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纸下载
  • 专业文献
  • 行业资料
  • 教育专区
  • 应用文书
  • 生活休闲
  • 杂文文章
  • 音乐视听
  • 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创业致富
  • 当前位置: 达达文档网 > 作文大全 > 正文

    【大哥你好吗】大哥你好吗创作意义

    时间:2018-12-28 04:56:53 来源:达达文档网 本文已影响 达达文档网手机站

      中午十二点多,我从首都机场起飞,下午六点,就到夏威夷的檀香山机场了。仅用形容“陌生的地方”,还不足以表达我对这陌生的感受,我像掉进了深渊。周围的人,都有自己的方向。我没有方向。我跟我的男朋友约好我不出机场,我在候机大厅等他。如果说他是按约定,的从美国东部飞行十七小时之后,当天下午七点到机场,我只须等一个小时,那是最好不过的。问题是,我在机场等了两个小时,也没有等到他。没有办法,再等。开始的等待还不怎么焦虑。我带有书。包里也有饼干。口渴也有矿泉水卖。再等下去我就有些慌神。我肯定我显得极为不安。看不进书。左顾右盼。听不懂广播里的英语。只看着一拨拨下飞机的乘客出口。我的慌神大概是一直写在脸上,不然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为什么走到我跟前问话?
      他说,你是不是在等人?
      我点点头。我在自己的情绪里,不想跟人说话。
      他说,我可以在这儿坐坐吗?
      我想也没想地嗯了一声。他背着简单的背包,在我身边坐下了,我才意识到,别处有许多座位,他为什么不坐?这种意识又突然被另一种意识打灭了:啊,他是中国人。不像中国穿着。黑瘦黑瘦。看样子是在国外混得久的那种人。在异国有个中国人主动跟我说话,我的慌神有所裁减。
      男子说,你要等的人一直没等到是吧?
      我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一笑,说我在注意你。
      我跟他的谈话就这样开始了。不知不觉,我们差不多谈了六个小时。我突然感到问题严重:我的男朋友怎么还没有到呢?
      是他提醒我,是不是你朋友的航班不对呢?
      我还没来得及思考一下,他便起身替我问去了。结论是,我男朋友的航班在明天上午才能到,而不是今天。糊里糊涂的时差错位十四五个小时。我晕。
      已经是夏威夷的深夜零点了。我不知怎么办好。男子提议到他家里去住一夜。好大胆的提议。好赤裸的提议。我睁大了眼睛。盯着他。
      他大笑起来,说怎么啦?你以为我是坏人吗?我真是白白跟你谈了六个小时的话。我什么都跟你谈,我的工作,我的家乡,我的感情经历。坏人用得着这样真心吗?用得着这手法吗?我之所以愿意跟你谈话是我觉得我值得跟你谈话。我相信你的智慧相信你的眼光相信你的纯洁。我是看你第一眼就被我的相信感动了,当然还有你的美丽。我说过我这人最大的优点也是最大的缺点就是喜欢美丽。美丽的女孩子。我的两任美丽的妻子倒是骗了我,把我在夏威夷当导游十年的积蓄用得精光就抛弃了我。我还是不改对美丽的喜欢。这不会是我的过错吧?
      他又大笑起来。笑得我有点惭愧。我还感觉我有点脸红。
      他接着说,要么你在这清冷的机场大厅等到明天上午,要么跟我走。我的家离这里也不太远。现在你倒是弄得我不知怎么办了。跟我走你又不信任我,不跟我走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我也不放心。我还告诉你,一个人在这里滞留,说不定警察也会把你带走。你别忘记这是在夏威夷,在美国。
      他不是东北人有东北人的率性。他不是河南人有河南人的忠厚。他是上海人没有上海人的心计。差不多六个小时的谈话给我垫了底。
      好吧那就要麻烦您了。
      我做了这样的决定我还不能说我心里不打晃。
      他是从纽约飞回来的。是送中国旅游团到纽约的。他很会说,想必他这导游的英文比母语还说得漂亮。被美丽骗了。他说得有趣。
      走出机场坐了二十分钟的士就到了。他的家就在附近。二十分钟里我每分钟都想跳下的士。檀香山的美丽夜色一点都没能打我心里过。不安塞满我的脑子。下了车我还来得及不跟他走。我偏还是跟他走。他走在前面,一步步走近他的住处。大约他没想过我会不会逃离他。他以为我单纯得近乎傻子吗?他就那么值得我信任?我是不是在自投落网?
      进了他家,我坐在靠近门的凳子上,仍是选择逃跑的姿势。
      房子一室一厅。要洗的衣物乱七八糟地丢着。没有女人的家不像家。
      他将我的大皮箱和旅行包往墙边一顺,便对我说,你饿不饿?
      我忘记了自己没吃晚饭,我说不饿。
      他说,你别跟我客气吧。我出去买些吃的。你不要出门。说着他就出去了,反手关了门。我顿时慌乱起来。他真是去买吃的?不会是去叫一帮人来对付我?或是联系人贩子?我站在不大的客厅里魂不守舍。恐惧因素快速繁殖似的,把我弹出门外。我把门虚掩着。绕到屋外的窗子底下。借着夜的掩护,可以依稀看到他回来的动向。
      我发现我是多虑了。他回来确实是买了吃的。他抱着硬纸包,在门口朝屋里喊了一声喂,自然是没人应声。他腾出一只手,在裤袋摸出钥匙。钥匙在锁里扭的声音。他用膝头顶开了门。亮光泻到了门外。
      我从黑暗里走出来说,哦哦,真是麻烦你了。我去接他手里的纸包。我双手感到纸包的温热质感。
      他说,叫你不出门你怎么出去了?你从黑暗里走出来吓我一跳。
      我说,对不起,我只是想出门吐吐气。
      他说,哦,你是嫌我的房子小了,闷人,是吧?
      他买了烤面包,香肠,还有盐茶鸡蛋,都还是热的。他从不大的冰箱里拿出了大瓶果汁。我觉得我特别需要喝。喝了一杯又一杯。他说,嗯,这回倒是没有讲客气。
      我们两个人都坐在双人沙发上。说是双人沙发,只略比单人沙发长些。本来他是坐在我对面的凳子上的。他说,我可不可以跟你坐在一起,也坐沙发?还是像在机场跟我说“我可以在这儿坐坐吗”一样谦恭。
      我能说不?不能。我心里一惊,他是不是在一步步逼近?
      他没有再逼近的动作。我们边吃边说着闲话。他说那个通宵熟食店的中国老板娘对他很好,有钱。只是长得不漂亮,我不喜欢。我跟你说过的,我喜欢漂亮女子。比如你,就长得漂亮,又有气质,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的女子。气质加漂亮是更漂亮。大的漂亮。你懂不懂?
      我能说什么呢?助长他的话我不能说,调侃他的话我也不能说。让他误解的话我更不能说。我只是笑笑。
      他说,你笑起来也格外美。
      我不能不笑呀。说出说进他总有话说。
      吃罢,他收拾茶几上的东西,说你洗个澡吧。我说我不想洗。他笑起来了,说,不用怕,没关系的,你把门抵紧就是了。那笑有点坏,也坦然。我反倒有点放心。我三下五去二地洗了出来,见他老老实实在客厅里看电视。电视里是中国央视娱乐节目。他说你来看看吧,看央视节目是我跟祖国的一个联系。
      他拍了拍沙发上的空位。我不好坐过去,也不好不坐过去。那唯一的一张凳子在沙发这边,我说我就坐凳子,不把你挤着了。他又笑了起来,说小家碧玉同志,你大气一点吧,我不会吃了你。叫我小家碧玉同志,真逗。
      我侧着身子在他这边坐下了,像是尽量缩小身子所占空间。他说这样很好嘛,我们可以挨得近些了。他突然唱起来了:人家都说咱们是相好,其实哪有这样的好事情。
      我很吃惊,这是神农架的民歌。我也会唱。我说,你怎么会唱这个?他说他去神农架旅游的时候学会的。我说我也是。我接着唱了两句,他一下拉住我的手,好一会儿不放。我想要缩回手的时候他已经先松了我的手。   我眼睛看着屏幕。却不知道放的什么内容,印象只是男男女女在那里取闹。他也未必看进了,他一直在跟我说着话。他说他亲戚们以为他在美国发了大财,总爱找他要这要那。回一趟国内得花不少钱。其实亲戚们的房子比他住得好些。电器齐全不说,还比他高档些……
      浓浓的睡意已经压着我的眼皮睁不开。他还在说自己想说的话。不知什么时候他的手又握住了我的手。他似乎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说,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想你给我这点温暖,你就把我当你的大哥吧,大哥见到了多年不见的小妹。
      我的眼眶热热。我要掉泪。我不能让他看到。我在心里叫他大哥。我再也没有打算缩回自己的手。
      我渐渐睡着了。我骨子里的警惕性让我惊醒的时候,发现他靠着沙发睡着了。那手还握着我的手。我试图抽回自己的手,把他惊醒了。他一下子振作起来说,你到床上去睡吧,我睡沙发。不过房门不能拴,锁坏了。你用那张桌子把门抵住吧,我怕我情不自禁地推你的房门啊。说着哈哈大笑。
      我去他房里睡了。按他说的办。其实我去洗澡的时候也是这么办的。是悄悄按他说的办。我暗自好笑。他若施暴桌子拦得住吗?
      整个晚上我睡死了。敲门声把我惊醒。睁开眼睛,已是大天四亮。度过了安全的夜晚。他在门外说早餐已经买回来了,对不起,我不能不喊你。我一会儿就要去上班。
      我快速洗漱了。坐下来跟他一起享受早餐。油条水饺豆浆三样。他说他还可以跟我一起呆十五分钟,叫我慢点吃。
      这是武汉早点的花样。他说一个武汉人在这里开的餐馆。面对中国人和中国早餐,我一时感到自己就像在武汉。看着窗外分明又是夏威夷的异国风景。一个人一根油条,吃光了。豆浆被两个人分喝了。我自己的一份水饺吃得还剩下几个。他说不能剩下浪费,我奶奶从小就这样教导的。我也从那个时候就会背“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他把我吃剩的吃了。
      他爱用奶奶说事。奶奶的影响深入他骨髓。奶奶生了三个儿子很穷很穷。奶奶总对她的三个儿子说你们去世了的爸爸给你们留下了一大笔存款,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动的。看你们谁有志气我就奖励谁。三个儿子比着发奋,都是事业有成。奶奶临终的时候,把他们叫到跟前说,“其实妈妈没有钱,有的只是奋斗精神和你们三个宝贝。”他讲奶奶讲得哭了。
      他临出门的时候,把房门钥匙放在桌上说,我会一直给你朋友打电话的。我晚上打过几次打不通,很可能是上飞机了。你要离开的时候,只把钥匙留在桌上,带上门就是。我还有一套钥匙我带着呢。他交待完,走出门又回头说,我可以拥抱你一下吗?我点头点出了一串眼泪。
      我的男朋友顺利到这地方找到我。自然是他跟我的男朋友联系上了。我们又要赶飞机,不能等他回来说再见了,或是再拥抱他一下了。我深深环视了这屋子里的一切。作了一个决定,把他乱丢的脏衣服都丢到洗衣机里洗了。白衣服我还拿起来打肥皂用手搓。看到他走廊上的晾衣架,把洗好的衣服晾了,然后按他说的把钥匙留在桌上,带上门。
      我一直没问他叫什么名字,当时的情景也没想着要问。他不愧为大哥。在芸芸众生的生命旅途,遇上他,是上天赐给我的福分。挂念他是我今生的事。
      
      责任编辑 涛 涛
      责任校对 逸 欣

    •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会财经
    • 文化
    • 职场
    • 教育
    • 电脑上网