定符合现时国情、能促进各民族统一和大发展的相应语言政策,而恰当的语言政策也必然会对所在国家、社会、民族以及人民具有重要意义。中华人民共和国将民族语言平等作为国家重要的语言政策之一,确立以汉语普通话为主体进行全国范围内推广,并确立中国境内各个少数民族语言是中国文化瑰宝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门,推行少数民族语言保护计划,保持中国文化的丰富多样性。

    (2)出台相应语言教育政策的重要性。我国目前实行的语言教育政策总体上为,对内语言教育采用以普通话为官方语言,各少数民族方言百花齐放的语言教育政策,而在外语教育政策方面主要还是以英、法、俄、西、阿、德、日七个语种通用语言的教育为主。可是从我国目前的外语教育现状来看,仍然以通用语种英语为最广泛的外语教育目标语言,其他非通用语种外语课程的开设覆盖面远远无法满足我国“一带一路”建设的语言需求,造成外来文化输入及我国文化的输出困境,势必会影响到我国的“一带一路”建设进程。因此,我国必须应时势而动,动态调整,制定对应性语言教育政策,满足“一带一路”建设对外语精英人才的需求,例如外语教师、语言翻译、双语型专业人才、社会服务人员等,这些人士应该具有宽阔国际视野及优良外语素养,应该是专业知识与语言能力兼备的综合型人才。恰当的外语教育政策可以帮助我们来架设我国与其他相关国家之间的语言桥梁,推动文化交流,创造更多我们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接触机会,在广泛的接触中增进了解,培养感情,加强官方与民间交流,互相合作,最终达到互利互赢、合作发展的最终目标,同时保障我国在全新的发展时代及全新世界格局中更加快速地、无限制地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心地位。

    2.2 我国针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应出台怎样的语言政策以及语言教育政策

    在充分了解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语言相关现状之后,我们究竟要制定什么样的语言政策应对和迎接这一全新挑战呢?又该如何正确处理通用语言和非通用语言的关系呢?赵世举在《“一带一路”建设的语言需求及服务对策》一文中,提到了语言人才需求;邢欣、邓新在论文《“一带一路”核心区语言战略构建》中,提出了内外并举的语言发展战略构建,以及对外语言传播战略构建。本文重点关注内外并举的语言发展战略,目标仍然指向我国外语教育政策的制定。

    (1)语言政策的制定必须配合“一带一路”建设对语言人才的需求。“一带一路”建设重任必将带来广泛的相关人才需求,我国同沿线国家之间,以及沿线国家之间的沟通将更加频繁,合作将更加宽泛,制定针对性的对策措施,为“一带一路”建设做好语言人才储备,提供语言人才服务,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最理想的语言人才应该即精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官方及地方语言,也了解和熟悉我国以及相关国家的风土人情、社会文化、法律制度等的社会科学方面知识,同时又具有某一专业领域的自然科学方面知识。所以,如果我国在制定外语教育政策过程中能兼顾到以上各个方面的人才培养,那就是最理想的状态。如果达不到理想状态,则侧重某一方面的培养,但前提是语言能力首先要过关。培养一个这样的综合型复合语言人才,需要的教育周期会相对较长,国家应该在整个教育体系的规划中,提前做好语言人才长期培养的科学规划,从低幼抓起,从基础抓起,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既然“一带一路”建设是我国的一项长久国家发展战略,那么,从现在做起,提前规划、整体规划、全面规划,为“一带一路”建设培养合格的语言人才重任刻不容缓。

    (2)以內外并举的语言发展战略来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所需的语言建设。首先,在对内的语言发展战略构建方面,外语教育必须服务于社会经济的发展并与之协调发展,即保证沿线国家语言多样性,也要保证外语教育的多元化,制定符合我国国情,有利于社会健康稳定发展的外语教育政策。其次,在对外语言传播战略构建方面,我国作为“一带一路”理念的倡导国家,具有义不容辞的责任,那就是帮助沿线国家借助语言文字了解我们的国情、社会、人民和文化,所以我们应该在现有基础上,进一步拓宽本土文化的辐射广度,让更多的沿线国家人民了解我们。目前,孔子学院已经遍布全球126个国家和地区,汉语国际教育已经取得了丰硕成果,我们应该进一步探讨推广汉语教育途径,加大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汉语国际教育。

    综上所述,综合分析相关国际语言政策现状,我国要针对性制定具有我国特色的语言立法、宏观语言政策和语言教育政策,以语言助力,提高我国综合国力,更加充分发挥我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影响力。

    参考文献

    [1]韦钰.新中国语言文字政策与经济社会发展互动研究[J].华中师范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2017.

    [2]王辉,王亚蓝.“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语言状况[J].语言战略研究,2016,1(2):13-19.

    [3]王辉,王亚蓝.“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语言政策概述[J].北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2):23-27.

    [4]邢欣,邓新.一带一路”核心区语言战略构建[J].双语教育研究,2016,3(1):1-8.

    [5]赵世举.“一带一路”建设的语言需求及服务对策[J].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58(4):36-42.

    相关热词搜索: 沿线 语言 政策 国家 分析

    •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会财经
    • 文化
    • 职场
    • 教育
    • 电脑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