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休闲生活
  • 教育教学
  • 经济贸易
  • 政法军事
  • 人文社科
  • 农林牧渔
  • 信息科技
  • 建筑房产
  • 环境安全
  • 当前位置: 达达文档网 > 达达文库 > 信息科技 > 正文

    陕甘宁边区高校图书馆的发展历史与启示

    时间:2020-04-23 07:55:41 来源:达达文档网 本文已影响 达达文档网手机站


    打开文本图片集

    摘要 陕甘宁边区高等学校图书馆事业的繁荣和发展谱写了中国图书馆事业史上的辉煌篇章,其一切从实际出发的办馆经验、求实创新的办馆形式和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对当今延安地区高校图书馆的建设有重要现实意义。

    关键词 陕甘宁边区 高校图书馆 办馆经验创业精神 延安

    1937年1月13日,党中央进驻延安,并在这里生活战斗了13年。1937年9月6日,陕甘宁边区政府在延安正式宣布成立。在延安期间,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用小米加步枪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和蒋家王朝,创造了中国政治、军事史上的奇迹。而陕甘宁边区图书馆事业及其他文艺事业的繁荣和发展,则堪称中国文化史上的奇迹。从1935年10月到1949年全国解放,短短十几年时间,在这块贫瘠落后的黄土高原上,中共中央和陕甘宁边区政府创建的各级各类图书馆达到100个多个。大至公共图书馆、中央机关图书馆、高等干部学校图书馆、中等学校图书馆,小至工厂、连队、农村、书店、医院直至保育院的图书室、阅览室、流动书库、读报组、儿童图书室、军人俱乐部、文化俱乐部、救亡室、列宁室等,其数量之多,分布之广,发展之迅速,工作之活跃,令人惊叹,远远超过了当时中国其他区域,谱写了中国图书馆事业史上辉煌的一页。

    高等学校教育是陕甘宁边区教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些学校大都是干部培训性质的学校。陕甘宁边区高等干部学校图书馆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不断壮大、不断繁荣和发展的过程,为高等学校图书馆事业的建设和发展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在中国图书馆事业史上谱写了辉煌的篇章。

    1 陕甘宁边区高等学校图书馆的发展历史

    1.1 陕甘宁边区早期的高等学校图书馆

    陕甘宁边区建立较早的高等干部培训学校图书馆,主要有中央党校图书馆、“抗大”图书馆、陕北公学图书馆。

    1.1.1 中央党校图书馆

    中央党校图书馆是红军和中共中央到达陕北后最早恢复建立的图书馆。1937年1月,中央党校进驻延安,校址在延安城东的桥儿沟,后来一般称当时的中央党校为延安中央党校。中央党校图书馆设在一孔窑洞里,资料室有专职的管理人员,由于红军初到陕北,条件极为艰苦,图书资料十分缺乏。经过长征,原马克思共产主义学校的图书资料已基本散失殆尽,资料室千方百计搜罗了少量的图书、报刊以及一些油印材料供教学人员使用。中央党校图书馆的馆藏来源主要是中宣部规定统一配发的延安出版物、解放社编译出版的马列著作、中央领导人言论集或中央文件等,以及边区出版的报纸、杂志、政治理论读物和其他通俗图书,除此之外,还通过从国统区购买、募捐及其他渠道收集。经过几年的收藏,中央党校图书馆的藏书有了一定规模,尤其是马列主义经典著作和党的文献相当丰富。中央党校图书馆的馆藏品种多、复本量大,延安一些学校缺少教材或参考书,经常以单位的名义到中央党校图书馆集体借用。有的机关、学校新成立图书馆,中央党校图书馆往往捐赠图书表示支援。

    为了方便教学人员,图书馆经常按照教学计划,把一些马列经典著作和重要的教学参考书直接送到各教研室,有时还把教员指定的教材或教学参考书送到学员的班上,组织他们集体办理借阅手续。这些服务都深受广大教员和学员的欢迎。为了宣传馆藏图书,他们在黑板上及时公布到馆新书,还把报纸、期刊中的主要文章用废旧报纸抄成小字报,张贴在图书馆门口,为读者提供最新的书刊信息。

    1.1.2 “抗大”图书馆

    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简称“抗大”)是中国共产党为民族革命战争培养干部的大学校。前身是红军大学,创办于江西苏区。抗大成立初期,学校还没有图书馆,只是在各大队开辟了“列宁室”和“救亡室”。“救亡室”的图书报刊很少,为了更好地发挥书报的作用,抗大的一些大队和分校普遍由学员自己组织成立了“流动图书馆”,在图书极端缺乏的情况下,“流动图书馆”起到了互通有无的作用,最大限度地发挥了图书的效能。抗大及各分校创造的“流动图书馆”是人民军队院校史上最早成立的图书馆,到解放战争时期,东北、华中、华北、华东、中南、西南等地的军政大学也都借鉴了抗大“流动图书馆”的经验,为日后军队院校图书馆事业的发展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随着抗大办学规模的发展,经过学校师生员工和社会各界的募捐,到1939年底,图书馆的藏书很快就突破了两万册,工作人员已经有六七个人。抗大图书馆的所有图书、期刊都做了登记,编有卡片目录,而且有一个相当正规的目录柜,共二十来个抽屉,这在延安时期是少见的。

    图书馆的工作人员除负责书刊管理、借阅外,还进行资料的收集、整理工作。他们把报纸和许多内部油印材料中的专题资料剪下来,按问题张贴、编辑到一起,装订成册,在封面和书脊上写上专题名称,如“国际问题”、“时事汇编”、“政治工作”、“军事教育”、“文化工作”、“卫生知识”、“中苏文化”、“中美关系”等,供领导和教员参考。这样的专题资料集,一共积累了好几百册,反映问题集中,现实针对性强,很受读者欢迎。这一做法,体现了抗大一切从实际出发的教育方针,也为今后的图书资料工作和剪报事业提供了范例。

    1940年,抗大东渡黄河,后转移到河北邢台县浆水镇继续办学。转移期间,图书馆工作人员经过精心挑选,带走了两万多册必要的军事、政治和文化科学图书,用牲口驮,用人背,并派战斗部队掩护,胜利到达了目的地。

    这一时期,抗大图书馆的保管与出纳工作可以说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图书馆的藏书分成军事、政治、文化科学三大类,各类下再分子目,所有图书都做了目录卡片,按照以上分类体系编上号码,然后把图书装进木箱里,木箱面上和左右两边均注明箱子的编号和内藏图书的起止号,在目录上注明了放在几号箱里。这些书在装好箱子后,存放在离大西沟村十多里路的高山上的各个崖洞里。读者需要借书时,先到图书馆出纳室查看图书目录,在预借图书登记本上登记。然后由出纳员步行到大西沟山上去取书。从学校驻地浆水镇到大西沟山上有六七十里路,出纳员每周往返两次,每次需三天时间,而且山洞附近常有野兽出没,而且荒山野岭没有道路可走,只有一些弯弯曲曲、坡度很陡的羊肠小道,这样的“书库”大概也是其他的任何图书馆所没有的。

    抗大图书馆的全体工作人员,以战斗的姿态办馆、护馆,充分发挥了革命文化的精神武器作用,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1.1.3 陕北公学图书馆

    陕北公学于1937年11月1日正式成立,是中国共产党在延安较早成立的一所培养抗战建国人才的干部学校。陕北公学正式成立前后,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张闻天、董必武、任弼时、李富春、王若飞等同志都曾多次到校作过演讲。

    陕北公学成立时,仅由边区政府拨了1800元开办费。尽管经费十分困难,学校还是一开始就在教务部下成立了图书馆。图书馆设在两孔简陋的窑洞内,每孔窑洞有20多平方米,中间是相通的。沿墙摆了一个个木书架。图书馆有两名工作人员。图书馆的藏书主要是中央配发的马列经典著作,也有延安各机关赠送的政治理论书籍和一些同志个人捐赠的图书,以及从生活书店、百新书店等订购来的文艺书籍。学校还通过解放社代印了一些教材和参考图书。建馆初期仅有图书两三千册。

    为了解决学校图书、教材的不足,学校向社会各界提出了“援助陕北公学”的呼吁,边区政府主席林伯渠作了“援助陕北公学”的题词。在教学过程中,有的图书不够用,工作人员就到其他图书馆借书,以解燃眉之急。

    陕北公学很注意搜集民间图书资料。1939年6月下旬,陕北公学师生千余人从旬邑撤回延安,成立华北联合大学。图书馆工作人员和师生一起,既提供图书资料服务,也做群众宣传工作,同时搜集了很多民间的图书资料,该馆的线装书《史记》、《通鉴辑览》、《通鉴纪事本末》和《大学丛书》、《万有文库》这样的整套丛书等都是从民间征集收购来的。

    1941年8月陕北公学并入延安大学。1948年8月,华北联合大学与北方大学合并成立华北大学。学校图书馆派出干部,在当地群众和地方政府的支持下,抢救收集图书资料。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将原赵城县广胜寺转移出来的4000多卷极为珍贵的《金藏》经卷拨归北方大学图书馆。该书由当时兼任图书主任的尹达鉴定,并派专人精心保管,建国后交北京图书馆珍藏。

    1949年12月16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决定,以华北大学为基础,成立了中国人民大学。从陕北公学图书馆到华北大学图书馆各个时期保存下来的图书,为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的建立奠定了基础。该馆至今还保存着盖有“陕北公学图书馆”、“陕北公学分校图书馆”印章的藏书。

    陕北公学和华北联合大学的图书馆在艰苦的战争环境下,为培养抗日干部作出了卓越贡献;同时,图书馆所保存下来的许多宝贵的革命文献,以及经过战火洗礼和锻炼的一批图书馆干部,为新中国图书馆事业的建立与发展奠定了基础。

    1.2 抗日战争时期陕甘宁边区的高等学校图书馆

    随着抗日战争形势发展的需要,党中央把干部教育放到突出的地位来抓,陕甘宁边区新成立了一大批比较正规的高等干部学校。这一时期,边区新增的高等干部学校有二十来所,如鲁迅艺术学院(简称“鲁艺”)、华北联合大学、中国女子大学、延安大学、中央党校、马列学院、自然科学院、医科大学、行政学院、俄文学院、民族学院等。陕甘宁边区学校图书馆事业发展很快,不仅图书馆数量多,藏书建设发展很快,而且业务工作走向正规。随着干部教育事业的发展,这一时期高等学校图书馆的门类更为多样。1941年至1945年间,还成立一些新的专门学校,如新文字干部学校、延安外国语学校、民族学院、军事学院等,还有两所培养外国人员的学校——日本工农学校和朝鲜革命军政学校。这些专门性质的学校不仅丰富了边区干部教育的门类,也使得图书馆藏书的学科内容和文种在一定程度上变得更为丰富,如鲁迅艺术学院图书馆藏有相当丰富的国内外文艺名著,自然科学院图书馆有较多的科技图书,医科大学有大量的医学书刊、挂图、标本等。日本工农学校图书馆1945年的图书清册上,著录的日文图书有250余种。

    1.2.1 延安大学图书馆

    1941年,陕北公学、中国女子大学和泽东青年干部学校合并成立延安大学。1943年,鲁迅艺术学院、自然科学院、民族学院、新文字干部学院也相继并入延安大学,延安大学成为一所较大规模的综合性大学,各学校图书馆的图书也归并到延安大学图书馆,因此延安大学(以下简称“延大”)图书馆成为当时延安高校图书馆中规模较大、业务比较正规的一个图书馆。

    从1941年8月建立到1943年3月,合校初期,延大图书馆设在三孔窑洞里,合并的图书已有一万多册,有四名工作人员,且都有一定的图书馆工作经验。图书的分编、管理、流通、阅览都比较正规。藏书有登记账,还有卡片目录柜,书刊借阅也制定了明确的规章制度。工作人员除搞好书刊管理、接待读者外,还开展了新书介绍、剪报、做专题索引、解答咨询等服务。吴玉章校长对图书馆很重视,在财力十分困难的条件下,保证了图书馆的经费,藏书逐渐增长到2万多册。

    1943年4月到1945年11月,随着学校规模的扩大和教育的正规化,延大图书馆得到了较大发展。在各界援助下,延大图书馆的藏书增加很快。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央决定延大的自然科学院、鲁艺、行政学院的大部分人员迁出延安,他们迁走前把不便携带的图书和部分图书馆工作人员,都留给了延大图书馆,所以这时图书馆的藏书和工作人员均有较大增加。书库扩展为四个大窑洞,相当于十多间房子的面积。放了七八十个大书架和大大小小的书柜,藏书约有10万册左右。

    1945年12月到1948年7月,延大经历了抗战胜利后学校的变迁和调整以及撤出延安后的千里转移。撤离延安时,图书馆工作人员对图书进行清理,把复本较多的书烧掉,剩下一部分书就地坚壁清野,另将数万册图书转移到杜占真馆长原来住过的一个很深的窑洞内和延安附近的农村群众家里隐蔽起来,同时将重要的图书装了16个大木箱。1947年3月14日延大撤离延安,这16箱书由8匹骡子驮着,在陕北、山西各地转战,队伍转移到哪里,就把书带到哪里。师生们把图书资料视为最宝贵的财富,宁可丢弃自己的生活用品,也不愿丢弃图书资料。队伍只要停下来,图书馆工作人员就提供借阅服务,成为世界闻名的“马背上的图书馆”。国民党攻入延安时,转移和掩埋的图书大都被敌人发现、破坏,只有马背上的那16箱书始终没有受到损失,全都带回了学校。这批书在延大恢复办学和延大洛川分校成立后的教学活动中发挥了很大作用。

    相关热词搜索: 陕甘宁边区 启示 图书馆 高校 发展

    •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会财经
    • 文化
    • 职场
    • 教育
    • 电脑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