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纸下载
  • 专业文献
  • 行业资料
  • 教育专区
  • 应用文书
  • 生活休闲
  • 杂文文章
  • 音乐视听
  • 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创业致富
  • 当前位置: 达达文档网 > 行业资料 > 正文

    徐东大街_徐东小说二题

    时间:2019-02-04 04:35:47 来源:达达文档网 本文已影响 达达文档网手机站

      罗布的风景   在冈仁布钦的南面,有一条路通�罗布所在的那个线条明媚的白色村庄。   路可以去一切地方。   路边有一条清水河,河里有无鳞鱼和光滑的鹅卵石。河水不深、路不平的地方,手扶拖拉机与汽车更喜欢从河里开�去。风一样的汽车与突突叫的手扶拖拉机从多吉的店门前�,也从罗布的面前�,扬起灰尘,让人感觉村庄里的时光格外多。
      罗布在自己慢腾腾的时光里转眼三十多岁了,他是个单身汉,不�他的心却还是少年的心。正在抽芽长绿叶。
      喜欢慢吞吞走路的罗布。到了一定的年龄却没有那个年龄段的心,这在别人的眼里便是有点傻。
      有人说,一个人来到世界上就像开天辟地一样神奇,产妇心里有内容才可以让自己的孩子活成一个正常人,罗布有些傻是因为他的阿妈生他的时候没念经。
      所有的说法都是用来影响人的心灵的。罗布的阿妈生了罗布以后倒是天天念经的,也没见罗布变聪明。
      寺里的喇嘛说。一个人傻一点是神安排的,如果让一个想象力丰富内心又纯洁的人来看罗布和他的驴,驴也可以被看成是神派来陪伴罗布的呢。相信时光与命运会孕育奇迹,特别的存在会透�平常的生活盛开在别处。
      罗布的身上有淡淡的青稞酒与糌粑的香味儿,当然也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心灵与风景的融合所形成的味道,平常的人闻不到,与罗布朝夕相处的毛驴闻到了,于是它们把长长的脸凑到罗布圆圆的脸上。
      罗布经�小卖店,驴亲他的时候被店主多吉看到了。
      多吉说:“罗布啊。我看到你的驴和你亲嘴啦,你买一块红糖买买它的心啊,说不定到了晚上它就变成女人了。”
      罗布笑一笑说:“这个事你说得很奇怪,我得考虑一下再决定。”
      罗布说完话便和毛驴一起走�多吉的小卖店,在一片空地上停下来。
      从外部的自然风景对人若有若无的影响,到人内心的风景与外部的风景的交流,一个人与天地浑然一体的存在携着种种生命的元素跃进生活,又回到属于生活与自己的另一片天地,中间有很多内容闪闪发光却不为人知。
      罗布在一片空地上停下来,时光也在那片空地上凝聚,期待着什么。
      罗布在那片空地上等活,本来他可以在家里等,但是他的阿妈让他把毛驴赶出来。
      他的阿妈对他说:“有人看到了毛驴才会想起来用它,你把毛驴圈在家里。那些想用毛驴的人可不一定会想到我们家的毛驴啊。”
      看着阿妈满脸的皱纹,罗布很听话地把毛驴从家里带出来,在有太阳照射万物的街面上闲着。
      闲着的时光里罗布可能也没有什么想法,没有什么想法多么好。可是罗布不可能总是这样没想法,因为周围的世界在影响他。
      罗布有六头驴。加上他心里的拉姆一共有七头。
      拉姆在一年前来到了多吉家,成了多吉的妻子。
      四十出头的拉姆胸和脸庞都成熟了,心却还像个小姑娘似的多情。
      拉姆的嗓子好,喜欢唱歌,尤其见了男人,她就变成了一条波浪滚滚的河。
      知情的人说,拉姆从长大的那一天起就离开了自己的家乡,四处游走,嫁了好几个男人。
      一年前罗布倚着墙根吸鼻烟,他从鼻烟壶里弹出些烟末儿,捂在鼻子上一吸,睁开眼的时候看到了在窗口给花儿浇水的拉姆。
      拉姆常常跑到窗口前,她爱唱歌也爱花儿,她是一个多好的女人啊。
      后来有几次拉姆给罗布招手,这个因为多情而迷失的女人可不管楼下面就是守在店里的多吉。罗布看到多吉,只好装作没看到拉姆。
      不�拉姆在罗布的心里渐渐地变成了他的驴。
      这个变化很奇怪,不�对于罗布来说,这是正常的。
      罗布的心里有拉姆,他赶着驴去别处,看到了女人就会想到在他的生命中变成毛驴的拉姆,想到拉姆正跟着自己慢吞吞地走路,他的心情既美妙又平静。
      拉姆是一只会唱歌的驴,但是拉姆是多吉的老婆。
      如果多吉在下面的店里听到头顶上传来了歌声,他就会跑到街上来看着拉姆。像个哲学家一样说:“我听说女人的歌声太漂亮的话,是会被男人的心惦记的,我觉得你应该回到房子里面去喝酥油茶。”
      多吉一次次对拉姆那样说。可是每一次都不见效。
      曾经用花言巧语骗了拉姆的心的多吉,在与拉姆�日子的时候肚子里的词语变得贫乏了。相对多吉来说,神奇的拉坶的语言是丰富多彩的。
      拉姆说:“我是唱给前边的高山听的,高山听到我的歌啊,长得更高了;我是唱给天上的鸟儿听的,鸟儿听到我的歌啊,飞得更远了:我是唱给男人听的,死多吉,难道你不是长着耳朵的男人吗?”
      听到拉姆说出这样的话,多吉觉得自己再也找不到更好的语言来回答,想到拉姆也许又会跟另一个男人跑掉,又不能逞一个男人的强,他只好又回到店里去。
      多吉去县城进货的时候店就由拉姆守。
      拉姆守店的时候,村子里的或路�的不少男人愿意�来跟拉姆说话。
      有拉姆看上眼的男人,她很快就会忘记多吉是她要守的男人了。
      女人都说拉姆是狐狸精、妖女,可是罗布也喜欢拉姆这个妖女一般的狐狸精。
      自从第一次见拉姆,天和地让罗布的生命发生了变化。有些变化细微却神奇。罗布也跟别的男人学到了心思,他趁多吉不在的时候装作买东西,去跟拉姆说话。
      罗布把自己的驴拴在胡杨柳上,看看四周的空气,像个小动物一样走进店里去。
      罗布对拉姆说:“有人说你是狐狸精,可是我在高高的山上见到�狐狸的,你们一点都不像……”
      罗布笑着,以为自己的话说得有意思。
      拉姆眼光闪亮有着多情的水波在荡漾,她开心地说:“是吗罗布,我的乖孩子,我不像狐狸那么我像什么呢?”
      罗布想了想说:“你的眼睛像毛驴,你的声音也像毛驴。这是多么奇怪啊,你浇花的时候,我觉得你是在浇我心里的花,我看到水的时候觉得我们村子里流�的河水都是你。”
      拉姆哈哈大笑,笑得肚子都需要用手捂住。
      笑完了拉姆说:“你的心里有花儿吗?你是在赞美我吗?罗布,你阿妈的宝贝,我眼里的美男子,我可是第一次听到有男人这样赞美我。”
      罗布被拉姆突然发出的响亮的笑声吓住了,他回头看了看没有人进来,然后用手捏了捏鼻子说:“次仁和普琼说我是傻罗布,他们叫我驴。这是多么奇怪啊,可是我觉得这个称呼很不错――只有毛驴理解我,我想你也是理解我的吧,所以我觉得你像毛驴,只有毛驴才能理解毛驴啊……拉姆,我想来一瓶啤酒!”
      拉姆给罗布拿了一瓶啤酒。
      罗布用牙齿咬开瓶盖,当着拉姆的面喝了半瓶子。
      拉姆看着喝酒的罗布自己却像醉了似的说:“男人啊只不�是女人的一棵树,女人啊只不�是男人的一朵花,多吉可能晚上才回来,你要是跟我去上楼。我就再白送你一瓶啤酒喝……只有你才有这样的好运气,谁让你是心里有风景的罗布呢!”
      在空地里守着毛驴的时候罗布看到�不少像树一样的男人跟着拉姆上楼去。
      他听像树的次仁说:“拉姆是个妙女人,在床上的时候唱得比大雁更动听。”   他听像树的普琼说:“拉姆是个骚娘们,身子软得像哈达。”
      罗布自己也听自己对自己说:“拉姆像头亲亲的驴。啊,像毛驴的拉姆多么好!”
      罗布想到瘦长的次仁和宽大的普琼,想到他们与拉姆在一起,正在抽芽变绿的心一收,脸不由得红了。
      罗布说:“我很小的时候就听我的阿妈说,别人自给的东西不能要,我看我还是应该给你钱才对,我身上有钱啊。”
      罗布又要了一瓶啤酒,当着拉姆的面喝光了。
      他的心有点儿醉了,他说:“拉姆啊,很奇怪啊,我觉得你就像我的亲阿佳。”
      拉姆看着变得有点儿奇怪的罗布说:“是吗?别人都说你的脑子就像不会开花的草,我看你的心里有莲花,你阿妈转经的时候也许会看到莲花了,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会飞的莲花就是你的心,它在绿绿的草地上,在清清的河面上飞啊飞……我是多么想唱啊,罗布!”
      拉姆多么好,见了男人就想唱歌
      拉姆多么好,见了男人变成了河
      拉姆多么好,她是男人心里的水
      拉姆多么好,她让男人变成了树
      正在拉姆唱的时候。生意人次仁从县城里来到了罗布所在的那个村子。
      次仁是个花心的男人,他也是拉姆的树。
      罗布准备走出去,次仁却叫住了罗布,他说:“罗布,我有青稞和砖茶需要送到草原上,草原上的羊剪了毛需要运到城里去,明天你就跟着我走吧。”
      罗布答应了次仁,闷闷不乐地走到自己的驴群里。
      他拍拍其中的一头说:“明天。次仁说让我们去草原。”
      说完话,罗布回头的时候看到店门关上了。
      罗布的心里更乱了。
      “拉姆啊,你就要给次仁唱歌了。这是多么奇怪啊,这可有点儿伤着了我的心啊。”说着。罗布又拍了拍毛驴说,“拉姆。拉姆……我的驴啊!”
      第二天,次仁让罗布在每头驴的身上装了两个大大的包,太阳出来的时候他们出发了。
      经�多吉的小店时,罗布抬头看了看窗子,他没有看到拉姆在窗口,心里的失落就像风吹柳。
      出了村子,次仁让罗布把毛驴赶快一点。
      走了一阵子路,在山路拐弯处的一片树林里,拉姆穿着新新的氆氇从树林中走了出来。
      拉姆要跟着次仁去另一个地方�日子了,那个地方是哪里?次仁心里没有谱,拉姆的心里也没有谱。不�,和自己的情人在一起快活,哪儿不可以当家呢!
      拉姆与次仁见了面,抱在一起亲了嘴,嬉笑着的拉姆从次仁的怀里脱开身,回头对罗布奇怪地笑了笑,那笑似乎是在问。她这样做有什么不对吗?
      罗布逃开拉姆的眼睛与笑脸去看自己的毛驴,然后又用眼睛去看风景。
      搓板路曲曲弯弯,路下边的河水汩汩流淌。
      山很高大,天很蓝,蓝蓝的天空白云飘
      阿妈,阿妈,昨天晚上罗布看到在家里转着经轮的阿妈,她的心念着六字真言,生命里的莲花层层开放,就像罗布在天空中看到的白云。
      后来阿妈突然说:“罗布啊,我想到拉萨去一趟,到大昭寺门前磕等身的长头,我一直想祈求有灵的神照顾你,给你一个姑娘当妻子……”
      罗布说:“阿妈啊,可是你现在走不动路了啊,等我回来让毛驴驮你去吧,”
      阿妈闭上眼说:“我的心早就到了那儿了啊,那儿的青石板被人的身子磨得光光的,青石头被人的手和膝盖磨出了沟槽……”
      罗布走路去�拉萨,往返也不�十来天的时间。阿妈多次说要去拉萨,可是罗布和他的毛驴一直没能把阿妈带到拉萨去。
      罗布听人说起�拉萨,说拉萨可是一个大城市,光一个布达拉宫就有上千的房间,别说人,就是村子里的牛羊和石头都住进去,也住不满呢。
      一个地方和另一个地方的风景不一样,今天和明天的风景又不一样,心里有事儿的罗布,他的心在一路上的风景里渐渐敞开。那些风景里的精灵是路上的石头。路边的树,河里的水,水中的鱼,远处的山,山上的雪,山下的草地,草地上的牛和羊……
      他回头看看拉姆和次仁,又抬头看了正在向西边落下的太阳,突然心里一阵焦闷。
      罗布蹲在地上不走了。他的毛驴也不走了。次仁和拉姆走上来。
      “罗布,怎么不走了?”拉姆蹲下身子说,“天黑之前我们要是走不到城里,只好睡在外边了!”
      “我的心让我停下来,我的毛驴也不愿意走了……我感觉我们的路错了,次仁可是没有说要带着你去草原驮羊毛的啊!”
      “拉姆在家里闷得慌,想要出去散散心。”次仁眨着小眼睛说,“现在我们不去草原驮羊毛了,我们直接通�草原去县城。”
      “停下来让我想一想吧,我的心里被石头塞住了。”罗布从身上摸出鼻烟壶说,“真的很奇怪啊,我觉得心里的风景不流动了,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次仁看了一眼拉姆,拉姆用眼睛看着远处。
      走在罗布后面的次仁跟拉姆商量怎么处置罗布的事。
      次仁觉得,如果罗布回到村子里,多吉找不见拉姆就会知道拉姆是跟他走了。要是有一种办法让罗布再也回不到那个村子就好了。
      对付傻罗布,石头和刀子是一种办法,可是那样的话他和拉姆的心就得变成石头和刀子。拉姆的心不许次仁这样做。
      后来拉姆说:“我们到了山南就让罗布回家。然后我们搭车去拉萨,即使罗布会告诉多吉,多吉也不知道我们走到哪里去啊。”
      贪心的次仁说:“罗布的六头毛驴如果属于咱们,是可以换许多钱的啊!”
      拉姆听了次仁的话心里不高兴。她说:“罗布的心里还有一头毛驴呢,郡头毛驴就是我,难道你也想把我换成钱吗?”
      次仁听拉姆这样说,奇怪地笑了笑,不说什么了。
      生命里有河的拉姆把目光从远处落到罗布身上,又落到次仁身上。
      拉姆生命里的水流得太快了。便用心调节得慢下来。想到不确定的未来,慢下来的水又快起来,波浪起伏的水在生命里泛滥,让她的眼睛里有了泪水。
      拉姆从远处的风景里获得启发,她想,心里有水也有花的罗布多么好啊。可我为什么却跟了次仁,这个心里有毒,嘴巴上却抹着蜜的次仁,我跟着他又能�什么样的日子啊……
      拉姆把自己生命里的男人一个一个想了一遍,最后模糊又清楚地感到罗布应该成为自己的男人。罗布和拉姆都是心里有水也有花的人啊。
      次仁的一张脸,笑容是装出来,他的话虚虚假假,他的心早就变成不通气的石头心了。不�那样的心太硬了就骗不了女人。
      次仁让自己的心变成软软的心对拉姆说:“拉姆,好日子就在眼前了,可是你的眼里却有了泪水,要是风吹的,我就用手给你擦一擦。要是因为别的事,我想,我会听你的。”
      拉姆笑了笑说:“是啊,是风吹的,我看是山上的石头太寂寞,让山里起了风……”
      “罗布啊,去对你的毛驴说,我们走路吧。”次仁对罗布说。
      罗布吸了几鼻子烟,心安稳了一些,他看看漂亮的拉姆。觉得拉姆还是他心里的驴。啊,多情的拉姆啊,穿着漂亮氆氇的拉姆,你是一头美丽的驴。
      眼里只有拉姆的罗布觉得既然是拉姆想要去散心,跟着次仁也没有什么不可以。他从地上站起身来,走到脖子挂着铃铛的驴身边。用手拍拍它的脖子说:“走吧,走吧,我们和拉 姆一起去散心!”
      有路的风景不如没有路的风景美,罗布奇怪的心让他放弃走大路,走到了没有路的地方。
      以前罗布去县城的时候曾经走�没有路的路,那儿是个大草原,是条捷径。
      在那高高的山间的草原上,那儿是另一片天地。
      在那里,六月里的天空也落雪,雪山上融化的水浅浅地流�短短的、不枯不绿的草,流动得缓和而透明。
      野兔子隐藏在大的石头后面,听到动静跑出来也不怕人,就好像那儿从来没有人来�,来上几个便成了兔子的风景。
      罗布和他的毛驴与次仁和拉姆走进去草原的时候,天已经傍黑了。
      次仁望着一眼看不到头的草地。抬头看了看阴云密布的天空说:“刚才太阳还很亮,走进这片地方太阳怎么就没有了?太阳没有了,天也变了,真是奇怪啊!”
      “在没有月亮和星星的夜里,草地上流动的水也失去了光。”罗布说,“要是走进沼泽地,我想我们的天空再也不会亮起来了。”
      “该怎么办泥?”拉姆焦急地说,“刚才我还想唱歌呢,现在我心里所有的声音都被这个鬼地方给吸走了,这儿真静呢,一丝风的声音也听不见。”
      又走了一段时间,罗布停下来说:“找一个地方住下来吧,看,天上开始落雪了。”
      前面看不到路了,次仁和拉姆只好同意。
      毛驴身上的东西被卸下来,帐篷在一片干爽的地上支起来了。六头驴子拴在帐篷的四个角,三个人钻进帐篷里。
      次仁与拉姆睡在一起,罗布单独睡在一边。
      安静的帐篷里只有喘息的声音,倾耳去听外面,雪下得更紧了。
      �了一会儿,罗布说:“我可怜的驴啊,你们受苦了,我也该给你们准备一个帐篷才对啊。”
      罗布走到帐篷外面去,他看不太清楚他的驴,外面灰黑一片。
      “趴下来吧,伙计们,虽然天上落着雪,可是地面是热和的。”罗布用手摸着驴的脑袋说,“天亮了雪也就停了,我们走出草原就可以看到美丽的县城。”
      有一头驴叫了一声,帐篷里的次仁吓了一跳,以为自己的心事被发现了。
      等罗布走进帐篷的时候。次仁说:“外面很黑吗?”
      “是啊,虽然雪是白的,可是雪落到草里就不见白了,外面很黑呀!”
      “早点睡吧。”次仁说,“走了一天的路了。”
      罗布躺下来,心里想着的是自己的驴,他想自己心里的那一头,那一头驴是拉姆。拉姆,拉姆躺在次仁的身边啊……
      后来生命里的风景一齐压�来,让罗布的眼皮变得沉重起来,他睡着了。
      拉姆的心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驴的叫声一直萦绕在她的心里。
      下半夜次仁用手动了动拉姆,拉姆的心像是被一双手握紧了,不�她没有动。
      次仁以为拉姆也睡着了,他从自己的腰间摸出弯刀。刀子出鞘时发出轻轻的哗啦声,拉姆听到那声音,心都快跳出来了。
      在次仁摸罗布脖子的位置时,拉姆在他的身后拉了他一下。
      次仁吓了一跳,刀子抹在罗布的脸上。
      罗布醒了。
      次仁准备再用刀去割罗布的脖子时,拉姆死死地抱住了他。
      那时候拉姆觉得自己的心都跳出来了,她说:“罗布,罗布,快跑啊!”
      黑暗中的叫声惊动了罗布的六头驴,它们从地上跃起来,带倒了帐篷。
      次仁从帐篷里爬出来时,看到黑暗中的毛驴扬着脖子叫,心里慌乱成一团。
      拉姆和罗布从帐篷里爬出来时,听见次仁的呼救声,原来慌乱中他陷进了沼泽中。
      天亮了以后,乌云散去了。
      地上有一层薄薄的雪。阳光射到草原上,十分美丽。
      罗布和拉姆眯着眼睛看了看太阳。瞬间觉得从来就没有次仁那个人,而�去就像一场梦一样。
      大风
      天地间尚没起风的时候,高兴金想到了风。想到了风,一颗苍老的心竟激动起来。她用鼻子吸气,把缺少牙齿的嘴巴撅成一个小喇叭。然后用力吹气。于是嘴巴发出呼呼的声音。发出异常的声音,她感到快乐,心一下子变成了小姑娘的心似的,从生命里泛着嫩气和懵懂的意味,让她忽略了一切不美好的事儿,觉着一切都甜美。
      心的欢悦感到些疲惫时,高兴金又安静下来,安静下来,她发觉自己有些不正常了。不正常也是正常,对于一个八十一岁的老人来说,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正常的呢?
      高兴金的妹妹高兴银,不久前上吊死了。
      高兴银在她七十七岁的一个夏日黑夜里醒来,当她意识到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内心寂寞极了。她梦到了自己的老伴儿,老伴儿早就死去了。她梦到他让她跟他走。他对她说,兴银哪,你看天这么热的,热得你喘不�气来,你跟我走吧,阴间里凉快。她说,好啊,我跟你走。但是她还活着,走不成。她一急呢,就醒来了……她摸到自己的腰带,把腰带系到平日里挂柳条篮子的,�进墙里的耙钉上,成一个圆圈,然后把脖子放了进去。她对自己狠了一次,终于可以摆脱喘不�气来的痛苦了。只是,可惜了那被她摘掉的柳条篮里盛着的吃食,它们散落在床铺上,再也找不到她的嘴巴。
      高兴金之所以想到风,并且利用自己的嘴巴制造风声,也许是因为她模糊地想到了妹妹高兴银,想到她死于腰带构成的一个圆圈。
      她的三儿子叫她到自己家里去吃饭,看到她的不正常。
      三儿子问,娘,你干啥哩?你撅着个嘴吹啥哩’
      她不说话,她只是看了儿子一眼,继续撅着个嘴吹。
      他的三儿子喊来大哥。
      大哥说,娘,你这是怎么啦?谁惹你生气了吗?
      她仍然不说话,仍然继续用嘴巴制造风声。
      下午时,大儿子对老三说,给老二挂个电话吧。咱娘可能魔道了。
      二儿子在县公安局里上班,接到电话就骑着摩托车来了。
      二儿子来的时候高兴金已经不再制造风声了。她累了,躺在床上,非常安静。
      高兴金的三个儿子在屋子里看着自己的娘,两个儿媳妇,还有几个孙子孙女在院子里,初秋的太阳照在泥土色的院子里。院子一派柔和的橘黄色。
      那院子以及院子里的房子,是高兴金和老伴儿修建的,已经有三四十年了。他们的三个儿子先后长大,成家立业,从那个院子里走出去,拥有有了自己的院子和房子。
      老伴儿去世以后,三个儿子曾商量把他们的娘接到自己家里去,但是高兴金说,我住惯了老屋子,谁家也不去。于是她就住在自己的老屋里。
      老屋子的窗像洗脸盆那么大,而且还用草纸糊上了,即使在很亮的白天,房子里仍然显得很暗。如果关上门,那就更暗了。
      那间小房子里挂着七八个小篮子,有竹子的,有柳条儿的,有玉米皮编的,有纸糊成的,那七八个篮子里各自盛着七零八碎的东西,有些也放糖果、炒豆、花生什么的。高兴金的孙子和孙女们最喜欢那些神秘的篮子,他们总能从那些篮子里获得一些好吃好玩的东西。那些东西专门是为小孩子们准备的。
      看到孙子孙女们调皮玩耍,把些吃食儿放进嘴巴里咬嚼,高兴金的心便欢悦,脸上便浮现出慈爱的微笑。
      事实上,高兴金是在有意无意地通�那些小篮子制造生活的神秘乐趣哩。她是一个好女人。一个极好极好的老人。她会做各种好吃的饭食,树上的槐花、榆钱、香椿芽儿,地里的灰 灰菜、苦苦菜、马齿苋,河里的鱼和虾,到了她手中,落到锅灶里,都变成馋人的饭菜,常常让孩子们直流口水。虽然孙子孙女们都有自己的母亲,可他们都还是常常地跑到奶奶的家里来,吃她做的饭食。
      高兴金做了一辈子的饭,在一九五八年,在一辈子最为困难的日子里,她凭着对生活的爱意与神奇的想象,把许多普普通通的东西变成了美味佳肴,把许多看起来根本不能吃的东西,就像树皮、草根、昆虫等等,都变成了能吃的食物。
      高兴金对自己做饭的技能十分自信,这种自信来自于她对生命与大地的热爱与感悟。她像一个魔术师,向天空中一伸手就可以获得鸽子,把鸽子放进怀里,再拿出来就可以变成一束鲜花;向大地上一伸手呢,她就可以获得野兔,把野兔儿在围裙里藏一藏,拿出来就可以变成一只肥胖的小羊。
      高兴金的老伴去世以后,她的天空便灰淡了许多。
      他们的结合,在另一个世纪,虽然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可他们相依相伴,生儿育女,油盐酱醋的生活也像天和地一样永恒呢。那永恒,在他们生命里并不虚无,反而还有一些重量,就像撅着嘴巴吹气,不也正是因为感觉到生命里的那种重量么?
      可是老伴儿却先她走了。他走了以后,虽说还有孩子们,可高兴金感觉到自己不完整了。她不再是她,她感到自己缺少了什么。另外,她的手脚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灵便了。
      曾经,她的手是多么的灵巧啊,每到�年时侯,每到村子里有红白喜事时候,她便用她那双灵巧的手剪出图案复杂的剪纸,慕煞了许多人呢。
      她的小脚是裹�的,长也不�三寸,可是她那小脚带动着她单薄的身子骨儿,咯噔咯噔地走�许多路呢。她没有出�远门,可一辈子走下来的路,也不知有多长。尤其是在年轻的时候,不管在家里,还是在地里,她的那双小脚敢跟男人的大脚比赛谁有用哩。
      高兴金老了,真是老了。
      她的老伴儿去逝了,她的老妹妹也去世了。
      高兴金清楚他们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清楚他们像祖祖辈辈的老人一样被埋进泥土了里,可她又会觉得他们会像种子一样穿透泥土,像庄稼一样成长。在阳光和雨露里生长了翅膀,飞翔在她看不见的地方。
      她清楚自己也将会像他们一样。每当她这样想的时候,她就有点儿不舍得离开。她假想的消失,变成另一种活法,但另一种活法总让她心底没根儿。
      �年�节时候。高兴金总是要给老天爷,给死去的人烧香烧宝。她暗暗祈祷来生来世。祝愿一家人幸福美满。
      高兴金给她的孙子描绘�她天堂里的庭院。那是一个有着三重朱漆大门的深宅大院,大院里花影重重,鸟鸣啁啾,四季如春。她呢,在自家的院子里,想走就在那花红柳绿里,在莺歌燕舞中走动走动,想坐就安逸地闭着眼睛坐在太师椅上,听听戏,大声咳嗽咳嗽,自由自在。
      她相信自己会拥有那三莺门的大院,因为她一辈子行善,一辈子吃苦,一辈子没做�啥亏心事。一辈子平平和和。她不会落到地狱里,去受刀山火海的罪。
      他的孙子当时也相信,但是后来他长大了到了城市里,渐渐的就忘记了奶奶的理想,陷入了城市的生活包围,每日生活在激烈的生存竞争中,时不时地抱怨这,抱怨那。
      高兴金的三个儿子走出了屋子。
      他们不约而同地都看了着天上的太阳,太阳正亮。他们从天上看不出什么,更看不出自己的娘为什么一反常态,变成了一个不正常的人。但是他们的心里都有些感受到了生命的神奇与力量。不免心里有些毛毛糙糙的。但是,他们正值壮年,还有许多人生的任务没有完成。强大的生活逼迫着他们,让他们没有心思,也来不及细细思考生命的问题。
      老二摸出一支烟来,递给了老大一支,然后又丢给了老三一支,自己也抽出一支点燃。三个人在院子里抽烟。
      老大说,我看,咱娘怕是不中用了。
      老三说,送县医院里,让医生瞧瞧吧。
      老二说,看上去也不像是有病,再等等,看着。
      老大的媳妇在一旁说,是不是中邪了?
      老三的媳妇看了她一眼说,迷信,昨天还好好的,能吃能喝,咋会中邪?
      高兴金在屋里头,听到儿子儿媳们的话,竟然又有些莫名其妙的快活,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已经变了,变成了另一个人,变得有点儿像个小姑娘。又有点儿像个老妖精。她感到自己处在正邪之间,她文需要发出声音。她发出声:啊鸣!像猫叫。
      在院子里的孩子们吃了一惊,急忙回到屋里。
      回到屋里时,高兴金又不作声了。
      她闭上眼。像是装死。
      兰儿媳妇用手背放到她布满皱纹的额头上,感到有温度,然后又放到鼻翼上,感觉到气息。联想到婆婆刚才的一声怪叫,她有些想笑,便笑了。
      老大的媳妇挖了她一眼,怕惊了神灵,让她不要笑。
      她却说,哎哟,咱这个娘啊,老了老了又像个小孩子似的跟咱们装佯……二哥,你在城里,你的话娘最喜听,你问问她哪儿不如意了才作怪?
      老二没理会老三的媳妇。
      老二在娘的床头上坐了下来,看着娘,有点发呆。
      他或许在瞬间想起了�去,�去像自驹�隙一样在他的脑海中一闪。他母亲的形象产生却又倏然地消失,就像一幅抽象的画。
      老三用手摸了摸母亲的额头,说,烫。
      老三看了老二一眼,老二也用手摸摸,说,是不是发烧,给烧魔症了?
      高兴金的心里跟明镜似的。她知道自己没发烧。她的头脑里刚刚刮�一场大风。那大风嗖嗖的,夹杂着数十年的日月生活内容,夹杂着生命燃烧�后灰烬般的往事,摩擦生热,能不烫么?
      老三的女儿胖胖叫来了村医娃娃。
      娃娃摸摸高兴金的额头,然后把温度计放在她的胳肢窝里,又用听诊器听了听她的心跳。
      听了一会儿,娃娃说,正常啊。
      抽出温度计看,也正常。
      娃娃说,一切正常,不像是有病。
      既然医生说没有病,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高兴金制造风声的第二天便又正常了。说是正常,与往日却又有一些不一样。往日里高兴金没事儿的时候,总爱与孩子们在一起说话。有时候也会跑到儿媳妇家里,帮着做点家务。再不就与村子里的老头老妈妈在一起聊聊天地。但是那次事件以后,她安静了许多,有时候呆在暗淡屋子里,呆很久。有时候跑到太阳地里去,也是果上很久。倘是有人跟她说话,她的脸上表情不再像以前那样丰富多彩。敏感的人在瞬间会感到受她的脸皮底下藏着冰。
      树叶在深秋时分纷纷落下,树一棵棵变得爽朗了,枝条刺向苍穹。大地上到处是落叶。地里的庄稼被放倒了,地被机器被牛马拉着的犁翻开了,湿润的泥土散发出清淡的香味儿。那种香味儿被耙平,被整理,像微波荡漾的水面一样笼罩着地面,期待着种子。把种子播进地里,麦苗儿不久就穿出来了。
      冬天呢,快到了。北风呢,也快吹起来了。
      生命力正盛的人们,大人和小孩子们,都不太把冬天放在心上,他们继续着他们的活动。小孩子们去上学,或者玩耍。大人们去做生意,或者闲着。老人们却显得脆弱和无助,他们担心自己熬不�冬天。在冬天里有多少小虫小花小草要死去呢,这难道不暗示着天地生命的 律定和无常么?
      大儿和三儿把老=从县城里叫来,商量他们的娘怎么�冬。
      老大说,不能让娘再一个人住了,晚上有个什么事叫人,没有人应。
      老三说,是,咱们得想个办法。
      老二说,你们说怎么办,咱就怎么办吧。
      他们商量的结果是,老二在县城里,两口子都有工作,照顾老人不方便,老人可能也不习惯离开家,这样就由老大和老三轮流照顾老人。
      第一个月是在老大家�的。
      第二个月就是冬天了。
      每年冬天结冰前都要刮一场大风,那场大风吹着呼哨,呼哨里夹杂着灰色的带着白刃的镰刀,随时随地就要砍断一些东西的样子。
      在冬天到来之前。高兴金无数次想到风,想到大风中飞扬的一些事物。她想得很累,这种累似乎在积蓄一种力量。
      她在床上躺了有半个多月,不见少吃少喝,却不见她起床解手。
      在一个刮风的下午,她突然想起床了。
      三儿媳妇说,娘,别起啦,起来干啥哩,你看天那么冷,还刮着风哩,你听,嗖嗖的。
      高兴金说,我觉着我的腿不中用了,得下床走走,活动活动。
      三儿媳妇说,让你不要下床,你偏要下,感冒了怎么办?
      高兴金不说话,她从床上坐起身来,摸衣裳。
      三儿媳妇见她决意要起,便帮她穿上衣服。
      高兴金的衣服是黑色宽大的粗布棉衣,裹上细细的小腿,看上去像个纸扎的人。
      起了床,她要走出屋子。
      三儿媳妇说,在屋里走走吧,你看,你说你的腿不中用了,这不好好的吗?可不能到外面去,到外面被风吹走了。你看你,瘦得一口气就能被大风吹走哩。
      高兴金没有听儿媳妇的话,她拄着拐棍,把头探到了屋外。她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帽子未能盖严白色的头发。她的脸感觉到风,冷风激发了她心里的想象,她的生命里像上充满了气似的,让她产生一种想要飞的冲动。
      她尖尖的小脚迈出门槛,三儿媳妇那么胖,那么有力的一个人,竟然拉不动她。
      她说,风、风、大风啊,大风……
      她说起话来,有点儿像唱戏。她很投入地说,很兴奋地说,完全忘记了三儿媳妇的存在。
      三儿媳妇说,你想干啥去?娘啊,我看你是老糊涂了……
      高兴金一边挣扎着向前走,一边说,风啊,风,大风,哟嘿……
      娘,我的老祖奶奶,你想干啥去?你看看我都拉不住你哩!
      高兴金的脸上浮现出坚强的笑容。皱纹一个个都变得饱满了。她似乎在笑三儿媳妇傻哩,她心下想,你拉不住我,你怎么能拉得住我哩,我到了岁数了啊!
      她的手,她的胳膊,她的腰,她的腿,她的尖尖的小脚,她的全身都充满了力量。她在三儿媳妇的搀扶下。顶着风继续向前走。
      出了院门,走在村街上,村子里看到她,都觉得惊异。
      高兴金就那么坚持向前走着,就好像前面有什么在等着她一样。
      三儿媳妇本是一个有些愚笨的人。在那时也感受到婆婆生命中的那份生命的力量。她又急又气,后来那种急和气变成了眼泪哗地从眼里滚落下来。
      后来她们走到了田地里。村庄里有不少人从风里得到消息。纷纷赶�来,希望能出一把力,把她带回家里。
      倒是三儿媳妇对众人说,她劲大,由着她吧!
      风很大,风似乎越来越大,高兴金终于被大风卷走了,只留下身体。
      孙子从城市里赶回来时,看着躺在床上的奶奶,想用眼泪来证明自己对奶奶的爱,但是他流不出眼泪。他俯下身想要抱抱奶奶,他的想法十分自然。但是却被阻止了。得知奶奶死在大风里,他说,前两天我梦到了大风,大啊好大啊。他说出自己的梦时,眼泪哗地一下就流出来了。
      徐东:山东郓城人,中国作协会员,作品散见《大家》、《青年文学》、《山花》、《作家》、《文学界》、《小说选刊》等期刊。出版有小说集有《欧珠的远方》,长篇小说《变虎记》。曾获新浪最佳短篇小说奖、首届全国鲲鹏文学奖、第五届深圳青年文学奖。现居深圳。

    •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会财经
    • 文化
    • 职场
    • 教育
    • 电脑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