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纸下载
  • 专业文献
  • 行业资料
  • 教育专区
  • 应用文书
  • 生活休闲
  • 杂文文章
  • 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达达文库
  • 文档下载
  • 音乐视听
  • 创业致富
  • 体裁范文
  • 当前位置: 达达文档网 > 专业文献 > 正文

    同学聚会竟聚出了颜色:同学聚会聚出感情

    时间:2019-01-05 04:40:06 来源:达达文档网 本文已影响 达达文档网手机站

      警惕你身边的“另类”活动,拒绝狂欢中的罪恶。   2003年8月一起震动社会的奇特事件在沈阳发生。   一个有组织有策划的“地下换妻俱乐部”上演了一幕幕违背道德释放色情、疯狂性欲的丑剧,这个最初以同学聚会为名,又以交换妻子为嫖娼手段,在性交换上互成派对,或用口头达成“协议”或用短期合同签约换妻的非法“换妻俱乐部”一时间参与者蜂拥而至,乐此不疲。“换妻俱乐部”的发起人为何要做如此“性交易”?参加者为何又能置违法与道德而不顾?当警方摧毁了这一“黑色”性俱乐部后,我们终于知道了这一闹剧的真相。
      “换妻俱乐部”最初拉开的序幕是一场疯狂的同学大聚会,2003年6月“非典”被解除后,沈阳某高中毕业班10周年的同学聚会在欢乐中开始了,男男女女从四面八方约聚在沈阳市平湖宾馆。在沈阳市南湖科技开发区某电脑公司任职的同学会发起人刘君,在激动和兴奋的多年未见的数十名男女同学狂乐的氛围中,慷慨陈词,热情洋溢。在酒精的作用下,刘君的言辞像一把烈火,点燃了男女同学高涨的情绪:“今天是毕业10年大庆,大家云集一堂,难得难得,我提议,今夜无眠,今夜狂欢,打乱夫妻布阵,重新洗牌,随意挑选自己的意中人,结为临时夫妻……”话音未落,被一片喝彩声淹没。这时,大家都有几分醉意,随着一阵起哄,乱了阵脚,有人率先蹦出来扯过女生钻进舞池,接着,都互动互选起来。反正是老同学,以酒盖脸,无所顾忌。
      阔别十载,自然聊起旧情,有的爆发出埋在肚里10年的情结,情到深处是无言,跳了一曲又一曲,跳累了就喝,喝完还跳,从来没有过如此快活,有的到休息室去窃窃私语,有的躲到角落亲密接触,热到了难舍难分的时候。他们早就把妻子伴侣抛向一边,一对一对挥手“拜拜”了。
      这惊心动魄的场面引得周围人瞠目结舌,有人竖起大拇指说:“干脆打铁趁热,来个换妻俱乐部,立下游戏规则,以双方互相情愿为前提互惠互益,或口头或纸上立下协议,互不承担对方义务和责任。期满可续可回归原主,由本人决定。如出现意外情况不在此列……”
      于是,有人真的签订了“换妻协议”。
      
      协议
      兹有××与××成为互选意中人,从即日起结为临时夫妻,期限为一个月,这期间,互不承担对方任何义务和责任,消费由双方商议。期满后,各归其主,照常生活,如有意再续另议。
      望共同遵守。
      协议人:××(签字)
      ××(签字)
      2003年××月××日
      其实,真正夫妻互选意中人的极少。有人把交换变为猎奇变成占有。因为谁的胸前也没佩带谁是夫妻的标志,这种乱选只有依人的兴趣爱好而定,造成有些人浑水摸鱼,出现连锁反应的连环乱套波及一大串。比如男甲选中了女甲,女乙相中了男丙又男丙看中了戊女……结果是一大群不属于夫妻关系的互选,由此产生出争吵、殴打,乃至一厢情愿、争风吃醋,大打出手或用金钱物质摆平等怪现象。
      32岁的贾先生,沈阳市长青装饰市场业主,自称富有,他转了好几圈,在宾馆门口看中了一个26岁、光彩照人的庄女士。正在交谈间,走过两名膀大腰粗的人。其中一个礼貌地说:“小姐,我们总经理请您过去一趟。”说完递过一张挂满头衔的名片,令庄小姐眼花缭乱。另一人递过一个最新款式的可视手机。庄女士被惊呆了,手机震出悦耳的音乐,传来温柔的声音:“小姐您好。能有幸与您相识吗?……”手机上显示出一个潇洒男人的头像。庄女士正犹豫间,一辆奔驰停在她的身边。
      贾先生跟过来要看个究竟,一名保镖瞥了他一眼,“滚!知趣点,别找麻烦。”
      在平湖宾馆的舞厅里,一位年龄大些的胖女人埋在深深的沙发里,浓妆艳抹在蓝色灯光旋转下,给人―种可怜的感觉。从上午到下午三点,她像个替补球员被冷落在角落,她身边立着个中年男人B,B邀来几位男士赏光与她跳舞,不待引荐就借口离去。她跃跃欲试地扯着B的衣襟,B屈下身把耳朵送到她的嘴边。片刻,B快速向旋转的人群中冲去,领出一个运动员身材的帅哥Q,边走边向Q滔滔不绝地描述且比划着什么,Q走来重重地坐在她身边,抱住气喘吁吁的胖姐,她像个胖娃娃依在Q的怀里津津乐道,Q在无奈中突然两眼射出蓝光,找出笔和本写了半天……
      后来从B的口中得知,胖女人很富有,早年离异,身边一直没断“男宠”。不久前,她的男宠突然不辞而别,对她打击很大,她急需陪伴,于是,泡在这里寻觅、等待。Q与她签订协议的价码不薄,她除负责他的一切开销之外,月工资4000元。真不知这将会是一份什么协议?
       当然,这种荒唐的协议是自欺欺人,不合法不说,新鲜一阵就不了了之各奔东西了。其分手的原因各异:或发现对方不合乎自己的口味;性生活令人失望或脆弱得像似泡沫。
      分手比退货还容易,谁也不欠谁的。对中止协议者,有的一方不忍离去,痴情不改,依然穷追不舍……
       会计邱选中了一名仪表堂堂的服装男模郭某。俩人写下一周的协议。五天之后,郭某以出差为名不辞而别。五天的临时夫妻给小邱留下挥之不去的强烈印象,正巧她的丈夫也被选中,去向不明。小邱寝不眠,食不进,狂欢的感觉不时浮现……她捧着协议书心潮澎湃,索性找到派出所求助查寻,其法盲“盲”到了令人哭笑不得的地步。
      “换妻俱乐部”本来就荒诞,再加上演绎出诸多怪圈,引起了公安部门的注意。这时,有热心人提出整顿建议,改在平湖公园草坪进行,参与者必须带结婚证明,达到夫妻双双互选。没有围墙,游人穿梭,摩托车横冲,“换妻俱乐部”中的妻子就心甘情愿地任人摆布吗?笔者采访了刘君的妻子,曾热衷于“换妻俱乐部”的于坤。
      于坤和刘君都自诩为时代的前卫者,结婚4年,无孩,现在某企业任职。她在接受采访时未语泪先流,泣不成声,她请求用文字形式――电脑与笔者对话。
      于坤:说来惭愧,作为一名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人,竟盲目地参与“换妻俱乐部”的活动。荒唐已极,真是脸面丢尽,追悔莫及。
      记得当时是刘君的同学聚会,大家尽兴,借着酒劲,信口开河。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调侃。刘君兴奋之极,提出了打乱夫妻,随意互选的点子,与会者近20对夫妻不少人跟着起哄叫好。于是约定每双休日晚为活动的时间,地点就在聚会的宾馆舞厅。
      开始以刘君班的老同学夫妻为主,虽说叫换妻俱乐部,但游戏起来大家只不过取个乐而已,还没有几个动真格的。消息很快传开――“换妻”二字颇具吸引力,于是,外来人占了主流。特别是沈阳市烟厂附近有个“自由恋爱角”,由来已久,每周六活动。他们闻听有个“换妻俱乐部”喜出望外,随意搭配“夫妻”前去凑趣。这些人混杂,心术不正,看中谁就上前搭讪。哪里是选干脆是夺,谩骂、殴斗时有发生。不久公安部门就把闹事者抓走。
      这时,本应激流勇退,深刻反思。可是,一些社会人提出再整顿,同学们见活动已变味,许多人都退出。
      笔者:可否谈谈你自己?
      于坤:我正准备谈。还从那次聚会说起。当刘君倡议互选的口号喊出后,刘君拉着我率先走向同学的餐桌开始认真地选。在掌声的激励下,刘君选中了他的旧相好张雅莉,我自然被张雅莉的老公薛士全选中。薛士全与刘君早相识,彼此常来往,这次好像都在逢场作戏。
      薛士全长得挺帅,现在大连市某集团公司任部门经理。互选后,我们欣然走进舞池。接着,同学们都双双而至。他们有的是互选,有的是间接的,有的自己也说不清,反正是两厢情愿。
      乐队奏起,对对舞翩跹跳得欢快,感觉似化妆舞会,很少往“换妻”的深层次去想。跳了一阵,场外有人叫喊:情到深处是换妻!不要死板板地跳,大胆地向前推进……依然无人反应,却在每个人心中掀起了不小的波圈。有些人紧盯着刘君。“换妻――开始”,“开始――换妻”场外像拉拉队有节奏地喊叫……只见刘君搂着张雅莉走出舞池,到冷饮桌前用冰激凌。我和薛士全好像后面有人推着走,到沙发去休息。不―会儿,舞池的人散了一半。各自找去处:有的在角落里零距离接触,有的直接上楼有的出门上车……我呆呆地想:难道这游戏就如此简单如此地赤裸裸?一种犯罪感向我猛地袭来!天哪,这不会是回到群居的原始社会吧?这里的高级动物与动物何异?“于坤,我们也走吧。”薛士全捅我一下。我默默摇头:“士全,这种游戏太离谱了。友情归友情,不该一时兴奋就冲垮了一切。”“怎么啦,方才刘君大放厥词时你还跟着鼓掌呢。你看看,说不定刘君都……”薛士全把脸贴过来。“士全,我们该理智些,都受过高等教育,难道如此前卫得倒退了吗?”“这叫回归。记得电影《红高粱》男女主人公在地里偷吃禁果。那种回归大自然感觉该有多刺激……”说着,他的脸贴上来,灼热得我起身就走。他死死地揪住我:“莉,都是过来人,何必……”“我要……”“笑话,家中的老公现在不也是……”“不行,这是拿女人开玩笑做交易。”我要走,他一把拦住我;“互惠互利,这是你老公说的。你我同时被玩都是筹码。”
      不知为什么,我在这荒诞的怪圈中竟昏昏然,不知不觉地败下阵来。
      这时,有个叫张丹的同学搂着个女人叫徐晶蹒跚地走来,他扬起葡萄酒瓶:“来――二位,你们还不尽兴啊……”说着一个趔趄趴在桌上,我和士全上前扶起,张丹顺势绕紧我的脖子,对士全说:“来,咱们把它喝了,喝完就玩,玩完咱们再换。”
      我被他酒气熏得作呕,用力挣脱出去。张丹在徐晶的搀扶下,走向服务台,冲服务员喊:“快,来两个包房。”之后扔给薛士全―把钥匙。我紧张得害怕,仿佛就要押进动物实验室。我抢过士全手中的钥匙,跑向服务台去退,说:“对不起,方才他喝多了,包―个客房休息就可以了。”
      我们四人走进客房,张丹喊叫:“是两个卧室!还是于坤会节约。”我拉士全离开,士全毫无表情,拿过钥匙将门反锁,靠在门里嘿嘿地笑:“于坤,咱们该履行游戏规则吧……”这时,我发现张丹与徐晶滚在里间,薛士全猛地抱住我:“还等什么,张丹他们都开演了……”
      “换妻”是一种无耻、堕落的性乱行为。今天,价值观念趋于多元化,性、欲望以及由此衍生的享乐主义,已经深深濡染、浸淫着许多公众的心灵。应当说,近些年来,这种淫亵之气并未得到有效整治。反映出种种道德失范病相,令人忧虑。
      
      [相关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01条规定,“聚众进行淫乱活动的,对首要分子或者多次参加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相关热词搜索: 出了 同学聚会 颜色

    •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会财经
    • 文化
    • 职场
    • 教育
    • 电脑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