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纸下载
  • 专业文献
  • 行业资料
  • 教育专区
  • 应用文书
  • 生活休闲
  • 杂文文章
  • 音乐视听
  • 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创业致富
  • 当前位置: 达达文档网 > 作文大全 > 正文

    中国最美新娘:抱着那个哥哥上花轿 抱着妹妹上花轿歌词

    时间:2018-12-28 04:56:38 来源:达达文档网 本文已影响 达达文档网手机站

      灾难中的坚守,让我做你心灵的依靠      2003年8月7日,是李利丽永生难忘的日子。这天的前两天,她刚刚和男友宋文斌甜蜜地商定了他们的婚期。宋文斌说:“我家里穷,连套像样的家具都买不起,要不咱再把时间推一推?”李利丽说:“看你见外的,我就图你这个人。”讨论的结果是两个人各让一步,就这几天抽个时间先把结婚证领了,2004年年初再办婚礼。
      幸福的小两口不知道,噩梦正在悄然逼近。仅仅两天之后的那个傍晚,宋文斌和哥哥在钓鱼回家的路上,被一辆疾驰而过的轿车撞出了十几米远。哥哥当场就死了,宋文斌则被紧急送进医院抢救。
      当时李利丽正在上班,打电话的人没敢说实话,只告诉她:“你男朋友病了,你去看看吧。”李利丽以为只是急性伤风感冒一类,匆匆赶到医院,劈面看到的,却是男友哥哥蒙着白床单的遗体,她立刻明白事情没有自己想像的那么简单。
      大约三个小时后,李利丽看到了从急救室里被推出来的男友。这个昔日总是生龙活虎的大男孩,此刻正安静地躺在手术推车上,浑身上下从脸到腿,全都缠满了厚厚的绷带。医生很明确地告诉李利丽:“面部毁容是肯定的了,更关键的是,病人的腰椎粉碎性骨折,下半辈子恐怕只能在轮椅上度过。”
      “不,不……”李利丽当场就晕倒了。
      李利丽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人,1997年,她跟着母亲来到了大连瓦房店市打工,在换了几份工作后,1999年,李利丽成了瓦房店市市郊小屯村一家养鸡场的饲养员。正值22岁芳龄的她,走路时喜欢把脑后那条乌黑的长辫子一甩一甩,青春的身影吸引了不少目光,这其中就有宋文斌。
      时年25岁的宋文斌是小屯村土生土长的本地人,父母身体都不好,家里只能靠他和哥哥撑着,偏偏不久前兄弟俩做生意又亏了本,所以他就临时出来打工挣钱,来到了离养鸡场不远的鱼塘替老板看鱼。
      两个同龄人很自然地交往起来,并且撞出了火花。不过,李家嫌宋家太穷,对这门亲事强烈反对。有一次,李利丽试着将宋文斌带回黑龙江老家,没想到家人不由分说就把宋文斌推出门外。当时北方正值天寒地冻,看到男友在屋外冻得瑟瑟发抖,李利丽不顾身上只穿着毛裤,从炕上下来就要和他一起走。哥哥姐姐恼了,一把把她按在炕上就打。心里有气的他们下手很重,打得她直叫唤,宋文斌只有站在窗外流泪。这次之后李利丽再也不敢带宋文斌回去了。好在母女连心,最后她到底默许了他们的事。
      眼看历尽辛苦的爱情就要修成正果,男友却遭遇飞来横祸,她怎么能不痛彻心扉?
      清醒过来后,李利丽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跑进男友的病房,麻醉药效过了的男友此刻也醒了,摸着自己因为缝了几十针而火辣辣的脸,扳着那两条一动也不能动的腿,再看看腰上插着的那排长长的导尿管,他忍不住号啕大哭:“这可怎么办啊?我怎么办啊?”
      “别怕,只是暂时的,过段时间就好了。”李利丽也流泪了,“等你病好我们还要结婚呢。”
      其实李利丽心里也明白,男友再站起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她面临着26年来的人生中最重大的选择:离开还是留下?离开吧怎能放得下这段纯纯的初恋?留下吧又如何面对下半辈子漫长的煎熬?
      由于宋家父母在儿子出事后就病倒了,其他亲友都在忙着宋文斌哥哥的丧事,那几天李利丽怀着矛盾的心情,一个人伺候起了病床上的男友。照料一个无法自理的瘫痪男人,这对一个未婚女孩来说是一种体力上的挑战,更是一种心理的挑战。第一次给宋文斌擦洗身体时,李利丽羞得满脸通红,手指哆嗦得连毛巾也拿不稳。更尴尬的是宋文斌由于大便干结,没法正常排泄,必须用手指一点点抠。李利丽肠胃不好,每次抠的时候都要强忍着恶心。完了宋文斌感到身体最舒畅的时候,她却在卫生间里吐得天翻地覆。
      把宋文斌抱起来对李利丽也是一个难题。尽管那时候他已经很瘦,但仍有120多斤。最初李利丽要把他从床上挪到轮椅上,总要累得满头大汗。有一次一个趔趄没站稳,两个人同时摔到了地上,“垫底”的李利丽,手肘正好磕在了坚硬粗糙的水泥地上。当时就血流不止。
      看到女友为自己弄得如此狼狈,宋文斌心里难过极了。他不止一次地对她说:“你走吧,我不想拖累你。”可有一天,李利丽因为母亲叫她有事,晚来了医院半个小时,进门时竟然发现一直睡在中间铺位上的宋文斌,暂时挪到了靠窗户的那张空床上,护士告诉她:“他一定要让我们帮他这个忙,说这样你来了的话,他可以早一点看到你。”
      听到护士的话,李利丽的眼圈红了。嘴上在赶她走的男友,其实多像一个小孩子啊。而她就是他心理上的母亲,他的精神支柱。如果有一天她走了,他肯定也就彻底垮了。
      这之后,李利丽再也没想过离开的事。
      在她的精心照料下,2004年8月,经过长达一年的治疗,宋文斌的病情基本稳定了。出院前医生夸奖李利丽说:“你创造了一个奇迹,照病人现在的情形看,如果好好护理,还是有站起来走路的希望的。”
      两个人当场喜极而泣。宋文斌对李利丽说:“等我真的能站起来了,我们就结婚。”
      
      不留退路,没过门的媳妇搬进了“婆”家
      
      回家后宋文斌才发现,自从自己和哥哥出事后,父亲便变得精神恍惚,连生活自理都很困难;母亲为了养家糊口,不知道何时已经拖着病弱老迈的身体,到外地打工去了;嫂子则一直不愿意接受哥哥去世的事实,成天沉浸在回忆和臆想中。
      看着这个凄凉残破徒有四壁的家,宋文斌刚刚被爱情焐热的心又凉了,这样的家再加上一个连基本生活都不能自理的他,能有什么将来呢?不要说娶媳妇,全家人连吃饭都是大问题啊。
      让宋文斌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他万分失落时,2004年年底。像往常一样来家里照看他的李利丽,居然背来了个大包袱,打开来,里面是她自己的衣服鞋袜以及牙刷梳子等日常用品。
      “你这是……”宋文斌明白了什么,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是呀。我这样跑来跑去的不方便。干脆搬到你家里来住算了。”李利丽说。说完李利,丽就忙忙碌碌地安置东西去了,宋文斌却难以平静。他明白这样的举动对一个大姑娘来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她再也没有给自己留退路,意味着她从此不仅要照看他,还要照看整个家。可她本来可以远离这一切。毕竟,他们在法律上没有任何关系。
      要不要劝李利丽回去呢?就在宋文斌忐忑难安的时候,李利丽的母亲找上门来了。她愤怒地斥责女儿:“我一下子没盯住你,你居然把自己的家当都搬过来了,你伺候了他整一年也算是仁至义尽,到底还想干什么?”
      “我没想干什么,就打算等他腿好了我们就结婚。”李利丽实言相告。
      “你怎么知道他的腿能好?要是他一直就这样瘫着呢?再说你看看这个家,这哪像个家呀!,"母亲急得口不择言。李利丽也急了:“就是因为他情况不好,我更不能走啊。”
      李利丽的声音不大,落在母亲和宋文斌心里却像惊雷。母亲丢下一句“你这个傻丫头,有你的苦日子”,就哭 着走了。剩下宋文斌和李利丽无言相对,良久。宋文斌张开双臂,把爱人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话容易说,日子却要一天天过。这以后,宋家一家老小的重担,便全都压在了这个未过门的儿媳妇的肩膀上。每天早上6点李利丽就准时起床,给宋文斌穿衣、帮他按摩出事后萎缩得只有胳膊粗细的大腿。等把按摩完的他抱到轮椅上,他去晒太阳、看书或者聊天去了,她劳累的一天却才刚刚开始。她得为全家人煮饭烧菜、上山拾柴、收拾果树、拾掇菜地、洗衣打扫、喂猪喂鸡……除了嫂子偶尔能帮忙做做饭,其他事连搭个手的人都没有。
      家里家外的活再累,李利丽都能承受,她最怕的还是钱的问题。出事后的那笔赔偿金早在住院期间就用得一干二净了。而继续治疗的费用却一直没停过。宋文斌出院后身上一直挂着尿袋,每更换一个袋子得耗去8元钱:每隔10天要在村卫生所输一次液防止伤口感染,每次50元;每个月还得上一次瓦房店市区的医院换导尿管,一次上百元。雪上加霜的是,瓦房店离他们所在的小屯村本来不远,但原来的公交车不知道为什么停运了。私人开的小巴士又拒载坐轮椅的乘客,所以每次他们都不得不打车。这样每往返一趟,就凭空多花掉一百多元。
      为了减轻女友的负担,宋文斌平常连水都不敢喝,这样就可以少换几个尿袋子。有一次李利丽发现,他居然还试图自己更换导尿管,换导尿管对病人来说本来就是很痛苦的事,何况是自己动手,看到他痛得龇牙咧嘴的样子,李利丽心疼得把他狠狠地骂了一顿。
      骂完了,本来就俭省的李利丽对自己也更加“克扣”了。有一次她陪宋文斌去瓦房店医院时。在路边小摊上看到一个两元钱的红色塑料发卡,她把那个发卡拿起又放下,反反复复四五次,摊主不耐烦地说:“这么便宜的东西还磨蹭什么?买不起就别挡了我的生意。”说着又鄙夷地加上一句“乡下人”。李利丽被火烫了似地扔下发卡就跑,眼泪一下子冲出了眼眶。
      坐着轮椅的宋文斌远远地看着这一幕,猜出了个八九不离十,他多想像个真正的男人一样掏出一叠钞票,理直气壮地满足心爱的姑娘;或者哪怕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和摊主理论几句也好。可他却只能摇着轮椅,摸索着一分钱也没有的口袋,艰难地追赶着李利丽的脚步。
      更让宋文斌受刺激的是,自小在哥姐父母的疼爱下长大的李利丽没什么做农活的经验,尽管她勤扒苦做,但田里地里的收成总是不好,特别是她花了大力气养的几头猪,因为喂食太频繁养得太肥,结果反而卖不出去了。面对这个结局,李利丽伤心地自责说:“我真没用。”宋文斌却明白,没用的是他,是他拖累了她。
      
      不般配的爱情,赶不走的赖皮女友要向你求婚
      
      “你走吧,这种日子我一个人过就够了。”2005年的7月,继医院里的那次后,宋文斌再次对李利丽下起了驱逐令。不同的是这次宋文斌是动了真格的,见她不答应,他对她的态度开始粗暴起来。有一次,他到邻居家打扑克一直打到晚上十一点多才回家,李利丽唠叨了几句,他便大吼着说:“有本事你过来打我啊,反正我也打不过你。”李利丽气得果真走上前去,结果还没靠近,宋文斌便伸出手来使劲打了李利丽一下,李利丽懵住了。蹲在地上就大哭起来。见女友真的伤了心,宋文斌顿时急了,因为他的身体不能动,只好趴在炕沿上想够着她。李利丽怕他掉下来,只得站起身来把他抱回去,宋文斌趁势搂住她的腰:“别生气了。”“那你还赶不赶我走啊?”见女友识破了自己的阴谋,宋文斌不由得扑哧一笑,两人和好了。
      但宋文斌还是没有放弃这个念头,此后他多次找亲戚邻居做李利丽的思想工作,连他的父母也几次对李利丽说:“你就是走了,我们也不怪你,不要说你是没过门的儿媳妇,就是过了门,这样的情况说走也就走了。”
      大家都没想到,就在他们努力要把李利丽往“阳关道”上推时,这个傻女孩却在惦记着怎么名正言顺地把她的“独木桥”走下去。2006年年初。李利丽向宋文斌提出:“我们结婚吧。”宋文斌不由得吓了一大跳,李利丽却头头是道地说出了她的理由:第一、结婚后再陪他去医院做检查,就可以作为家属直接签字;第二、她已经28岁,实在到了该出嫁的年龄;第三,她为他累死累活,万一他将来病好了不要她了。她就亏大了……
      宋文斌含泪笑了,但还是拒绝了女友的“求婚”。这一回李利丽好像是真的生气了。居然离开宋家回了黑龙江。李利丽走后宋文斌每天吃不下睡不稳,做什么都没有心思,每分每秒眼前都是女友的身影,他这才发现她已经嵌进他的血脉,一旦分开,他迟早会失去活下去的勇气,只是想到她也许会从此过上好日子,才有了丝丝的安慰。没想到的是,一个星期后,李利丽又出现在了他面前。手里还拿着一本户口簿,原来,她是回老家去拿这个来和他
      “我真的配不上你,你嫁给我这么一个废人,今后能幸福吗?”宋文斌又感动又痛苦。
      李利丽没有多说,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她带着宋文斌来到了村里的一片空场地上。由于正是农历三月,蓝天下到处是五彩缤纷高高飘飞的风筝,李利丽指着其中的一只对宋文斌说:“你看,每只风筝背后都必须有一根线,乍一看你会以为这根线拉扯了它,实际上必须要有它,风筝才能飞起来,飞得高。”说到这里,李利丽停顿了一下:“我就好比风筝,你是那根线,别人夸我能干也好,善良也好。贤惠也好,那都是因为我有你才变成这样。”
      女友的话让宋文斌彻底打动了,他哽咽着说:“我同意与你结婚。”
      两人把大喜的日子订在了2007年6月2目。但就这样和心爱的女孩在一起,宋文斌仍觉得对不住她。想起当初在医院里说的话,他决定给她一个惊喜:就算站不起来,也要争取让自己的腿在婚礼前有所恢复。
      但具体要怎么做?宋文斌的心里却没有底。这时候,一件意外的事发生了。一个名叫谭国忠的老中医找上门来,说是要给宋文斌进行免费治疗。原来,李利丽照顾宋文斌的事传开后,媒体陆续对他们进行了一些报道,李利丽本来还对这样的抛头露面很不好意思,没想到这却给他们带来了好运气。谭国忠就是在看了报道后深受感动,一路打听找到他们的。
      “这种腰椎粉碎性骨折连大医院都治不好,中医能行吗?”小两口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理,接受了治疗。奇迹却真的出现了,仅一次治疗,宋文斌的腿就舒服了很多。可惜的是,由于宋文斌已经通过手术把粉碎的骨头取出来了,不能再用中医接骨的办法治疗,而只能用特制外敷药进行恢复性护理。李利丽也配合治疗,增加了给男友壤摩的时间。以前是一天按摩两次,现在是只要一有空闲,她的两只手就条件反射似地搁在了男友的腿上拿捏个不停。
      一年后,宋文斌的病情有了明显好转。以前他常常因为腿疼而彻夜睡不着,现在他已经一点也不疼了;以前他的腿不管掐摸捏打都没有反应,现在却有了知觉。老医生乐呵呵地告诉宋文斌:“只要坚持锻炼,假以时日,你就能站起来了。”
      听到这句话,宋文斌开心地笑了。李利丽更是高兴得又蹦又跳像个孩子。   你最珍贵,5000元的婚礼撼动人心
      
      随着婚礼的日子一天天临近,李利丽又陷入了新的苦恼。原来,宋家的经济来源主要靠她每年养的那十几头猪,要办婚礼就必须把它们都卖掉,但是从2007年5月起,猪肉价格一路上涨,如果这时候要卖的话,无疑要少卖很多钱。
      “一辈子也只结这一次婚,少点就少点吧。”不太过问家事的宋文斌,这次一锤定音。背地里宋文斌对家人说:“丽丽为这个家付出太多了,钱等我病好后可以再挣,婚礼如果太简单的话,我觉得太对不住她。”
      从亲戚嘴里辗转听到男友的话,李利丽心里温暖极了。
      不过尽管如此,他们婚礼的全部资金仍只有5000元。除去给女方家办彩礼以及购买必备的结婚物品外,便所剩无几了。可看看家里,房子没整、家具没换、老灶台还缺了一个角……
      眼前的一切让宋文斌不知如何是好,李利丽却说:“我有办法。”只见她换了身破旧的衣服、拿起刷子泥桶就开始忙碌。接下来的一个月里,给房子吊塑料棚顶,刮白,油漆房门,垒灶台……这些连男人也很难全部胜任的活,她统统拿下了,还跑到市场上一样样地采购完办酒席用的所有材料
      看着她马不停蹄地奔进奔出,本来就憔悴的小脸变得焦黄,连前来采访的媒体都不忍心了。“利丽,不觉得累吗?”“不累,俺天生就这苦命,干惯了。”“要是有一天你一分钱都没有了怎么办呢?”“过一天是一天,我不想那些不高兴的事,还是想想高兴的事吧。”
      报道播出后,人们再一次被感动了。一家叫做“世纪之恋”的礼仪公司决定免费为这对恋人筹办婚礼,大连晚报社和谭国忠老中医各提供了一辆婚车,很多市民也都自发地送来了表达祝福的礼物。
      6月2日上午10点,坐在轮椅上的宋文斌被抬上花车,去李利丽母亲的住处迎娶,心爱的姑娘。见面后,一对新人哽咽着说了这样的对白:“这个时间我等了很久。”“我也是,我也等了很久。鼍说着,新娘缓缓地弯下腰来,于是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而在随新郎走进宋家家门时,在屋前的台阶上,李利丽再次自然地弯腰将宋文斌抱起,她的动作早已不复4年前的生疏,而是那么熟练那么自然,尽管对于自发前来观礼的小屯村的1000多名乡邻来说,这样的场景已经看过无数次,但很多人还是鼻子一酸流下了热泪,随后是经久不息的掌声。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这对新人宣誓时,没有选择婚礼进行曲作为音乐背景,而是选择了这首《感恩的心》。的确,这是一场感恩的婚礼,一个女孩用她数年如一日的绝美的爱情姿势,感动了一位男人,一个村落,一座城市。
      那知,爱情究竟是什么呢?还是用李利丽自己的话来回答吧:“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不高兴我就不高兴;他的伤疼得难受我就心疼;他哭我也哭;他一笑我心里就很高兴了。”
      
      责任编辑 罗啦啦
      责任校对 逸 欣

    •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会财经
    • 文化
    • 职场
    • 教育
    • 电脑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