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纸下载
  • 专业文献
  • 行业资料
  • 教育专区
  • 应用文书
  • 生活休闲
  • 杂文文章
  • 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达达文库
  • 文档下载
  • 音乐视听
  • 创业致富
  • 体裁范文
  • 当前位置: 达达文档网 > 杂文文章 > 正文

    红杏出墙的妻子啊,让我再牵你的手:《红杏出墙》漫画

    时间:2018-12-29 04:50:33 来源:达达文档网 本文已影响 达达文档网手机站

      2007年国庆节,峨眉山云遮雾绕,我和许帆又登上了金顶。望着莽莽苍苍的山峦,我的泪水沉沉地滴落在这秋天的山脉。8年前的秋天,我和许帆蜜月旅行时登上金顶,8年后,我和许帆曾经沧海,又来到这座仙山寻找失落的爱。
      
      这个残酷的事实令我如遭雷击
      
      1999年的秋天,许帆做了我的新娘,我看见幸福的红晕涨满了她的脸庞。穿过秋天的大雾,我牵起了她的手去峨眉山。
      我同许帆相恋了整整7年,许帆是大学里公认的才女,她的画作屡屡在重庆的画展中展出。许帆毕业以后,到了一所中学教美术,我则分到一家机关单位做了办事员。
      2000年2月,我被单位派到驻成都办事处工作。我拉住许帆的手,笑着对她说:“小帆,你可不要在家同别的男人来往呀!”许帆温顺地靠进我怀里,娇嗔地说:“杨康,我心里只有你。”
      我在成都思念着许帆,每一天都想她,往她学校打电话,令那位传达室里脾气很好的老人也开始有了怨言。许帆说:“别打电话了,我来成都看你。”
      许帆来了,晚上,我搂着她,对她说:“小帆,我天天想你,我想回家。我现在知道了,爱一个人,其实是希望天天晚上抱着她一同进入梦乡。”我看见许帆的眼角涌出了晶莹的泪。
      第二天,许帆告诉我,她正拜美术学院的王教授为师,许帆的画家梦那时做得最强烈。许帆说:“杨康,我要办自己的画展,王教授在重庆画坛很有影响,他对我说过,他要努力促成这件事的完成。”
      许帆回重庆去了,我像丢了魂似的。
      7月,我回到重庆,搂着她入睡时,许帆在耳边轻声告诉我:“杨康,我怀上你的孩子了。”幸福的暖流从窗外一下漫进来,我把脸贴在她的腹部,倾听着那个幼小生命萌芽的声音。
      9月,许帆的画展在美术馆开展了,得知消息,我匆忙赶回重庆向许帆祝贺。那天,美术馆里人声鼎沸,还来了很多新闻记者,镁光灯下,许帆骄傲地微笑。我看见了王教授,立即赶过去向他表示谢意。王教授也看见了我,他用手扶扶镜框,神态似乎有些尴尬,他有些结巴地说:“好,好了,不过,这全靠小许的努力,她很有才华。”一说完,他便匆匆告辞。
      2001年3月14日,我同许帆迎来了女儿杨苏。
      女儿一天一天在长大,我在成都每天都想她,想陪着许帆照料孩子。9月,我被单位调回重庆,同许帆能亲亲热热在一起度过每一天了。
      有一天,我抱着女儿上街去玩,一位邻居端详着女儿突然对我说:“杨康,这孩子怎么一点儿不像你呀,你看,她的五官就像她妈。”我当时没介意这句话,附和一句后便抱着女儿走开了。
      后来,一些亲戚朋友也对我说过类似的话,听多了,我便感到心烦。回到家,我坐在沙发上闷闷不乐,许帆正摊开画纸作画,我对她说起了街上的事。她突然瞪大了眼睛,问:“什么,他们在说什么?” 许帆的脸由白转红。我大声说:“他们说杨苏一点儿不像我!”许帆慌忙走过来,她坐在沙发上,梦呓一般自言自语:“不可能吧,不可能吧,杨苏是我们的亲生女儿啊,她怎么不像你呢?”
      我原以为许帆会很生气地打断我的胡思乱想,没想到她竟是这种捉摸不透的神情,我一下愤怒了,猛地拍响了桌子问她:“你在说什么?!”许帆一征,她哭了:“杨康,你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来伤害我……”
      我抱着许帆,心里懊悔不已,怎么会有如此卑劣的念头出现啊,我咒骂着自己。那天晚上,许帆对我分外缠绵。
      女儿4岁了,那一天,我同许帆抱着她去公园照相,路途中竟碰见了王教授。我老远便同他打招呼,王教授却很慌张,他终于没有别的地方绕开,便停下来同我们说话。我看见许帆的脸刷地一下红了,王教授同我说话时也用手捂住嘴像是在遮掩着什么。我定眼一看,王教授的额头上竟浸出汗珠。
      “走,回家,不照相了!”我“呼”地一下把女儿送到许帆怀里,我的怒火终于被这一幕点燃了!
      回到家,我愤怒地撕碎了挂在墙壁四周的画,每一幅画都充满了罪恶和肮脏的交易。我对在一旁全身颤抖的许帆怒吼着说:“你今天都说出来吧,这一切我早就知道了,不用再隐瞒我了!”
      那一天,我终于听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许帆同王教授有过一次肌肤之亲。这一切,都是因为许帆对他的敬慕,还有开画展的诱惑。许帆哭着说,她不相信,女儿不是我们的亲骨肉,她不知暗中祈祷了多少次,然而,这一天却终于来临了。
      我如遭雷击,身体和思想一瞬间僵硬如木雕。
      望着杨苏,看着她的模样,我的眼前一下浮现出那个万分憎恶的伪君子形象。特别是她的嘴唇和鼻梁,仿佛同他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许帆,你为什么要这样,许帆,你……”我在睡梦里还没有停止内心的苦苦挣扎。醒来了,心是连根拔起的裂痛。一想起妻子曾经依偎在那个男人怀里,我的痛苦像烈火一样在胸中燃烧。
      愤怒的波涛撞击着我,我咬咬牙说:“我要去把他杀了!”许帆一下跪在了我的面前:“杨康,如果你能解恨,杀了我和孩子吧!”
      在灵魂的炼狱中,我同许帆离婚了。
      
      只有爱,才长久地让我心痛
      
      离婚以后,我的心却一直疼痛不止。许帆无法从我生命里走开,正是因为我对她刻骨铭心的爱,我才不能原谅她的那一次,更令我不能接受的是我没有勇气和胸怀来接纳一个不是自己亲骨肉的孩子。
      我对爱情伤透了心,我不相信自己这一生还会去掏心爱一个女人,许帆已经把我的心掏完了。我恨许帆,爱与恨是相等的。
      2005年9月,我从单位辞职了,我投靠到一个从事房地产开发的朋友麾下。
      我想靠不停地奔波和劳累来忘却伤痛,忘却许帆。然而,那些雨夜孤灯的日子,许帆却在沙沙的雨声中闯进我的梦境。“许帆!许帆!”我在梦里伸出手去抓她,我看见许帆在流泪,我总抓不住她。醒来,我急切地打开影集,翻着她的照片,同她在一起的一幕一幕又在眼前流动。
      我的胸腔内又燃烧起一团火,愤怒中我撕碎了许帆的照片。我恨这个把我带入痛苦深渊的女人,许帆,我一生也不能原谅你!
      春去秋又来,由于我的业绩,我被提升为公司的销售部负责人。在这个著名的雾都,我一个人站在嘉陵江大桥上,望着红尘滚滚中来来往往的人群,心里的雾令我窒息。
      忍不住对许帆的牵挂,我悄悄来到她任教的学校。我轻轻敲她的门,门开了,是许帆,她惊呆了!我望见了她脸上的泪痕。“你怎么来了?杨康,你还好吧?”许帆低着头轻声问我。“爸爸!”4岁的孩子向我扑了过来,她现在已改名为许苏。我一下躲开了,孩子又张开手向我跑来。
      “你,滚开!”我的火又一下燃起了,一下想起了那个令我厌恶的面孔。
      “杨康,孩子是无辜的,你不能这样对她。虽然,她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可这一年多来,她天天都在找爸爸。”许帆哭着说。
      “是啊,她不能没有爸爸,你应该把她送到他爸爸那里去。”我气愤地说。
      “杨康,如果你又来伤害我,你还是走吧。”许帆抱着孩子仰头望着我,她的泪水不停地滑落到脸庞。
      我坐下来,却找不到合适的话题。我想表达对她的爱,对她的思念,我每一天都在想她,也在恨她。然而,万语千言堵在心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许帆,我走了。”我扭转过头,望着她,她也望着我。许帆抱着孩子站起了身。“爸爸,你不要走!”孩子哭叫着说。
      孩子的声音像刀绞着我的心。一年多来,我每一天也在思念孩子啊。我不知怀着多少侥幸的心理,希望自己的判断是最大的一个错误,希望她就是我和许帆共同生命的延续。
      事业上的成功并没有冲销我对许帆的思念。每一次清醒的时候,我就会问自己:我真的能原谅她吗?
      
      爸爸,跟妈妈一起回家吧
      
      2006年12月,我已被公司提升为副总经理。12月16日,我到成都出差,24日,在返程的路上,由于车速太快,我驾驶的车一下掉进了山坡下。
      我的左腿被摔断了,且全身受伤,住进了医院。亲人们都赶来了。
      我睁开眼睛,望着那些熟悉又陌生的面容,心里却强烈地想见一个人。许帆,你在哪里?你知道我受伤了吗?在快速飞奔的车上,我的眼前总叠现着你的影子,后来……
      许帆来了,她急得六神无主,只是抓住我的手,孩子一般地问我:“杨康,疼吗?”“许帆,你怎么知道消息的?”我问她。“是你朋友告诉我的。”她说。等亲友们离开后,也才轻声告诉我:“你出事那天晚上,我被一个恶梦吓醒了,是关于你的,我的心便一直狂跳着。”
      许帆,原来我们依然心有灵犀。
      许帆在医院照料着我,望着窗外洒进来的阳光,我忍不住问:“许帆,你现在有家吗?”
      许帆歪过头,惊异地望着我。沉默了一阵,她说:“杨康,这辈子我不可能再去找一个家了,我安心带大孩子,业余时间我还是画画。”
      “你呢,杨康?”许帆问我。
      我告诉她:“我这一生只爱一个人,那个人却用一生让我心痛。”
      许帆低下了头,我听见了她的哭泣声。
      我同许帆的话越来越少了,有时候是难堪的沉默。偶尔的交谈中,我在话中也免不了故意伤害她。
      一个月以后,我出院了,却仍是在家中养伤休息。许帆走了,我想拉住她对她说:“许帆,你不要走!”但我没有勇气。
      2007年的春节到了,万家团圆中,我一个人蜷缩在房子里,从白天到夜晚,我守着电视机看得昏天黑地。我突然想去见一见许帆,敲门,许帆却不在。一位住在隔壁的老师告诉我,许帆的女儿因病住院了。
      我匆匆赶往医院,一下见到脸色苍白的许帆,苍白的床单上躺着瘦小的孩子。“爸爸,爸爸!”孩子挣扎着起身朝我叫喊起来。
      许帆见了我,泪水流个不停。“告诉我呀,许帆,孩子到底患的是什么病?”我急着问。
      “爸爸,你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来看我了,爸爸,你不要走好不好?”孩子拉住了我的手。
      “好,爸爸这次不走了,留下来陪你。”我用力抓住她的手。许帆叫我出门,她说:“杨康,你不要再给孩子脸色了,你答应我!”“你说呀,孩子到底怎么啦?”我问。
      “这孩子命怎么这样苦……” 许帆“呜呜”地哭了。孩子患的是白血病,这个消息地震一般令我震惊。虽然她不是我的亲骨肉,可为她我也倾注了心血,她还是一个美丽幼小的生命啊。一瞬间,我为自己过去对她的冷漠和残忍而懊悔。
      “许帆,我是孩子的父亲,你放心,我会留下来好好陪她。”我流着泪对许帆说。
      “杨康,谢谢你!”许帆说:“杨康,孩子患这种病,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光里,我们要让她走得快乐一些。”许帆的声音哽咽了。
      6月的一天,我去医院看望孩子,在医院大门口,我看到许帆,她哭着说:“杨康,由于化疗,孩子的头发全掉了,她正蒙着被子哭着,我劝她,她也不听。”
      我加快脚步往病房赶去,孩子正蒙住被子里哭。“苏苏,爸爸来了。”我唤着她。“爸爸,你看我的头发”她掀开了被子,露出光秃秃的头。我看见这个被病痛折磨得瘦弱不堪的孩子,心一下碎了。
      我去商场为她买回一个假发套,给她戴在头上。她高兴地在一面小圆镜前不停地照着,我的泪一下汹涌而出 ……
      “爸爸,你回家吧,不要离开妈妈,爸爸你答应我!”孩子把手放进我的掌中。“好,爸爸答应你,爸爸不会离开你和妈妈!”我向她郑重表态。
      6月29日,他站在了孩子的面前。是我去他的学校找的他,面对我愤怒的逼视,他终于来了。
      “爸爸,他是谁呀?”孩子问我。这个画家父亲也许是灵魂在颤抖,他只是紧紧地抓住小女孩儿的手哆嗦着,我看见有一颗硕大的泪珠从他深陷的眼眶里滚落出来。
      7月9日晚,孩子在最后一缕月光中安静地离开了她深爱的世界。“爸爸,妈妈,你们一起回家吧!”这是孩子留给我和许帆的最后一句话。
      许帆的泪水已经流干,孩子走以后,她变得有些神情恍惚。每天,她便坐在窗前画孩子的肖像,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同孩子一起的时光里。
      “许帆,不要再这样折磨自己了。”我劝慰虚弱的许帆。
      “你不懂,你根本不懂一个母亲的心!孩子是我的生命,她走了,活着的只是我的肉体。”许帆朝我哭喊了起来。
      “许帆,我懂你的心。”我走过去,把单薄的她紧紧抱在怀里。许帆在我的怀里,树叶一般颤抖着。
      “杨康,孩子走之前说的话,你还记得吗?”许帆问我。
      “走吧,许帆,我同你一起回家!”我牵起了她的手。
      许帆把手伸给了我,命运纵横交错的河流山脉又在掌中一下交融。
      天边,晚霞如火燃烧,我的心被深深灼痛了,却又忍不住幸福,想流泪……
      责编/高丽娟QQ:123259691

    相关热词搜索: 红杏出墙 我再 你的手 妻子

    •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会财经
    • 文化
    • 职场
    • 教育
    • 电脑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